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不负毓见:第7章:梦天罗

再见不负毓见 作者: 殇桃儿

大帅杨兴国刚才分析出来的事实,让他进一步意识到国防军染指南方各省的重重困难。

梅妃温柔体贴无微不至的关切,六公主一开始很不习惯,时间长了才渐渐适应。

“我不想争储君之位,不过,也得有自保之力。”

建文帝却是龙心大悦。

说到底,还是嫌弃继母徐氏身份低贱。

谢明曦心跳加速,勉强维持镇定:“盛鸿!放开我!”

“也不瞧瞧自己满脸的胡茬,”谢明曦白了盛鸿一眼,轻声嗔道:“把阿萝都弄疼了!”

建文帝猝然离世,众人皆悲恸不已。她这个女儿,自然也为父亲的逝世而痛苦难当。只是,如今守灵已有月余,再多的悲痛泪水,也有流尽之时。

这一回,她病得这么重,建文帝却不曾露面,只让皇子公主们代为伺疾……可见母子离了心。

身着杏色锦袍的十二岁少年笑嘻嘻地走了过来。

永宁郡主被打懵了!

真是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

尹潇潇面色稍霁,笑着应道:“你们可别这般捧我了。还不知是否能考上,说这些为时过早。”

“你们快些住手!有事只管冲着我来,别伤了父亲!”

赵嬷嬷冷笑一声,接了话茬:“好!郡马这般有理,现在便去淮南王府!去向王爷和世子解释你动手打郡主的理由!”

……

谁能想到,他们亲自将女儿推进了火坑?

肯回去请安就好!

原本蠢蠢欲动想上奏折奏请天子广开后宫大选嫔妃的御史们,只得偃旗息鼓。静等一年孝期过后再提此事。

说起来,盛鸿谢明曦也够可怜的。生了阿萝之后,先是为建文帝守孝三年,紧接着是为建安帝守一年国丧,现在还得为李太皇太后守孝。便是谢明曦出孝期就有孕,也得到明年年底才能生。

难不成还为了这些许小事和好友置气不成?

老天!

等等,这个比喻怎么怪怪的?

廉夫子很快留意到六公主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右手食指,立刻皱眉问道:“公主殿下手上的伤势如何?可能参加明日御马比试?”

谢明曦忽地说道:“我明日代公主殿下参加比试。”

“要是松竹书院输了,我们这次得赔多少银子?”其中一个掌柜,木着脸问道。

半晌,才有人挣扎着说道:“未必会输。御马比试最耗体力,松竹书院绝不会输给莲池书院。”

孙氏是小户出身,这辈子从未出过临安。此次随自己的丈夫被召入京城,又被召进宫中,对她而言,简直如梦境一般不可置信。

“我当然知道四书竞争最激烈,这么说,是给方若梦这个胆小鬼鼓鼓劲。免得她明日胆怯紧张,发挥不力。”

室内燃着炭盆,暖意融融。

……

“我还从宫中带了一些吃食,今晚,便陪着山长小酌两杯。”

报到的第一日,就先斗上了!

盛鸿:“……”

算了算了,还是明晚再好好休息吧!

明为关切,实则是往胸口插刀来了。

颜夫人:“……”

帝后携手,相携入座,看着亲密又恩爱。

建文帝离世还未到三年,俞太后迅速苍老衰败,如老了十年二十年。

对顾清来说,却不是什么美妙趣事!

顾清也颇为恼怒,压低了声音说道:“公主,此事我们得早做准备。万一母后直接赐婚可就糟了……”

淮南王世子咽下心头不满,气闷地应下。

“往日姨娘总说最疼我,原来都是哄我而已。大哥才是最重要的。为了他的前程未来,我的一切无足轻重,随时可以委曲求全。”

“不必了!”

谢元亭阴沉着脸一同离去。

“不妙!他们根本没有退兵!”

尤其是颜蓁蓁,放言要尽情饮酒一回。结果,几杯一喝,便趴到了桌上。

谢元亭的下场,杨凝雪一清二楚。也正因此,杨凝雪对谢明曦充满了感激。

三皇子府的马车也已来了。

“就是,人家夫妻两个感情好得很。七皇子妃怀着身孕,太子殿下想送七皇子殿下美人,七皇子殿下压根不乐意。”

六公主:“……”

别人在背水一战,你想的却是稳妥,如何能敌得过?

盛鸿不动声色地扫了一圈,将众臣或慷慨激昂或义愤填膺或满面赤胆忠心的模样看在眼底。

谢明曦迅速抬眼一瞥。

众人心里默念一回,然后纷纷出言称赞:“这名字取得极好。”

徐氏耳后火辣辣的,恨不得剁了自己的手。

这位年轻的谢皇后,可不是好捏的软柿子。这段时日,宫中情势的微妙转变,没人比她们更清楚。

谁拦她的路,她就毁了谁!

众人忍不住起身欢呼起来。

四皇子在原地僵硬地站了片刻,忽地往盛渲的身边走了一步。

杨夫子苦着脸,将六公主在音律课上的表现一一道来:“……鼓声一响,犹如噪音穿耳。学生们或多或少都受了影响,时常分神。便是我,听着也觉得头痛。”

想及这些,杨夫子微微红了眼圈,低声道:“山长待我有知遇之恩,到莲池书院里做夫子,更是我一生之幸。”

林钰坐在一旁,专心地喝茶吃点心,假装自己什么都没听到。心里暗暗腹诽,这对未婚夫妻真是傻乎乎的,说的尽是些没用的废话。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