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虚,你兄弟无名来了。”秦羽这一句刚刚说完,敖无虚便睁开了眼睛转头看向秦羽,“秦羽,你说我弟弟无名来了?这是真的?”在敖无虚那冰冷的眼眸中仿佛有了一丝星光在闪烁。

“难道这就是顿悟?”秦羽蓦地醒悟了,‘顿悟’这种说法秦羽听说过,有些人修炼不怎么样,可是可能在某一刻进入一种特殊状态,灵魂境界会以一种恐怖速度直线提升,甚至于有人能够一下子升到顶峰。

龙皇看了一眼秦羽身上被刺穿的神器战衣,以及嘴角的血迹,转头看向禹皇,眼中出现了一丝冷『色』:“丰禹,你如此穷追不舍,是不是过分了?”

“无名啊,来,喝一杯。”龙皇脸上满是慈祥。

忽然……

蓦地,秦羽一咬牙。

但是那些图像诡秘之极,仿佛虚幻的一般不断地飘忽变化着,秦羽根本连一个图像都看不清,甚至于秦羽都开始怀疑,那到底是不是图像。

屋蓝摇头:“你还是不懂,这『迷』神殿是什么?是整个仙魔妖界,所有神器的来源地!重要『性』你应该知道吧。”

“秦羽兄弟,别着急。陛下他刚刚回来还有事情,而且要见他还是等到傍晚吧,因为今天傍晚……陛下亲自设宴要请你。”蛮乾笑眯眯道。

屋蓝摇头道:“外域中的神器都是比较低级的,偶尔有一些好的也罕见。而内域之中才是真正的宝物聚集地。”

“石峰宫主?”秦羽再次出声喊道。

因为这棵神秘巨树的关系,巨树星的元灵之气也极为浓郁,这里的高手也是极为多的。

“我说兄弟,听说仙界你们这边出现个特厉害的高手,叫什么秦羽的。竟然一口气连杀二十六仙帝,连青血剑仙也杀了,连禹皇也狼狈逃窜。”

“仙界、魔界、妖界?说实话,我都不知道自己算是哪一界的人。”秦羽脸上满是笑意地来到了巨树星星际传送阵位置。

秦羽不好意思一笑。

龙皇,儿子是厉害,可惜教儿子水准太差。

“吼~~”很是突兀地一声高亢之极的龙吼在无尽的太空中响『荡』了起来,敖无虚的身形完全消失了,一头长度超过千里的巨大血红『色』长龙横空出现,那一片片血红『色』龙鳞闪发着妖异的光芒。

纵横仙魔妖界的青血剑仙‘知白’陨落。

秦羽理解的点头。

礁黄星上有三大城池,城池占地都极为广阔,内有大量的修仙者。

“大师伯,你看……”忽然,一名坐在酒楼窗户边的青年指着窗外惊讶道,“那是……那是蓝豕天火!”

这块绿地,便是秦羽即将修炼的地方。

甚至于这十几位仙帝,包括禹皇在内的所有人一同攻击绿『色』颗粒,可是依旧奈何不了这绿『色』颗粒。

秦羽身形如风一般飘『荡』着,强悍的肉体,使得秦羽即使不靠体内黑洞之力,也能够达到堪比八九级金仙的速度,转瞬间秦羽就到了一座小村庄。

“又躲起来了,又躲起来了!”禹皇整个人身体散发着无序狂暴的能量,眼中尽是怒火燃烧,“和蓝雪星一样,秦羽他又龟缩起来了。”

“是,陛下。”

金刑君,暗星界三大君主之首。

“丰禹老弟,不知道你传讯给我有什么事情?”青帝询问道,在这之前禹皇刚刚用传讯灵珠传讯给他,因为二人距离不远便用仙识交流。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撞击声接连响起,后面飞来的仙人们一个个撞在了光罩上,光罩一开始根本看不见,仙人们撞击之后便散发出一阵光芒随后又隐了下去。

一名紫袍男子从上空极速『射』了下来,落到了地面之上,微笑看着秦羽:“秦羽,你也应该知道,今日的你是瓮中之鳖,你根本不可能逃得掉。”

银花姥姥看了青帝一眼,淡笑道:“秦羽,他有资格见的。”

“不说将来的他,就是现在的秦羽,也是有资格见你那些老朋友的,等以后你就会明白的。”银花姥姥说完后便站起来朝自己的住处走去。

“来,秦羽,我来帮你介绍一下。”银花姥姥笑呵呵拉着秦羽的手,而秦羽已经仔细看向这金衣白发老者了。

禹皇再大度,也不可能放过自己身上的『迷』神图卷的,为了『迷』神图卷,禹皇甚至于直接和雪天涯翻脸大战厮杀起来,可见禹皇对这『迷』神图卷的图谋之心。

秦羽微微一怔,传音的人竟然是青帝。

秦羽再次施展了大挪移逃到了新的一个星球。

连续大挪移了三个星球。

秦羽的仙识很清晰地发现此刻玉清子已经离开了羽梵仙帝的居所,回到了自己的地方。

“我,复仇的人。”

玉清子见有羽梵仙帝、冰涟仙帝出现,心中也安稳了许多,当即站在了羽梵仙帝身旁,对着秦羽冷喝道:“你是何人,我与你有何仇怨,你为什么要杀我?”

那金『色』的手掌重重地打在了秦羽的胸口,秦羽整个人随着掌力身形划了个圆弧,竟然朝玉清子冲了过去。

连禹皇和雪天涯这等高手,一口气坚持五年都感到心神疲倦,如果一个两三级的仙帝来监视,估计坚持一年就要休息许久。

这最后一招破空指,是秦羽利用自己体内的‘黑洞’专门创出的一招,这是如今秦羽能够发出的最强一招。

但是这一招施展起来秦羽也要受很大的苦。

十绝指!

“流星,就叫流星指法吧。”秦羽并不是很在意这个名字,名字只是符号而已,真正重要的是指法本身的威力。

“一个是仙帝,一个是魔帝,实力应该两三级仙帝左右。”秦羽单单从扫过沙石的灵魂之力层次便确定了这二人的大概实力。

秦羽认定,那追杀自己的八级魔帝、八级仙帝相互竞争,又岂会合作?

秦羽正喝着这座酒楼所谓的‘招牌好酒’,这酒秦羽感觉也算不上如何,只是他还真的没喝过。这次喝了也算是长了见识。

“飘月星系,冰风宗。”

“幸亏和无名大哥要了这份星际地图,如果还是过去那份简略的星际地图估计根本找不到冰风宗是飘月星系的星球。无名大哥这份星际地图却详细的多。”

唯一的顾虑就是另外两个仙帝,领悟出《流星指法》以及‘域’的秦羽,有足够的信心杀死一级仙帝玉清子。只是另外两个仙帝有点麻烦,特别其中一个羽梵仙帝还是十八帝中的存在,非常的厉害。

秦羽滑冰滑上一段就施展瞬移,前进个一大段路,然而再滑冰形势小段距离,再靠瞬移前进一大段……就这么地,瞬移了三次,秦羽滑行滑到了冰皇城门口。

禹皇、雪天涯站在岩浆中央,咆哮的岩浆最多靠近他们一寸的距离,不管是衣服还是飘洒的长发,岩浆丝毫靠近不得。

“即使幻术禁制得到了改进,我们一时间难以发现,可是有一点绝对没错,那秦羽肯定还在我们周围不远。”禹皇推断道。

“嗡!”

秦羽明白,以雪天涯和禹皇那种人的心『性』,绝对不会简简单单就这么离开了,一定会在外仔细地监察着。而且……秦羽也能够感应到一缕缕仙识、魔识从姜澜界所变幻的沙石颗粒上不断流过。

“我实在是不够谨慎。”秦羽仔细回忆起了这一段时间所作所为,不禁摇头一笑。

毕竟对方是否是针对他还难说呢。

这禹皇和雪天涯都有了默契,彼此都点明了对方的身份,很显然都暗地里警告对方:不要泄『露』我的身份,否则大家身份都要被秦羽知道。

“公平竞争。”禹皇传音道。

秦羽心中有个打算,只是这是他最后的底牌了。秦羽担心‘姜澜界’变幻的物体被这两大高手识破。

『迷』神图卷啊。

而狂暴的能量、岩浆在雪天涯、禹皇二人身边盘旋,却靠近不了二人丝毫。第五十一章 双帝截杀

弹指一挥间,让人容易生起好感的禹皇,就变成了一个蓝衣冷酷的壮汉,那双眼眸如同雷电般骇人,如此模样绝难让人想象到这会是禹皇!

秦羽修炼所在的这颗无名星球,周围那看不见的漩涡一直吞噬着无尽的元灵之气,这种状态已经持续十五年了。

灵魂之力溶于天地。

百万倍,千万倍?

“而且我体内的黑洞,吸收速度怎么比姜澜界这一个空间的吸收速度还要快?”秦羽愈加疑『惑』。

三个时辰左右的时间。

总共六个时辰吸收的元灵之气,对于已经吸收外界元灵之气十五年的姜澜界而言,只是九牛一『毛』而已。

和闭关之前相比,平常情况下敖无名的确看不出秦羽实力,除非秦羽主动显示。

雪天涯这次算是吃了大亏,只是这时候雪天涯依旧有一方豪雄的风范:“银花姥姥的确是超级高手,这等高手这么多年来我们竟然都不知晓,说实话我还真的有点害怕,仙魔妖界到底有多少银花姥姥这样的高手。”

“不可能太多的。”敖无名笑道。

秦羽心中无奈。

“修炼方法的区别,在宇宙空间中修炼我速度更加快。”秦羽笑道,“无名大哥,我这次闭关修炼时间不会太长,绝对赶不上上次的五十年。”

“好吧,我是劝说不了你了。”敖无名无奈一笑。

血衣一咬牙,牙龈直发颤:“谢……”

林隐咄咄『逼』人。

秦羽朝敖无名看去。

秦羽听到这不禁摇头一笑。

之后,阿娇和君落羽的一次见面被血衣碰到。血衣大怒要杀阿娇,君落羽实力太弱,根本没有办法反抗。

而这时候的雪天涯只是笑着摇了摇头:“林兄,没想到,真的没想到,这个女孩竟然是你的孙女,林兄将你孙女的消息藏的够严密的啊,连我都不知道你还有一个孙女。”

魔帝‘血衣’目光蕴含不屑看着秦羽,“和你战斗如此之久,我也完全明白了。你和那个幸运的小女孩一样,防御了得。但是攻击力很弱。即使仗着神器,你也伤不了我。”

“丰禹老弟不出现,玄曦妹子就不会出现啊。”青帝笑呵呵说道。

圆蓝仙帝恭敬道:“陛下,五十年前,龙族皇子敖无名、君落羽以及陛下交代的那人,来到了妖帝蒙闳的庄院中。”

“还有,那个秦羽有什么特殊举动你也都给我记下来,每过一段时间都要将那些讯息传递给我。”禹皇又附加嘱托道。

秦羽目光灼灼,充满了自信。

这种宇宙间的能量剧变,就是金仙都能够感受到,更别说仙帝级别高手了。

几乎是半天时间。

“隐帝星丝毫无损。”老太太眨眼间便推算出隐帝星的情况,“但是隐帝星却引起了整个仙魔妖界的能量震『荡』,到底为何?”

一时间,隐帝星成为了整个仙魔妖界的目光聚集点。

“那这是什么缘故呢?”黑袍黑发男子、白袍白发男子都疑『惑』的很。

“秦羽,生死存亡大事,速速出来!”这是敖无名的传讯。

秦羽丹田中的黑洞通道在刚才连续震颤了许久,那金『色』光环也是一阵震颤,最后秦羽还是坚持住了。

“血衣!”

“嗤嗤~~~”方圆百里之内的建筑无缘无故地化为齑粉,整个地面都下陷了整整一层。

两个秦羽,还有个君落羽,两个秦羽一前一后将君落羽保护的好好的。

两个秦羽都是冷然一笑。

林霖看了看思思,只是无言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