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这座洞府就是我成功的一处大机缘。”纪宁转身抬头看着那青花印记。

呼!

“才二步道君?”血眸老者冷笑挥出了袖子。

纪宁又伸出了右手,右手暴涨成万丈大,也伸进这金色雾气内。也不怪纪宁如此小心了,不管是冥冥中的强烈威胁感,还是‘九重混沌禁制’的神奇,都让纪宁不敢丝毫掉以轻心,在纪宁看来,能够创出九重混沌禁制的,恐怕是不亚于伟大主宰、丹尊者的。

只有黑色道袍纪宁盘膝而坐,气息却强大了些。

道树一直生长到五万两千丈,终于停下。

尉迟雪纪一川夫妇不清楚。可是白叔他们都知道了,余薇当年可是在战场上,被黑袍神王公开杀死。

“这可是你擒拿下的,我哪能做主。”天一道君连道。

“呼。”

“我没有练剑么?”纪宁反问道,“心存剑意,便是练剑,心无剑意,练再多都是白练。所以你看我倒酒喝酒,其实我也是在练剑。”

清风圣殿的情报中,天苍宫正式成员就那么些,并没有叫北冥的。

可效果之强,简直不可思议。

转眼就过去了十二年。

“不就等十二年么,你的本尊不是在洞天内的时光法宝内修炼着么?”苏尤姬道,“就算等个一千年一万年,你也得等着。”

纪宁摇头。

纪宁拿出飞舟,当即一行四位尽皆上了飞舟,迅速破空而去。

他们三个一出现,特别是道君气息隐隐弥漫开,立即吓得那些祖神祖仙们个个不敢吭声。

纪宁看着远处的天苍宫,气息都开始不稳了,眼中更隐隐有着些许泪花,从离开三界的那一天开始,自己就一直渴望着抵达天苍宫,现在,终于到了!自己第二元神终于可以回三界,去命运长河找寻父母了。

一时间金色雷电、碧绿神水在虚空中肆意奔腾,且这雷电、神水好似阴阳交替,几乎瞬间这些雷电、神水就化作了剑光!无数剑光奔腾混合,形成了阴阳剑意领域。如今纪宁的阴阳剑意领域,更加的狂暴,更加的迅猛,更加的可怕。

清风圣殿要追杀,肯定是派遣擅长遁术、空间的道君。

正有着一名一袭华美银袍的道君,在他的身旁还有着两名世界境弟子伺候着。清风圣殿的规矩可是森严的很。

“不算运气,风一、你、庆桓,都进了内域。你们三个恐怕将来成就不亚于东修、贝塔莱厄。”白胡子老者道。

芒涯国的道君,普遍比道盟的要强。但是数量也要稀少的多!像纪宁、庆桓、贝塔莱厄等等更是精英中的精英,妖孽中的妖孽!芒涯国自然会更加小心保护。

“你先下去,北冥,来,坐。”弃火帝君正坐在那,满脸自得的笑容,他每一次炼制出一些得意的法宝,都会很自得,他原本就喜爱炼制法宝,正因为强烈的喜爱……加上了不起的天赋以及丹尊者的引领,才能成为这一方宇宙的炼器第一。

“到底是欠缺些什么?”

说是坐,实际上纪宁和丹宝也仅仅只是盘膝坐下而已。丹宝世界神稍微看了下丹尊者,就不敢再盯着看了,只是他也隐隐有些纳闷……明明是亲眼看到了,可怎么总觉得看不清对方到底长的什么样呢?

拼赢了就能得到大机缘。

“亲传弟子?”魁梧男子一怔,难得咧嘴笑了笑,“野心还不小,不过要成为主宰亲传弟子,必须得到那一柄宇宙之宝的认同!”

但是!主宰留下的对自己帮助更大!一名主宰层次的剑道大能,在无尽疆域恐怕都没有这样的存在。他的传承,是想要学都没处学的,他能够成功合道……对纪宁将会是非常大的借鉴帮助。

“倒是比异宇宙要复杂的多。”纪宁暗暗道。

……

“我也得谢主人,若不是主人,我的炼丹之道,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更进一步。”丹宝也兴奋,“火仙子,我也是随时能成道君的。”

*******

在回到芒涯国前,是绝对禁止突破到道君的。

******

“大自在,大逍遥。从此我庆桓……也真正登顶,不亚于那贝塔莱厄、东修。”庆桓皇子露出了微笑。

可现在是在异宇宙中,成了道君,可就回不去了。

目光凝聚成剑!

丹尊者带着纪宁,就已经飞入了那仙境般的世界中去了。

苏尤姬心中一颤。

“不懂。”纪宁摇头。

手游官网链接地址:转眼便过去了一天。

丹尊者则是盘膝坐在那,低着头看着那古朴的甲衣,喃喃低语:“大哥……”很久很久以前,这甲衣是丹尊者亲手炼制送给心中的挚爱的,而主宰也一直穿着这甲衣,抚摸着甲衣,仿佛感受到大哥的气息。

她的追随者‘弃火帝君’,炼器第一。

“破破破。”

……

丹尊者收了纪宁后,淡然道:“你可以走了。”

这等鏖战持续了大概盏茶时间。

六柄神剑紫光琼,重量都暴涨到媲美一颗混沌星辰,这也是纪宁能够完美掌控的一个差不多极限了,施展天崩式最适合的就是极重的兵器,像那位死去的主宰的幽蓝大剑,就是一柄无比沉重且极为特殊的兵器,最是适合施展天崩式了。notice:??undefined variable: hostd:webxs.\.phpline 9

而‘丹尊者’,同样是三位古星君之一,她更加神秘,神龙见首不见尾,很少露面。就算是永恒帝君们一般也很难能拜见,不过整个宇宙中有些地位的一般都会记下‘丹尊者’的模样。

“我俩的主人,他们当初都是跟随主宰。”青甲身影低沉道,“你可知道有资格被尊称为主宰,意味着什么么?那是能够主宰一切的存在。”

“咕咕咕~~~”这是一个火山世界,一眼看去,在这一层世界的不同方向有着高大巍峨的三座火山。

“一个火山巨人就比我强了,竟然有三个?这还仅仅只是‘孩儿们’?”纪宁终于感觉到死亡在接近,他终于明白为何至今从没有谁能活着从第三十六层离开了。“我的阴阳剑意领域,也是我一大杀招,且看看他如何应对。”纪宁想要借此窥伺出对方的一些虚实。

“这,这……”纪宁竭力操纵着阴阳剑意领域,可总感觉对方滑不留手,难以真正攻击到对方。

“一根筷子,轻易被掰断。一把筷子,却难以被掰断。”纪宁哑然失笑,这就是一层窗户纸,一旦捅破了这层窗户纸,根本没什么。

“这才是唯心式。”

“嗬嗬~~~~”这魔主的喉咙被刺穿,依旧发出了怪叫声,同时挥动利爪欲要撕裂纪宁。

“杀了我,就能得到主人的那九柄神剑了。”青甲身影边走还边说着。

死去的主宰,只有一个亲传弟子名额,两个记名弟子名额。

纪宁从剑的本质出发,划分为五个方向,这五个方向已经将‘剑道’的一切剑术尽皆归纳在其中了,分别形成了滴血剑意、无影剑意、天崩剑意、阴阳剑意、唯心剑意。这五大剑意,真正剖析开,的确包含了一切剑术的方向。

滴血剑意,剑速暴涨,非常自然而然转化为天崩剑意,速度因为极快,会令威能同样再提升。

之前的纪宁虽然够优异,可是他们都不太看得上眼。连最强之道都没完美结合,也妄想得到永恒大能留下的那些宝贝?做梦!

这一道‘道的痕迹’,应该属于混沌一道。

呼。

“噗。”在远处千丈外,纪宁又出现了,他的剑劈在了前方一处。

纪宁过去施展这一式时,剑会利用无处不在的‘道’的力量,比如在风中,会利用风的力量,令剑速度大增。在光芒中,可以利用光芒的力量。在空间中,也可利用空间波动的力量。

他们的宝物、传承尽皆留下。

“嗯?”纪宁目光落在在了这三具剑道大能尸体旁不远处的一座山脉,那座山脉整个山壁被削平了,上面正有着些画像,都是那位拄着巨剑的魁梧男子的画像,有他战斗时的画像,有他平常微笑时的画像,也有悠然喝着酒水模样的画像。

不过纪宁没急着去,而是继续走着,去观看其他大能,甚至去观看那些战斗痕迹,因为他在观察时已经隐隐有了些感悟。

纪宁他们五个在飞舟内,在盘算着宝贝。

……

飘忽不定的一斩。

纪宁笑了。

“走的好快。”纪宁轻声笑道,“至于跑这么快么?得不到九口神剑,我也没法抢啊。”

“这小子……”看着纪宁就这么钻下去了,青甲身影见状皱眉,“也太自信了,硬是往绝路上闯,拦都拦不住。”

“二哥。”一道声音响起,旁边凭空出现了一名青甲身影。

可仅仅在抵抗幻境方面,燕回仙人显然很强。

内域。

“三十五名永恒帝君,死在这?”风一和纪宁都屏息了。

这一刻,纪宁他们,苏尤姬他们三个追随者,浴枭道君和另外十二名世界境,目光都落在那行走在本源锁链上的深蓝色衣袍少年身上。

“超越所有修士。”

“厉害。”

纪宁行走在本源锁链上,体表放出雷电水光,七大神雷、七大神水直接形成了浩浩荡荡的阴阳剑意领域,疯狂绞杀一切来敌。

这位三蚕帝君纪宁他们之前当然从来没听过,可是傻子也听出来了,那首先是一位帝君!其次是眼前这位黑袍道君的师尊,并且还是整个异宇宙中唯一懂得种植出千叶彩霓花的,显然是一位很了不得的永恒帝君。

如果真的是异宇宙的一些妖孽,听说过三蚕帝君的名头,恐怕真的会绝望。

“不是不想,实在是做不到。”立即有一枯瘦世界境摇头道,“从外域进内域,唯有本源锁链一条路。想要飞过去?会被直接吞吸进深渊的……可本源锁链也危险的很。世界境,有属于世界境层次的考验。道君,有属于道君层次的考验,都非常非常艰难,且越是靠近内域,危险程度就不断上升。”

“宁可后退,不可硬是往前。”

庆桓、纪宁、天火、火晋他们一个个都畅快的很,这第一个尝试的风一心君就成功了,让他们颇为开心。

过了许久……

纪宁他们一个个连拿出各种吃食酒水。

纪宁他们点头。

纪宁他们一怔。

所有永恒帝君都进去过?

“都说内域中无奇不有,像三个混沌纪前,就有一位道君在内域内得到了一件‘宇宙之宝’。”独角强者神秘道。

庆桓皇子、纪宁一个个都露出疑惑色。

“断剑?”纪宁一怔。

“说。”纪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