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不负毓见:第53章:四海升平

再见不负毓见 作者: 殇桃儿

“啊!救命!”一个船员因为一时间慌忙,直接摔倒在地。但他千不该万不该为了挣扎起来,竟然一手抓住身后的食人花的茎秆。他这一用力,那食人花立即有了反应,直接张开花朵将那船员从地下裹挟起来,转眼间将人托到了半空中。

这本书的成绩其实真的不错,这也多亏了大家一路来的支持,如果往赚钱方面考虑,我确实应该继续多写一点的。

苏沐风仰头看了下龙尧宸明明淡漠的没有一丝表情,他却能看出里面笼罩了厚重的阴霾的脸后,低头扶着夏以沫站了起来。由于夏以沫坐了太久,腿脚有些麻,第一次都没有站起来就又坐到了地上,他询问道:“很麻吗?”

“少奶奶,早餐准备好了,你吃点儿吧?”

“哈哈哈!”颜展翔笑了起来,仿佛,能够理解曾月的用意,毕竟,新旧两派的斗争,牺牲一部人在所难免,就算没有夏以沫,顾浩然也不会到他们这派里,而如果夏以沫是曾月出的手,那结果自然不一样,“好!曾月,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啊……夏洛真的好帅啊!”有女生兴奋的声音轻轻传来,“他简直是集合了阳光和黑暗的矛盾体,真是不让人活了……”

突然,有人飞扑到她身上,哭喊着,“妈咪,你终于醒了。”

龙天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本能的踩了刹车,顿时,马路上传来一连串儿的鸣笛的声音,但是,这些夏以沫都没有时间去管,她急忙解开安全带就下了车,看着已然奔出一段距离的人,她想也不想的,就急忙追了上前……

“阿宸,求你……”得到一丝空隙的夏以沫绝望的开口,“……不要!”

关于spark的新闻很多,但是,夏以沫还是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的刺目标题。

只是……

微微皱眉,莫忻然心里猛然间有着什么东西不舒服的滑过,想也没有想的她就下了车,朝着那个男人走去,“不好意思……”她见男人微微蹙眉疑惑的看着她,手不安的比划了下,“我想问下,小……付兰芝在吗?”

刺耳的刹车声在贫民区变的异常诡谲,引来许多人的触目的同时,纷纷露出惊讶的嘘声……他们这里,什么时候有这样一辆高级车来过?下来的人一看都不是一般人……

李逸有些若有所思的机械的唆着棒棒糖,早前是因为他低血糖,医生建议他没事了吃点儿糖果,可以缓解一下,后来,这也就成了他的习惯。

她知道,她不但今天,就算明天……甚至这一个月里,她都找不到工作!

龙天霖的手滞了滞,因为夏以沫的动作,他猛然收住心神,很是轻松的换上了他一贯的痞性,轻倪了眼那诡异的意大利面一眼,看着夏以沫缓缓说道:“我的第一次都给你了,你要对人家负责!”

她忍了忍,终究转身“蹬蹬”的上了楼,直冲了书房,甚至连门都没有敲就冲了进去……龙尧宸微滞了手里的动作,一双鹰眸淡漠沉静的看着夏以沫,轻阖的薄唇渐渐透出一股怒意。

“你左手怎么了?”龙尧宸轻缓的问道。

“啊——龙尧宸,你要干什么?你这个疯子……唔!”夏以沫想要起来,可是,却又被龙尧宸一把搡到了浴缸里,冰冷的水从她的头上淋下,滑过她的伤口,蛰痛了她的神经。

感受到夏以沫的默默承受,龙尧宸就像是一个得不到糖果的孩子,他放开了她的唇,看着上面因为他刚刚大力而划破唇角而溢出的血丝,眼底闪过一丝怜惜,可是,当对上夏以沫嘲讽的眸子时,顿时,怜惜被冷漠取代!

他说的没错,如果不是夏以沫在这里,龙尧宸不会来,龙尧宸不会来,光靠顾浩然,场面会更加难以控制。而夏以沫又起到了传递消息的作用……

老师眼睛里含着泪水,乞求的看着龙尧宸,但是,却得不到龙尧宸任何的回应。

刑越应声,将请柬放到桌子上后,就恭敬的退下了。他知道,龙尧宸此刻绝对不希望有任何一个人打扰到他。

订婚仪式不如正式结婚时那么多繁缛节,但是,却也是不可忽视的一个环节。在龙岛历年来不成为的规矩上,一旦订婚,那女方将会是不变的主母!

莫忻然拿着玉鉴的手紧紧握了下,她紧紧的咬了咬牙后深深吸了口气,然后就朝着别墅走去……

夏以沫看着龙尧宸傲慢的样子,顿时气呼呼的瞪大了眼睛,手叉着腰,一副女王的样子,仿佛如果龙尧宸不动弹,就和他没完一样。

言下之意,如果他们找不到,他就会用非常手段进入龙岛总署的资料库。

“走吧,一晚上折腾的,等下进去先洗个热水澡在睡觉,嗯?”

滴滴答答的钟声让莫忻然的思绪没有办法投入,她的精力完全不能集中,总是不受控制的频频的去看时间,十点半,十一点,十一点半……十二点……他今晚不会回来了吧?!

莫忻然瞪着一双眼睛,像是小豹子一样。

“妈的!吃屎!”

悲恸滑过苏浩的眸子,他的嘴角不停的抽搐着,他强自忍下心里那沉重的思绪,想要珍惜这一刻……沐风就算一辈子不原谅自己,那也是自己活该不是吗?

夏以沫沉沉的叹息了声,撇了撇嘴,又深深的凝视了眼海报上的小麦,拉回视线的同时转过了身,只是,在转身抬头的那刻,一个高大的身影伫立在她的面前,还疑惑的问道:“叹什么气呢?”

“小麦下个月会在a市举办慈善演奏会!”龙尧宸话落的同时,人已经出了办公室,独留下了满是的冷漠。

一直以来,就知道龙天霖是个危险的人物,可是,这样一个人物,却总是在她需要的时候出现,让她每次都是好了伤疤忘记疼,而就在她忘记了疼的时候,他又一脸含笑的狠狠撕裂那个伤疤,让她自己看到伤口是什么样子的,这个男人……他某种程度上来讲,狠戾的程度根本不下于龙尧宸。

a市。

*

“妈咪眼睛不舒服,我带她去医院,”龙尧宸平静的说着,“我想乐乐应该更在乎妈咪的眼睛!”

龙尧宸透过后视镜看了眼后座垂眸闷闷的女人,薄唇一侧勾了抹若有似无的淡笑,如果乐乐是夏以沫的重心,那么,他就必须要将乐乐大部分的注意力放到他的身上,只有这样,沫沫的注意力才会在他的身上……至于收服乐乐,通过人心的弱点达到自己收服的目的,一向是他身为xk接班人的必修课,一个孩子而已,他更是易如反掌不是吗?

生活还不算太坏,至少……她现在每天打工的钱还能够支撑妈妈的医药费和弟弟的学费,这就已经够了!

侍应生认识颜若晞,四年多前,宸少回来龙岛,她都会过来,只是,宸少这几年都没有回来,他倒是也不知道如今什么情况。

苏沐风闭上了眼睛,一滴泪从眼缝中缓落,顺着脸颊滴落在了琴箱上……

小麦一听,笑了起来。兰姨和海叔是比较传统的人,也因为此,特别的善良,谁要是对她们好,就恨不得掏心掏肺的。

夏以沫听着小麦的分析,渐渐的垂下了头,她轻声问道:“那……那我该怎么做?”

重金属元素的酒吧传来刺耳的轰鸣音乐声,夏以沫看了眼异度酒吧的招牌,急忙走了进去……

苏沐风手上拿着平板,对面的乐乐最近几天刚刚对一个游戏感了兴趣,二人各自垂眸玩着。

苏沐风静静的看着这些消息,渐渐的,嘴角扬起了一抹淡淡的笑。

“天霖,对不起,我……”夏以沫不知道说什么,方才,她却是没有想过,天霖现在的身份可是一岛的掌权人,她怎么就那么随随便便的那样回答?

夏以沫依旧打量着,只是仿佛思绪放空的说道:“我好像来过这里……可是,想不起来了。”

“沫沫?沫沫……沫沫?”苏沐风用手在夏以沫眼前晃动着,可是,她一点儿反应都没有,他便抓住夏以沫的肩膀摇了摇,“沫沫!”

听着对讲机里金花1号的冷漠的声音,ling翻了翻眼睛,不置可否的没有说话了。

冥洛笑了笑,眸光透着邪魅,“早完成一天,她就可以早一天回到龙尧宸的身边,我不觉得她会给自己十年的时间……十年,太久了,久到估计就连她自己都会失去信心!”顿了顿,眸光一凛,“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样的方法,强化训练这几项,其余的也不能松懈……”冥洛又顿了下,方才若有深意的缓缓说道,“她需要多久……就要看她自己对龙尧宸的想法有多少了。”

嘿嘿一笑,苏浩挑眉,“如果夏以沫和宸少和好了,那么,作为xk话事人老婆的小跟班……很显然,他也是xk的人!”

*

这里,最为感动的是ling,其余的人只是知道夏以沫的过去,但是,没有人和她一样,是经历了这个女人从懦弱到如今坚强的蜕变,如果同样的事情落到她的身上,她觉得自己都不会有她坚强。

**

刑越转身往乐乐的卧室走去,脚步到了门口的时候,他突然停下,看着坐在床边,为乐乐轻轻掖着被子的龙尧宸的时候,他竟是有种从未有过的心酸。

好不容易走出那段记忆,好不容易她想要去接受阿风,她不能再走回头路,不能!

龙尧宸眸光转向夏以沫,夏以沫咬着牙却将脸撇到了一旁,泥人还有三分泥性呢,她当然也有,不就是要教训她吗?反正都这样了,她也没有什么好怕的,有本事……有本事你龙尧宸直接结束了她的好,省的她活着还对世界充满了可怜的希望!

家人、爱人、朋友……她都不需要了,她的世界从来就是只有自己,勉强自己去追求永远也不属于自己的,难为别人又辛苦自己,何必?

就在龙尧宸暗暗得意的时候,夏以沫深深吸了口气,紧紧的咬了牙,不给自己任何后悔的时间的狠心将雪人的照片,甚至和龙天霖在雪人前的照片一起删掉了,然后,就在龙尧宸惊诧下,拿着手机,扬起手,用了全身最大的力气,将手机狠狠的砸到了墙上……

夏以沫乘着龙尧宸起身的片刻,双手就推向了他肩膀,一把将他推开,而直到此刻,她方才感觉到自己的手上粘稠的不像话……夏以沫本能的看向自己的掌心,满满的血迹完全不像是自己手指头上溢出的,她抬头看向龙尧宸,他的脸色淡漠的没有任何情绪,只是一双墨瞳噙着愤怒的看着她。

夏以沫撇撇嘴,“我们只是补办婚礼而已……”她朝着顾俊青一笑,“不好意思,我们已经结婚两年多了!”她得瑟的挑了眉后接着说道,“我送礼服到明天的新娘休息房,你们先聊着。”

“再说吧……先放你那儿!”莫忻然嘴角含笑,高傲的挑了挑眉淡淡的说道,“我觉得,全世界的地方都没有你这儿安全……”

“我也想你了……”莫忻然躺在椅子上看着墨空,“龙岛的天空很美……美到我的脑子里这会儿全都是你。”

出了卧室,外面已经有皇家别苑的内侍为她准备好了独特的早餐,莫忻然简单的吃了几口后问道:“宸少和少夫人呢?”

莫忻然看着夏以沫的动作,然后缓缓抬眸看着她……她知道,风信子的花语是:只要点燃生命之火,便可享受丰富人生!

飞机在齐亚岛落下的时候已经是当地的傍晚,夕阳在海的尽头就像是一个大大的咸蛋黄,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去吃……

“嗯。”莫忻然应了声,接过订单就回了办公室。

站在冷冽母亲的墓碑前,虽然知道她害死的人是爸爸和大姨,可是,依旧对她有着恨意……只是这样的恨意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可以忘却的。也许,在不想离开冷冽的时候,这样的恨只是用来告诉自己,不要更加的去爱他的根本罢了……

莫忻然轻轻叹了下,蜷在懒人沙发里,眸光呆滞的看着前方的蔷薇花……她的手里捏着手机,今天晚上,他还没有给她电话!

电梯抵达酒会的楼层,此刻正是大家玩开的时候,舞池内,戴着各式各样华贵面具的男女翩翩起舞,休息区亦有端着酒杯交流谈笑的,场面抵达了一个很高的顶点。

“阿风,我在这里等你……”夏以沫看看涌动的人群有些焦躁。

“呵!”苏沐风一脸无谓的耸耸肩,“我还以为这招没用呢……你还真的回神了。”

突然,龙尧宸猛然一凛,他抽出了臂弯,看着躺在床上的人,蓝色的礼服裙,白色的紫荆面具……

“对不起,我在家排行第三。”冷湛的话不冷不热的传来,“在冷轶的上面,我还有一位哥哥!”

细雨下,马路牙子上二人静静的坐着,路上的车飞驰而过,总是有不经意的水渍带着恶作剧的溅到他们身上。

莫忻然虽然明明知道他在讲他自己的故事,也明明知道如今的结局,可是,还是忍不住的问道:“五年后他给正名了吗?”

待到莫忻然反应过来的时候,冷冽的车早已经和雨夜下的车绘成了一道线,“混蛋!”

“龙馨翎——”龙尧宸咬牙怒道,“你不知道你是什么情况吗?”

“……”电话里,小麦先是沉默了下,随即认真的说道,“小宸,我会小心的。”

松开对讲机,幽灵般的声音在空寂的空间里回荡起来,“父债女偿……夏以沫,你永远不会明白……失去亲人是什么样的感受!”深冷的话透着一股淡淡的悲伤,甚至,有着凄凉。

“以沫,那个车……”小可爱看着那辆已经被撞的变形了的车痴痴的问道。

“一切都掌握的很好!”对讲机里传来明显很开心的声音,“就连老天都帮着我们。”

就在龙天霖进入楼梯间的同时,龙尧宸的车划入了帝国私人医院,刑越轻倪了眼龙帝国的标志后下了车,给龙尧宸开了车门。

龙尧宸站在原地没有动,夕阳带着点点温润的暖意落在他的身上,将他平静的俊颜一侧沐浴在橘色的光线下,而另一半因为光线的角度,有些暗沉……这样一半明亮一半阴暗的脸,透着两种极端的性子在他身上不突兀的和谐存在。

龙天霖微微蹙眉,“小泡沫?”

夏以沫无力的扇动着眼帘,她缓缓转头看着龙天霖,目光呆滞的仿佛视线穿过了龙天霖,她的眼前是一片苍茫。

龙天霖的眉皱的更紧,他抬起手在夏以沫眼前晃动了下,见她一点儿都没有反应,目光一沉,他没有再说话,只是身子微微倾身上前打横欲抱起夏以沫……

“嗯,疼!”呓语传来,夏以沫昏睡中喘着粗气儿,原本不安的眼帘轻轻颤动着,“疼,嗯,疼!龙尧宸……疼!”

龙尧宸的眉微微蹙起,深谙的眸子里透着狂狷的怒火,但是,声音却平静的说道:“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算你有自知之明。”冷冽轻哼,随即扫了莫忻然一眼,“怎么到这里了?”

“什么?啊……”庄纯反射性的疑问,一不小心,将手里的热茶打翻,尽数的倒在了身上。

“我答应小泡沫带她去太阳岛。”龙天霖浅笑的起身上前,示意蓝影将夏以沫的行礼放好,他径自拉着夏以沫到了他旁边的座位,将她轻轻摁下后,细心的给她系好了安全带,然后自己回到座位坐好。

“怕什么啊?”龙天霖慵懒的侧靠在座椅上,眸光深邃的看着气的暗暗呲牙咧嘴的夏以沫悠悠说道,“你和哥都离婚了,和别的男人去哪里都不算偷情,放心吧!”

“是,首长!”顾浩然应声,随即问道,“首长,都派的谁啊?”

白色的沙滩,蔚蓝的海,灼热的阳光,咸咸的海风……这一切都让人通身舒畅。

夏以沫穿着白底缀着蓝色大花的波西米亚的长裙,头发散开,光着脚踩在沙滩上,双臂摊开仰着头,轻轻的闭上了眼睛,猛猛的吸了口舒逸的空气。

蓝影疑惑的看着她,而与此同时,阳光打在了她们的侧方的龙天霖的身上……光线投射到沙滩上,印上了一道落寞的影子!

`突然觉得一切都是命定,聚也好散也罢,一切只能随缘,我把自己交给了命运,今后是孤独一生,还是重新开始,听凭命运的安排……by:为爱迷茫的人。

颜展翔眸光轻微的眯缝了下,他并没有理会夏以沫的惊愕,而是嘴角噙着一抹皮笑肉不笑的笑容看着龙尧宸,缓缓说道:“宸少果然名不虚传。”

颜展翔嘴角亦勾着淡淡的笑意,他面色不改的迎上了龙尧宸的眸光,两个年纪有着悬殊的男人就这样视若无人的对峙着,时间随着推移,渐渐的,在场的人都觉得周遭的空气渐渐的变的稀薄了起来……压抑的让人没有办法呼吸。

颜展翔蹙了眉,不同方才眼神上的较量,此刻龙尧宸身上毫不掩饰的泄露他的不满和嘲讽,甚至,他的眸底就那样狂傲的告诉自己,自己已然成为了他的猎物。

她什么都不要可不可以……

苏沐风“腾”的一下脸就红了,此刻,哪里还是那个台子上不可一世,狂傲不羁的小提琴王子,俨然就窘迫的像是一个情窦初开的青涩大男孩儿……

曾月嘴角噙着嘲讽的笑,魅惑的杏眸带着倨傲的看着夏以沫,她在外人看来是优的,明明长的妩媚动人,可是,却由于在军区的氛围长大,自己又在部队多年,身上又弥漫着一股英姿飒爽的干练,两种气质的结合,让她更加的迷人。

被苏沐风看透了心事,夏以沫的脸色变了变,但是,随即又像小刺猬一样的竖起了全身的刺,瞪着苏沐风就吼道:“关你什么事情啊?”

“龙尧宸——”夏以沫全身就和长了刺一样,“乐乐是我儿子这是永远也改变不了的,就和我永远也不会回到你身边一样!”

“怎么?还这么怕看到我?”颜若晞嗤嘲的看和夏以沫的背影,“这个方向……你从绯夜来的吧?!怎么?又没有见到乐乐?”

夏以沫“好脾气”的忍了忍,继续抬脚走去……

“是吗?”夏以沫扯着嘴角,一字一字的挤出牙缝,“那还真是恭喜你了……不过,颜若晞,出来混的,早晚是要还的!”

颜若晞笑了起来,缓缓说道:“是啊,早晚是要还的,就像你当初带走宸的种,现在要还回来一样!”

“真的?”夏以沫有些不敢相信,见龙天霖点头,她顿时被喜悦冲刷的有些慌乱,“那,那……那我可以,可以去吗?”

“你小提琴的天分我相信,做饭……”夏以沫嘀咕了声,“那要看等下尝过才知道呢。”

“夏以沫,你就是个笨女人!”龙尧宸布满的低吟,闭着眼睛,薄唇轻轻落在了夏以沫的额头,“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再离开我……”

话落,米小兰终于抓狂了,就算是一折,这个衣服也要好几万呢!

此刻,大家都好奇的看着夏以沫,这么一个女孩儿,怎么就惹了龙帝国副总裁的同时,又惹了宸少?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