一旦主动喊认输。

司徒鸿心中顿时怒火燃烧,可表面上依旧微笑:“算了算了,你就当我继续瞧不起你吧!我就瞧不起你,你如此浪荡,修行如此懈怠,半神们都痛心,你让我如何瞧得起你?想要我瞧得起你,你就从头再来吧!到时候司空阳观主也会再给你机会的!”

一旁的其他人也都颇为羡慕。( 广告)

东伯雪鹰也感到心跳加速。

但是

现在将风之奥妙融入进去!且完全融入,浑然一体。

“师弟,东伯师弟好像枪法进步了。”卓依悄然和旁边的永安传音道。

“回来。”有些恼怒的声音响起。

他没细说,实际上那次表决,九位元老同意,也有六位反对!反对比例很高了,平常选中一些天赋高的,都是很轻易就通过表决的。

武夔董钰巴明宗屠等一个个说着,他们都是飞天级超凡,想要获得一千贡献点是非常艰难的。对于东伯雪鹰获得超过五千贡献点的确很羡慕,可东伯雪鹰也是靠自己实力获得的,所有人只能羡慕敬佩!

黑发老者微微点头:“好,现在开始表决吧。”

“我在人群中,他飞在空中,两个世界吧,他恐怕都没看到我。”余靖秋心中略有些难受。

越往……差距在缩小。

时间类奥妙,即便是某个旁支的奥妙,也是很了不起了,将来一旦掌握真意,至少都是二品真意!那可是传说中的真意!

“哒哒哒!”黄袍老者行走在走廊上,东伯雪鹰乖乖跟着。

p;??……

对方仅仅一柄刀。

酣畅淋漓的一战。

“这是恶魔?”

“嗡!”东伯雪鹰在恶魔拉弗达匆忙爬起来暴退的同时,长枪就刺了出去。

上方的超凡强者们很多也是一片惊呼。

无数凡人们紧张看着。

超凡生死战尽量磨砺自身,压榨到扛不住就力量爆发!力量爆发还赢不了,再动用杀招‘水火蛟龙杀’!按照之前的预估,凭借水火蛟龙杀……自己赢下第八场应该没问题,第九场有点悬!

超凡魔兽就有好些寿命极长,恶魔同样长的很。

也就‘超凡生死战’在很久以前,前十二场的对手就被定下,第九场是恶魔!

她受到重创,知道必须尽快杀死这人类,否则时间越久,伤势越重,她将必死无疑。因为这次的伤太重了!也幸亏是超凡魔兽,身体强横,生命力极强。

当东伯雪鹰施展出‘水火蛟龙杀’这一杀招,瞬间重创金光魔孔雀时,东边观战的那些强大的半神存在们都是真正大吃一惊。

因为被活捉的恶魔太少太罕见,所以才被定在第九场!许多半神一生都很难看到超凡生死战第九场开启!毕竟只有赢下八场,才有资格开启第九场。

东伯雪鹰则是瞬间法力,长枪带着火焰,直接横扫开去。

只能凭借一杆长枪竭力的抵挡着。

“轰~~”“轰~~~”

凡人们也不多想,他们来就是看精彩的超凡大战的,看不懂只能怨自己眼界不够。

“压!”巨汉土著的盾牌却紧跟着再度扫了过来。

显然薪火宫在给新晋超凡选的对手方面,绝对是不容许任何侥幸的!从第三场的擅长速度的超凡土著,到第五场这名‘盾法大师’‘战斧大师’的正面碾压性的超凡土著!是要考验新晋超凡任何一方面的,只要有一方面不行,就只能败!

宽松白衣,双手持着战刀。

双方的兵器第一次碰撞。

炼狱火,单单温度就能烧死一般的飞天级巅峰高手!

呼。

无形力量笼罩下来,将赤红色大蜥蜴包裹着吸出了战斗场。

**

“这一招,论猛烈,比过去用万物火奥妙施展的极猛烈枪法,还要强三四成!至于诡异的旋转力,比万物水的枪法也要强上怕是有三四成。”东伯雪鹰估算着。

所悟出的第一个杀招,就在来到薪火世界夏都城的第一个下雪天创出来了!虽然和‘魔龙神印’相比还很简略,可至少已经是对奥妙的巧妙运用,并且还是将两种奥妙结合运用,算是颇为不凡了。

千年来最年轻的超凡,他的超凡生死战!吸引力还是很大的。其实就算是寻常的‘超凡生死战’也会吸引许多人,毕竟就算是超凡……也是喜欢凑凑热闹的。

贺山主在旁边也跟着点头。

穿着普通黑色布衣的东伯雪鹰,赤着脚行走向了在旁边的武器架。

“这些武器。”东伯雪鹰看着那大量的兵器,刀、枪、棍、棒、剑、矛等等包括一些奇特的兵器,还有暗器等等尽皆都有!这些兵器仅仅是材料好,没有任何特殊,当然完美传递力量是最基本的,自己超凡生死战只能选这上面的兵器。

子车谷风等一个个超凡个个都露出笑容。

三千年时间,这种妖孽天才还是有好几个的!可实际上最后成为半神的大多是过去一些看似低调的超凡。刚开始再妖孽……最多说进入圣级的可能性很高。至于半神?就太难了。像‘池丘白’作为圣榜第一,更正面击败够人类半神的。

他的地位就很高了,按理说他根本不必如此亲近的对待东伯雪鹰,可池丘白却不在乎,和安阳行省的超凡们个个关系极好,这也让安阳行省的九位超凡都很佩服尊重池丘白。

其实就算没有‘星火斗气’法门,一样能强行转化!可那样速度太慢,对丹田气海负担也大,这种蠢办法吸收外界天地力量,没日没夜修炼八百年,斗气储备都不足以跨入圣级。

“天地奥妙竟然也能这么用?”东伯雪鹰惊叹,这一枚神印在他面前打开了一个崭新的世界!

“我虽然远远无法和神界的大能相比!可我完全能学习参照。”东伯雪鹰暗暗道,“将万物之水火奥妙更有效率的利用起来,创出更厉害的枪法!”

“酒鬼说的有点道理啊。”

**

半神们寿命悠长,一般很少掺和普通超凡的事情了。

“很难。”池丘白点头,“贺山主当年更是仅仅才三场!主要越是到后面,薪火宫派出的一些超凡世界土著就越加诡异莫测,一不小心着了道就败了!并且越往后这些土著实力也是越来越强,我也算善战了,却也止步于六场。”

“长风。”彭山则是不满道,“你挖人挖的真快,我还没挖呢。”

气质也颇为非凡,容貌虽然不算多么俊俏,却也很是耐看,许琴心中就有些甜滋滋的了。

护卫引领而后侍女引领。

第二种则是看运气了,或许一场生死搏杀,就突然二次觉醒了!

两种方式。

身体的提升,每次突破所需的天地之力是急剧暴增的!比斗气修炼所需力量多太多了!

深蓝色的革靴,主体是超凡魔兽的皮以及一些金属配合炼制而成,靴子上

“爽。”

东伯雪鹰点头,他当然知道。道观直接赠与的五十贡献点,一般新晋超凡是用来换兵器、换秘术的!而且这么一点贡献点,也换不了太好的东西。

“选兵器是得慎重,一两个时辰对我们超凡又算得了什么?走走走,去选秘术吧。”公良远道。

;

“拜见副观主。”东伯雪鹰也恭敬行礼。

他的眼睛看似浑浊,脸上皮肤都满是褶皱,这躯体已经很苍老了,可整个天下谁都不敢轻视他,毕竟这种老家伙太长时间没出手,谁都不清楚他现如今真正实力。‘半神榜第九’还是根据他上一次出手战斗过程进行判定的。

“池丘白?他,也是六场。”光头干瘦老者笑道,“池丘白在飞天级时并不算太耀眼,虽然比较年轻就跨入超凡,可他当时掌握的

...当天晚上。

都是称号级?

“顺其自然?”司良红不敢多问,只是暗暗体会。

“不可。”墨阳瑜脸色一变,连冲过去首先就去扶哥哥墨阳琛,“都起来吧,都起来。”

“不骗你,真没有。”东伯雪鹰很快就将一大盘点心吃的干干净净。

“有事可以透过传讯手环告诉我。”东伯雪鹰笑着,“就这样吧,我走了。”

旁边宗凌、铜三、东伯烈夫妇都笑了起来。

呼。

而它们喜欢群居一大群雪原白毛象飞奔起来连称号级骑士都不敢正面抵挡,人类的凡人军队来多少被碾压多少。

“哈哈,东伯护法。”一道流光从道观内飞出,出现在道观门口,是一名背着神剑的放荡不羁的帅气男子,“我们整个水源道观是一件组合类半神器而龙前辈和雀前辈,都是器灵,从道观创建时就已经存在了。”

“知道。”东伯雪鹰也很慎重。

东伯雪鹰一挥手,旁边地面上出现了五个大酒缸。

“滚回去问你们司家老祖吧。”

“长风大哥。”东伯雪鹰还是没有大大咧咧喊长风兄。

东伯雪鹰忽然一怔。

4,三百斤三等源石reads;。

“你还有没有隐瞒实力?”羿鸿连道,“有什么实力尽管都说出来。”

至于觉醒空间一类血脉的,就更逆天了!在飞天级阶段,或许就能够瞬移!这是绝大多数圣级强者都做不到的。

因为他到现在都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六大超凡组织乃是正道,庇护整个夏族,所以内部是比较团结的,即便一些竞争也很少生死搏杀。毕竟薪火世界早就定下规矩——超凡们,禁止自相残杀!如果杀了,就会遭到调查,根据调查做出判罚!严重的甚至直接处死!

“哈哈,对。”羿鸿笑了,“东伯大人说的很对,在历史上魔兽一族也有许多让我们吃了大苦头的,巫神殿大长老不过是这一时代最难缠的对手罢了。”

太正常了。超凡们在生命本质上就凌驾在凡人之上,且修行之路目标是可是成神!加上他们寿命漫长,刚开始许多超凡对凡人,对一些亲族还有感情,可渐渐的,他们的父母孩子等至亲渐渐老去死去,过个几百年,他们对自己的家族眷恋都不会太深了。

“我父亲。”东伯雪鹰说了句。

“哈哈……我这段日子都会在家,也不急在这一时。”东伯雪鹰之前陪着父母从东域行省铎羽郡飞回来,路上也聊了许久了,现在更适合让父母和弟弟多交流交流。

bsp;半神榜一共有十位,其中有四位凝炼出‘本尊神心’。

他便是墨阳辰白!已刚过九十,不过作为一名银月骑士活到一百六七十岁很正常,有些能活到两百岁的。从寿命来算……他可不算老。

轰隆~~~

“所有人都别乱来,都别去打扰那位大人。”银月骑士立即下令。

“那个黑衣青年是谁?墨阳瑜一直被关着,哪里有机会认识超凡,是二十年前她认识的人?”银月骑士有些疑惑,“在超凡面前,墨阳家族又算得了什么,可为何足足二十年才来救她?是刚突破的超凡生命?”

轰——

六年前初悟万物境,杀死项庞云,那时候东伯雪鹰的枪法凶悍暴力,带着火焰的霸道蛮横!那时候施展起来也格外的痛快,可随着六年孤寂的修行生涯……东伯雪鹰渐渐发现了自己枪法的问题,在攻击时第一击威力会很大,可跟着就是重复的招数了。

“东伯领主。”司安满脸喜色,“听闻领主你归来,我还有些不敢相信,真是奇迹,奇迹!我已经将消息上禀了,相信要不了多久,就会有超凡过来,引领领主进入超凡势力!”

“哦?”东伯雪鹰眉头微皱,“我要去一趟东域行省,带我父母回来!你说有超凡赶来,估计什么时候过来?”

...一感应,东伯雪鹰脸色就变了。

可眼前的妇人……头全白了,还有些乱糟糟的,肤色晦暗,身上的紫袍也脏兮兮的,身上甚至都没有一丝法力波动了,变成了一个平凡人。

“我真是雪鹰,你看看我的脸,这里的两个小胎痣。”东伯雪鹰指着自己的眼睛下面,胎痣非常淡且小,平常根本没谁能注意到,只有非常仔细的审视才会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