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在站台上,俊美的眼里闪着一抹兴味,当初那个拒绝他的女艺人果然不简单,第一部电影居然就获得了金棕奖的提名。

……

“我靠自己,做些自己想做的事情,并没有错。”蓝弦本想径直往前走,可是在抬眼的瞬间她看到隔壁一个独立的化妆间坐着一个很大牌的艺人,一个可以和蓝弦相提并论的天皇巨星——墨云天。

“骗子……”半天,莫放的嘴里就吐出两个字,说完便低下头,眼里有着浓浓的悲伤,看也不看蓝弦一眼……

“蓝弦,你给我站住。”邵阳的脸色变得想当的难看,一把拉住往外走的蓝弦,这蓝弦居然是玩真的。

有没有搞错呀,这是r&m集团的合约呀。

依旧顾我,踩着优的猫步,蓝弦并不介意舞台只有她一个人。

可白雪毕竟是一直混这个圈子的人,很快就恢复了冷静,本想用轻蔑的语气打击一下蓝弦的自信,可不知为何迎上蓝弦的双眼,白雪却怎么也无法摆出轻蔑的姿态,最终败倒只用平静的语气道:

拥护沐菲或者沐菲的背后的炒作团体说,这是有人栽赃陷害,视频是合成的……

(ps:大家喜欢阿彩的、推荐阿彩的,在朋友之间互相推荐就ok了,在别的书评论区下就不用了……另外各们卿卿喜欢的话就尽量留言吧,打赏什么的就不要了,如果要打赏的话,有个10谷粒就行ok了,多了也就破费了,打赏一次就行了,本就是免费,真不想大家破费……)除了爱情,我的人生还有许多,我不能因为爱情而毁了我的一生,上一世他人的爱情毁了融柳的一生,这一世我又怎能重蹈覆辙——蓝弦

蓝弦并没有解释,只淡淡的站在舞台上说了一句:请大家监督。

融柳死了,而演艺圈的人还要继续。

而同时,蓝弦也从颜末的办公室走出来,所说的话和邵阳一模一样,只不过颜末的用词更加的和气。

白雪叹了口气,可是该说的话还是要说,站在蓝弦身后,白雪开口:“蓝弦,我们已经半个月没工作了,再这么下去观众很快就会忘了你。”

r&m集团公关经理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士,看着一脸平静的蓝弦,眼里有着丝丝的欣赏。

蓝弦一愣,墨云天这是什么意思?明知她和莫庭结婚的可能性很小,居然还……

“哦,好……”墨云天呆呆回应,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声,墨云天看着手中的电话发呆。

最初星娱的决定高调给蓝弦办庆功宴时,可没想过来盛世皇庭。虽然他们想要借这个庆功宴告诉众人,星娱对蓝弦的重视,将蓝弦推到各个导演与制片人面前,但却没想过用盛世皇庭场子,毕竟那地方真不好租,更不用临时要了。

她的戏份拍完了,男女主角的还没完呢,她红了剧组为了造就她,将她的戏全部提前拍了出来,而蓝弦自己也争气,整部戏除了偶尔几条导演感觉没有把蓝弦最美的一面拍出来而要求重拍时,蓝弦全都是一条通过……

之前她被丑闻缠身时,公司放任她不闻不问,隐隐还有卖掉她合约的迹象。

当她到达演播室后台时,正好听到沐菲在发脾气:

对于融柳的事情,白雪也没有解释,在演艺圈这种事要自己去看,旁人教不了,而白雪想蓝弦应该懂……这个庆功宴名面上是为了蓝弦而办,而实际是怎样大家都心知肚明,没有哪个演艺公司办庆功宴只围绕一个人转,哪怕那个再大牌都不可能。

“众位记者朋友辛苦了,盛世皇庭是莫总旗下产业,而我亦是莫总旗下产业的代言人,我们一同出现在盛世皇庭是很正常的,众人可别忘了我是绽放的代言人哦。

莫庭也不心急,坐在蓝弦的大床上,靠着床背欣赏着美人淋浴的画面,不得不说蓝弦的身材还是很不错的。

“啊……”公关经理一听,不敢相信自己听的到。

当星娱通过莫庭的关系,找到人,将罚款减免,把相关拿回来时,蓝弦已经到了美国。

……

他们好像真相了!

“这是整个演艺圈的损失。”颜末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相机不停的闪着,记者的问题一个接一个,可全都围绕着着颜末与融柳,到于是主角的蓝弦三人则彻底的被人忽视了。

从他身边借过吗?

报警?这个念头从白雪的脑子里一闪而过,很快又被打消了,要是报警了,蓝弦就毁了,不仅名声毁了,下半生也毁了……

墨云天看着被挂断的电话,眼里满是苦涩……

话说莫大少的演技实在不怎么样,好在有蓝弦的配合。

总裁选的这个新代言人,虽然名气不怎么样,但是这气质却是极好,她没有辱没绽放的服装,她很适合绽放。

蓝弦明白白雪的难处却没有点明,经纪人帮艺人接不到通告,这就说明经纪人无能,而白雪不是一个无能之人。

“蓝弦,莫大少真是你的男友吗?”

“蓝弦,你这是要威胁记者?”有个白痴记者问了出来。

当众出丑她能做到,为了节目牺牲自己形象更是经常,这样的女艺人值得人佩服。

“我把她们当成亲姐妹。”古代的,互相踩着上位。

上一次,她只有一个人,她不得不忍,就是痛到要死也只能忍着。

“蓝弦在换衣服,马上就出来了。”被称为吴导的人很客气道,提到蓝弦,眼里隐隐有着赞赏。

既然现在已经是蓝弦了,那就过蓝弦该过的日子吧,演艺圈这个地方是融柳喜欢与熟悉的,既然蓝弦已经在这个圈子了,那么就继续呆着吧。

“蓝弦,我们一定能红。”

“我没说什么时候结。”

三年,三年你妹呀……

可演员的试镜基本上没有公平可言,前后的顺序相差很大,前面出场的只要不太差,一般都会给导演留下极好的印象,而后面出场的,除非压得过前面的,不然的话你根本无法在对方心中留下印象……

墨云天没有任何犹豫的跟了上去。

不过蓝弦不知道她是为了融柳的死而哭,还是为自己手下的摇钱树死了而哭。

一瓶好酒下去,导演大手一挥,主持会问蓝弦三个问题,同时会让蓝弦参加他们定的游戏,并且蓝弦可以输一次。

“哈哈哈,感谢各位导演与制片人对我们家蓝弦的厚爱,来来来,我代表蓝弦敬各位一杯……”

蓝弦身边的制片人和导演一个个两眼放直。

可是蓝弦不行,蓝弦是他们老总亲自指名的人,万一没把蓝弦签下来,他明天估计就得回家吃自己的。

这份合约签了下来,她才可以真正做到平步青云,无视娱乐圈的潜规则,有r&m集团保驾,没有人敢动她。

“天啊,好神奇呀……”

没有模棱两可似而非尔的答案,蓝弦直接给出了肯定的答案,直接否认与墨云天的关系。

现在的她不是融柳,她没有与墨天王对抗的资本。

“没关系?没关系墨天王怎么会邀请你一同去参加节目,据说你是墨天王临时要求加进去的?”某些记者相当的灵敏,早就将当天在芒果电视台后台发生的事情给查的清清楚楚。

说完,转身背对着莫庭,站在床边解开身上的浴巾,手指略有几分颤抖,背对着莫庭可以让蓝弦毫不掩饰自己脸上的紧张。

而就在白雪准备离开办公室时,星娱的一哥一姐连袂而来,两人些时已没有之前那傲慢与嚣张劲儿。

……

而莫老爷子不待见蓝弦这个消息,在第一时间传遍了京内,某个大佬也听到了这个消息。

嘴角扬起一抹冷冷的笑。

他就说吗,依莫家的门弟怎么可能容许一个戏子蹦达。

为什么,为什么那个叫蓝弦的运气那么好呀。

而沐菲一直呆呆的站在那里,她还没有从墨云天挥开的动作中回神,当然没有发现她一直嫉妒的蓝弦,似乎飞上枝头了……

不仅是因为蓝弦参与了《神之子》的演出,两家有合作的关系,还有墨云天的因素在里面。

白雪效率极高,蓝弦的电话打完不到一个小时,白雪就开车过来接蓝弦,带蓝弦来到她的新住处——临海公寓。

“上位有压力,要求赶紧的结束融柳的事情带来的影响,三天后报纸估计不会再报导融柳的事情了,明被天你就会发现融柳的报道减少了。”白雪无所谓的耸耸肩,对于这样的情况习以为常。

给读者的话:

“蓝弦,不能喝冰水。”白雪飞一般的上前,抢过蓝弦手中的冰水,一脸质问:

墨大神去演还差不多,蓝弦怎么演呀?

蓝弦是那种标准的瓜子脸、丹凤眼,站在那里不动的时候就如同仕女画中的江南美人,不是那种让人眼前一亮的美人,但却是有韵味的女子,这种古典长相的女子在娱乐圈很少见了,公司应该突出她的古典气息,而不是用恶俗的蓝色蕾丝来包装她。

组合解散后,应该是她们二人风光无限,凭什么都让蓝弦抢了去,本想上前挑衅,可一想叶灵的警告,两人就有点不敢了。

电影是一个小成本的都市剩女相亲择偶记,而能给她的角色是女主的一个同事,出境时间不到一分钟。

白雪看蓝弦合上剧本,连忙问着:“决定演哪个?”蓝弦和莫庭到底是什么关系?

“导演你快看,蓝弦的脸上那虫子会爬?”摄影大哥连忙指着镜头给导演看,大汗淋漓。

“那拍…通知三号机,脸部给特色。”导演咬了咬牙,既然蓝弦能挺住,那就没问题了。

除了天皇与星娱外,另一家经纪公司橙色年代也有一个女艺人参加试镜,名叫王亦诗。

当然了,日本方面不会忘了发一封公函,去质问中方这事,要求外交部和蓝弦为此事公开道歉。

风子秘书吓了一跳,莫总这是怎么了?抽着烟、靠在落地窗边,这是忧郁了吗?

“风子,走,陪我喝酒去……”

如果是以前,蓝弦这话顶多只能引起一个小小的震动。可现在不一样了……

墨天王什么时候这么无耻了呀,居然会为一个新人动这么多新思,任各大媒体报导蓝弦的丑闻,而让星娱顺利放人。

蓝弦深深的看了一眼红颜与紫心,目光停留的时间刚好够众位记者拍照,在蓝弦这充满伤痛的一眼后,蓝弦双眼泛红眼带着温婉女子特有的外柔内刚道:

“你难道不知,身为艺人,你应该提前到吗?”

紫心插话,却是火上浇油,语落得意的看了蓝弦一眼。

很好说话?派亲卫兵来接她,这叫好说话,这明显是下马威好不好,蓝弦突然感觉好有压力,但却只能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