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因为什么,好像就是本能的反应一般,易峰轻轻一挥手,那天宫骤然缩小,飞到了易峰的手中,只有巴掌般大小了。

天灵殿建筑宏伟,之侧还有许多小殿旁支,殿内一片肃静,此时只有易峰与魏阳二人。

“这是什么?”斩天竟然比易峰还先发问。

然而好景不长,那些搜寻易峰的两宗修士,在外围海域搜寻一圈未发现易峰的踪迹后,便成群结队地向内海而来,而且都是修为高深之辈。

云空天尊之所以被围杀,其中是不是有他修习了空间禁术的原因呢?

神界大陆中央区域的某处,占据了革坦身躯的云空天尊,正在准备开启那个铁盒子。

小黑连忙欣喜万分地睁开眼睛,却是见到一道紫色剑光拖着一片空间裂缝击中了狮虎兽那庞大的身躯,而那狮虎兽本事还算不错,居然挡住了,不过,看它的模样却是被吓得不轻。

紫金光团的灵力波动越来越强烈,不仅让郭师兄、文师弟与韩烟儿目瞪口呆,就连发飙了半天的蟹婴兽也停止了对玉尺的追击。

“易公子实力确实很强,只是易公子也不要小觑了神界大陆中的天尊,便是那有些神王有的时候也可能是厉害角色,比如说云空天尊当初座下有两个神王徒儿,虽然是神王之境,却个个都能单挑一般的天尊,实力和现在的你我也相差无几,特别是那个……妖女!”来人微笑如风地说道,在说到妖女二字时,他盯着易峰的眼睛,明显是有所指,自然也知道易峰与那妖女的关系。

进入这步台阶,眼前是漫天星辰,浩瀚壮阔,宇宙之瑰丽,令人惊叹。

来到仙界,与敌人拼斗,易峰这是第二次使用风火珠。第一次时,几乎是瞬间就秒杀了金仙后期修士,可那金仙后期修士却差点逃走,让易峰一度以为风火珠威力有限。故而,在面对原阳仙君时,易峰虽然想过以风火珠退敌,但最后还是忍住了。

就连两位正在丢修士撞石碑的不死主宰也是一样,它们停了下手中的动作,看向了易峰这边,良久后,那位手握黑色十字长剑的十六翼天使才飞了下来,竟是一把抓住斩天剑的剑锋,连带着易峰与那股子死气一起砸向了第九块石碑。

斩天剑在四系真元力的灌注下,迸发出异样的灵光,带着浩荡的威势笔直射出,迎上只有千余米距离的冰霜巨龙,同时噬魂魔杖与血灵镜也飞上半空,就连天火玉净瓶也在易峰头顶上盘旋,作为防御法宝。

那小字易峰不认识,也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字体,而九魅狐妖看了一眼后,皱眉说道:“这是妖族远古文字,存在于很久远的年代,此时仙界之中能够认出这种字的,也就几位有着传承的超级神兽了。”

“呵呵,别的东西我不知道,不过你那储物戒指,它吞下去肯定能消化。”

斩天剑被易峰拎在了手中,璀璨的鸿蒙剑芒立时耀眼四方,凛然不惧地迎了上去。

如此下去,噬魂魔杖的黑水势必会被负极能量攻破,易峰也要面对被腐蚀掉肉身与灵魂的危险。

还好的是,这些妖兽只是冲着小黑来的,将小黑团团围住后,并没有深入山脉,自然也没有发现易峰与韩烟儿的府邸。

用了几天时间,易峰将储物戒指中的所有用来炼制两种酒水的材料全部用光,足足炼制出了两千坛酒水,分别装在两个容量超大的玉瓶之中。

看着那星辰真火与那丹炉毫无动静,易峰也就没有干耗下去,喝下第一杯清酒。

易峰被说中心事,脸色一阵黯淡,眼珠子也不禁转悠两圈,忽闪忽闪的,不敢面对女魔。

易峰说这句狠话的同时,心中却是在想,只要他们坚持不给,也就算了。他这句话也是为自己做最后的争取,倒不是真就要与三位超级神兽决裂。对于一般久经事故的人而言,这其中的意思,大多都能够听出端倪来,可这三位超级神兽哪里经过人类的尔虞我诈,虽然都存在了无数年,但对于人类修士而言,他们三位太单纯了。

“早闻融城主实力高强,今日若是能够见识一番,也算是人生一大幸事。”吉雄依然不退让分毫,也没有打算给融城主一个面子。

剑芒虽然为星辰之力组成,虽然星辰之力还不如神灵之力高级,但是在紫色剑芒之中,还杂着黑白二色的混沌之力,那攻击力就不一样了。

神君也是很无奈,只得以极品神器再次抵挡,可极品神器在仙界能够发挥出的威势也仅限于神人后期而已,即便是依靠强大的品质可以无恙抵挡,也被炸飞老远。

怒极的神君,却是又取出一道神符,乃是十分攻击的攻击神符。

也就在那神君冷笑着正要再次欺身而上时,易峰方才醒悟过来,当即以斩天剑横扫一记。而这一次的攻击,却是没有任何星辰之力参与,全部由混沌之力组成,黑白色的剑芒顿时激荡出一道狭长的空间裂缝。

此时,斩天剑与戮天枪就像是两位穷途末路的高手,被数十位散发着强悍气息的敌人所包围,根本难以冲杀出去。

班德大主神为何在精神力修为上进步那么快,因为他可以移动那石像,可以随时进入九幽深渊,而九幽深渊里的不死生物,可是蕴藏了无法计量的精神力。

至于为什么要留下三位超级神兽,易峰估计肯定是为了那神牌无疑了。而能一次性调动如此多帝级后期高手,还能弄到如此快速就布置妥当且具有如此威势的六合吞天阵阵旗,想必也只有一方帝君才能办到,至于是哪位帝君,就不重要了。

********

第一个台阶是时空法则,这可不是简单的时间法则加上空间法则,而是二者的融合,是构架世界的最基础的基本法则,也是极其深奥难以理解的法则。

裂天之间就说过,天级高手最为恐怖的地方,便是在本源之力的修炼上。能够悟透和驱使本源之力,便是天级高手了,而能够以本源之力凝集出本源之光,则有了晋级创世级高手的基础。

易峰的攻击越来越猛烈,不仅斩天剑在攻击,就连那捆神链也释放火焰涌向那禁制。

季常平的飞剑通体散发着青色流光,乃是一把下品灵器级别的木属性法宝,不是笔直的,而是蜿蜒如蛇,乍看之下宛如一根扭曲的青藤一般。

拿着令牌,四劫散魔连连告谢后方才出了议事厅。五万极品灵石,对于一位身份平凡的四劫散魔而言,确实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在斩天的神识覆盖下,此时传送阵边上正有为数不下千人的队伍,个个实力强悍。

双方实力相差有点悬殊,人家不会允许你试过之后再逃跑。最为关键的是,易峰认为只需一个照面,自己二人只怕是就要身陨当场。

见易峰二人依旧缓缓而来,南武门九位神王级高手脸色有点难看。千余高手的集体发动灵魂攻击,本来是早就设计好的,在大家看来,对方就算是神王,也不可能一点影响都没有。可是,事实却那么无情地讽刺了南武门高手的想法。

那青年修士微微一怔,暗道自己表现得有点激动了,当即收敛神色,又冲着易峰抱拳道:“在下还有要事在身,先告退了。”

当骆氏兄弟二人离开后,易峰思量了一阵子,毫无头绪,索性甩了甩头,不再多想。

从革膺帝君趁人之危夺取了纳兰帝君的地盘以及这次偷袭蓝骄帝君的事情就可以看出,这革膺帝君绝非善类,而且为人十分果敢,不是那种做事瞻前顾后的优柔寡断之辈。也正是这样的人,往往能够成就大事,也是最令人值得提防的。

小黑也没有客气,双臂全部本体化,成为两只龙爪,悍然拍出。

来人说话客气之极,先是奉承了小黑一番,想必小黑不会再出手了,可却没有弱了他们的气势,他口口声声说小黑是前辈,自然是想让神界大陆一方出动青年高手,至于这个青年高手如何界定,可却没有谁能够说的清楚,毕竟修炼是无岁月的概念的。

思及至此,易峰疑云顿释,客气地回道:“我在剑宗只是外籍弟子,而且只身力微,将来未必能够有所成就;此时,我正被幻灵修士追杀,若我去了贵宗,怕是会带去不少麻烦的。”

一声惊天炸响,从佝偻老者与暗黑祖神之间爆发出来。

易峰悄然走近那大石头边上,同时也在洞穴之中观量几圈,发现这里除了这个石头与小怪物外,再也没有别的异常之处。

“与雷母石很像,但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有这么大块的雷母石。”斩天解释了一句。

易峰说完就要行动,却是被斩天给阻止了,只听斩天接着说道:“你那储物戒指又不能装活物,装不了雷母的。”

当斩天剑劈中那团液态混沌之力时,半空一道耀眼的极光闪烁,而后便是一道惊天炸响。神界大陆那坚实无比的空间,竟然出现了一个大大的空间黑洞!

当然,易峰也不是那种喜欢后悔的人,只是现在情况确实很危险,史无前例的危险,他不能自救的情况下,理所应当地会生出几分悔意来。

“咦?竟是雪人!”易峰和斩天都有点小惊讶,可随即又显得无动于衷,莫说是些许雪人了,就算是天尊来了,都未必能够解救自己。

那修士说完之后,包裹着易峰的霞光顿时跃出老远,跟着霞光便轰然爆炸开来。

当……

当炎傲发现自己的火系域场上竟有了白霜时,才愕然退开,对方的攻击虽然不怎么样,但防御力却真是强悍。

天地之间,似乎只有那一把战刀存在,散发着古老沧桑的气息。

可不是嘛,易峰几人居然来找妖君寻仇,与找死根本没有任何区别。原本在来之前易峰还盘算着,念在那三眼碧水猿没有伤害小黑的份上,若是自己将之拿下后就饶它一命。可现如今却是自己几人需要被人家饶恕才行,实在是有点讽刺。

不过,易峰纵然心中万般愤怒,此时也只能老老实实坐在原地努力维系自己的情况。

一更,求金牌,据说系统的免费金牌已经赠送,达到要求而没有得到金牌的大大们,可以去交流中心进行投诉。。。“这次那些家伙能活着逃出来一、两个就算是幸运了,恐怕已经无力再来追杀我,我还是赶紧绕个弯儿回去为好。”易峰远离地龙谷后,心中默默思量着。

易峰心中一阵惊讶,下品神器可也是神器啊,即便是在血焰魔帝手中不能完全爆发出神器的强大威势,但也比任何极品魔器都要强。

用了一天时间不到,血焰魔帝就已经到了那颗星球,而易峰等人则是用了两天多。

而后易峰就接连碰到修士,但每次只有一人,人家都是遇到自己就直接开打。

沙鼠妖没有再多言语,只是神色疑窦地看着那株小树,而易峰则是抓住时间飞快地吸收生命元力来疗伤。

易峰苦笑一声,自己若是有办法,岂会如此颓废,岂会说出那般失志的言语来。

自己推开了石门,按说那黑袍修士应该有所警觉才是,可那黑袍修士却一动不动,就像是封闭六识闭死关一样。这让易峰觉得事情有点蹊跷,但还是迈步进去了。

而黑风老魔的嘴巴再次轻颤起来,一股子音波传入了麒炎的耳朵。

这青年修士眉头微微皱起,思量半晌后便也移步向城中而去。

原阳仙君带着易峰的订金一万极品仙石,又带走了一些康庄仙门提供的炼器材料,随后又交待了易峰几句后,才匆匆而去。

易峰不担心原阳仙君报信,原阳仙君更不会担心易峰告发他,二人也算是有了定计。在生意之初,为了放心,大家可都是要立下合作契约的,这个契约就是互补背叛的灵魂誓言,任谁都不能无视这个誓言。

驻地依山而建,被一个覆盖广阔的仙阵包裹着,看上去仙气飘飘,格外出尘。

易峰不知道,芸霜在云浮宗那可是出了名的以刁蛮任性,有她那做掌门的爷爷撑腰,谁被她欺负了都要少一层皮,更别说胆敢欺负她的门人了。

这个山洞之中没有半分死气,也没有半分易峰熟悉的能量波动,却有种让易峰说不清道不明的能量在运转。

山洞面积不算很大,也就相当于一个篮球场,可却有着不少骷髅架。

这些骷髅架不是不死生物,因为它们已经完全没有任何波动,不仅没有生命波动,还没有微弱的精神力波动,彻底死绝了。

这里倒底是怎样一处所在?易峰不禁在心中连连发问。

几位主宰早已经不见,大家的速度也非常之快,地面虽然基本合拢,但大家都可以穿透土地沙石,一直保持高速。

“那人最为强大的乃是法术神通,到时候大家都注意一点,尽量快速将之拿下或者击伤,如果不能,听到我的讯号后就当即撤退,万不要在此久留。万一,我说的是万一,万一那人还将人质救走,即便是他受伤了,我们也不可去追,魔尊大人自有安排。”血焰魔帝又补充了一句。

“可这对我而言,已经是极限了!”易峰愤愤地道。

骨龙其实也没有说什么,先是问了问麒麟兄弟为何要帮助易峰等人,得到麒麟兄弟的回答后,它也就了然了。原来麒麟兄弟的目的和它是一样的,只是手段不同而已,它用武力,企图强抢易峰等人的神牌,而麒麟兄弟则是通过搞好关系,让易峰等人心甘情愿地带它们出去。

就是那么一丝的速度优势,对于天尊级高手而言,便可以无限放大,可以让金衣天尊在近战中处于攻击一方,易峰则是只能被动防御。

易峰将斩天剑收入体内后,冲着星尘子会心一笑,而后脑袋一沉,一口淤血喷了出来,人便晕倒在台上。

唯有那剑婴,此时十分老实,如观望两只猛兽厮杀的孩子一般,默默待在一边,不声不响,就像是被吓傻了一般。血雾隐去,那盒王在许多高手的气势下,悬浮半空,微微颤抖着。

仅仅不到百息时间,居然从天界下来了不下二十位祖神的化身,这些祖神化身可能是以前对盒王中的宝贝没有看在眼中,可听说是寰宇天晶后才纷纷而来。

——————————————————————————

掌门的老脸上又流露出淡淡的笑意,自己孙女的厉害他可是最清楚的。

噬魂魔杖的问题很容易就被发现,因为根本不隐秘,就是噬魂魔杖本身品质不高,那些鬼头大军实力过于强大,使得噬魂魔杖难以控制。

易峰倒也没有急着离开,他先给芸霜发去了一道讯息,半晌后,芸霜回信了。

发现这群魔修实力并不强悍后,易峰果断落下来,而后二话不说就直接以噬魂魔杖攻击,杀光之后,他进入了传送阵。这还是易峰第一次见到并使用传送阵,心中多少有些紧张。

“哈哈……小子,我来问你,以你看来,若是我就此离去,我的两个晚辈会不会惨遭魔尊屠杀呢?”不知怎的,来人在思量片刻后,竟然忽然放声大笑地问道。

说完之后,来人就动手了,身子一晃,竟是直取那神禁所在之处。

不过,龙皇一开始也是太过心急,而一开始易峰也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来,此时两位新人已经拜过天地,就差没有洞房花烛了,几乎是木已成舟,想要后悔是不可能了。龙皇没有那个胆量,一是不敢拿自己妻子的未来冒险,二是担心易峰那恐怖的实力。

大夫为老乞丐检查了一番后,对易峰无奈地摇头道:“小兄弟,他的伤,恐怕只有仙人才能以灵丹妙药救治,恕老夫无能了。你把他抬走准备后事吧。”

而在仙识之中,易峰却是发现,那几位仙人居然是在四方点起了火把。

“不好,他们的烟雾有迷魂效果。”斩天在易峰识海之中吼了一声。

而当二哥看到易峰的脸面时,搞怪的易峰陡然睁开眼眸,与那二哥对视之下,那二哥当即惊呼一声,身子也不由自主地爆退几步。望着纷纷而来的几十位魔道高手,易峰只能在心中暗骂正道修士无耻,居然在此时对自己使绊子。

于是,易峰又将仅剩的一颗黑色果子吞了下去,受到这颗果子的强大作用,精神力似乎被狠狠地刺激了一下,致使易峰灵魂化虚的速度再次加快。

收回魂力,开始内视身体,易峰欣喜无比地发现,在丹田之中对自己诸多宝贝进行禁锢的无形能量,此时居然有形了,自己居然可以看到它们的存在了。

应成子头顶上的锅盖法宝,品级似乎也到了上品灵器级别,居然能够顶住雷霆之威,杀入阵中后,便直取易峰所在之处。

许多年的辛酸,都是为了今日,师傅已经重生,而且近在眼前,一切都显得轻松了。

方才那几位欲与易峰动手的正道修士见此情形,均是一阵后怕,若是易峰刚才将此魔宝祭出来,自己几人哪里还有命在。这也同时坚定了他们要将噬魂魔杖毁去的决心,有此魔宝在,简直是正道修士的噩梦。

魔道在幻灵星所在的星系聚集了大量的高手,一个传讯,他们就能乘坐传送阵而来。

又找了一段时间,易峰率先领会了流光遁,因为这种神通只要有功法配合,有足够发动的条件,其实发动起来并不算很难。

易峰连续转移位置,想寻找一处安全的地方。许多年来,敢在煞罡星上如易峰这般逡巡游走的高手,屈指可数。而敢在煞罡星上久留的,却更是根本没有一人。

被斩天剑贯穿后,那妖婴就当即萎靡,开始溃散,而无数鬼头则是纷纷扑上去吞噬起来。地面上螳螂妖兽的身躯却是缓缓被腐蚀,化成了一滩黑水。

鬼头实力大进,扑下去后确实合力将那株植物拔出了地面。可是,那株植物在离开土壤的瞬间,悬浮在上面的透明珠子蓦然一阵如火浪一般的透明波动,随后洞穴中的劲风与温度同时大盛,易峰再次被推飞了许多米。

时间悄然而过,在易峰心弦紧绷之下,那阴阳鱼收起了混沌之力,那金色小剑也浮现出来,就在易峰身前一尺之处,与易峰面对。

此番一战,且不说最后结果会如何,至少纳兰帝君已经损失了五位帝级后期高手。帝君本来就是帝级后期高手中的佼佼者,但他们能够招揽来或培养出的帝级后期高手本来就少之又少,一位帝君能有十几位帝级后期高手听从调遣,就已经算是混得不错的了。如此就折损了五位帝级后期高手,纳兰帝君的势力却是遭受了自他成为帝君以来前所未有的打击。

奇怪的是,龙皇不仅没有皱眉,反倒是有点欣喜的味道,似乎五成的成功率就代表一定能够救活自己老婆一样。其他几位妖族高手也是如此神情。

“确实只有五成,但我会尽全力,龙皇大人若是允许,等我先稳定心神,随后便可解开皇妃的封印了。”易峰点了点头说道。

——————————————————————————

为首之人见墨蛟正与一分神后期妖兽搏杀,那风卷残云、昏天暗地的场面,不禁一阵心悸。而只有金丹后期修为的易峰却就浮立在一边,默默看着,跟个裁判似的,表情很轻松。

可是,现在没有退路,不前进就只能永远被困在这里,虽然吸收储物戒指中的灵石应该可以支撑到他飞升,但总不能在这里渡劫吧?

“小子,该动手了!”

小芙退开后,那道白光挡在小芙身前,却是那九魅狐妖。

那战刀被干扰了攻击,似乎很不乐意,当空又盘旋着聚拢威势。

不过,从刚才的一次出手就可以看出,九魅狐妖的实力远在小芙之上,应该是不惧这些来历不明的青年高手,但未必能够不惧这古老战刀。

她居然出手了,居然还能锁定九魅狐妖的本体!

斩天稍稍沉吟了片刻,臆测地道:“估计是那铁链和柱子以及火焰的作用,他被控制身体时,灵魂或许可以坚持,但脱离了那火焰与柱子时,应该是被狠狠地打击了灵魂。在他的识海之中,其实有一件强大的灵魂防御神器,应该是也没有能够扛住最后的攻击,此时已经散为碎片了。设计这里的修士,似乎早就料到了黑风老魔可能逃走,故而设计了那最后一击。也就是说,从一开始到现在,黑风老魔其实都没有活着逃走的机会。我看他现在最多再坚持一盏茶工夫就会挂掉。”

而此时黑风老怪的表情是那么安静与祥和,并没有一丝峥嵘。这黑风老怪一世凶魔,也不知道屠杀过多少修士,此时忽然像个迟暮而又和蔼的老爷爷一样,一时真让易峰难以接受。

易峰不会计较这些,悠然坐到一个位子上,甚至没有对那神君施礼,只是微微点头,聊表问候之意。

言罢,那魔修竟是浑身魔光大炙,紧着便在易峰惊讶中划破长空远远遁走。修真界高手无数,奇技更是不知凡几,易峰在很早之前就见识过元婴破空飞遁,今日再见这魔修逃走时的惊人速度,很快就释然。

剑宗老者说着,却是收起了自己的剑之领域,整个人却是如一把破空飞射的长剑一般疾驰出去,转眼就已在血焰魔帝身边,对着血焰魔帝的肩膀,以佩剑平削过去。

这一次,那骨龙的骨爪上,却是被黑白剑芒直接斩断一根指骨,可骨龙却没有一丝迟缓,甚至连吃痛的声音都没有发出,估计是早已忘掉了疼痛的滋味儿。

没有答话,易峰驱使斩天剑就攻了过去,他现在功力不足,必须抢攻。

这让易峰郁闷无比,不过,还好的是这大个子怪物完全凭身体的本能在战斗,当它的威势与领域无法影响易峰后,实际上也难以制服速度稍快的易峰。

若是给仙君喝地仙级别的酒水,即便是那酒水再怎么好,仙君也喝不出个味儿来。

二人相视一眼,小莲拉着易峰退开,道:“我们去城中僻静处,攻破这个大阵!”

“回仙子,后面冰层下面应该有些不同寻常之处,易峰正准备破开冰层下去看看呢。”易峰如实回道。他可以对那些正道修士大打出手,但对梦嫣仙子则必须要恭敬一点,虽然自己有着不逊色于她的实力。

后面还有2更至少,金牌砸来吧!!!雪人族皇者带着大家,一路向西北方向疾行,用了一个时辰,才算到达雪人族的族群聚集地。

不过,易峰害怕那仙帝攻击使风火珠的风火侵袭到自己,待风火珠威势爆发一阵后,立即就将风火珠再次收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