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不负毓见:第124章:生龙活虎

再见不负毓见 作者: 殇桃儿

清凉的指尖刚碰到秦倾手腕上,秦倾忽然迷迷糊糊地喊了一声,“芳华姐姐?”

------题外话------

    “芳华要看才子佳人的市井故事。咱们府中书房没有收录,劳烦先生去书局一趟,给她选两本吧!”谢云澜道。

秦铮轻笑,“好啊,你可别舍不得打我。”

“兵不厌诈。”秦铮气定神闲。

谢芳华还是不满,轻轻哼了一声,收了袖剑,扭头往里屋走。

秦铮很快就完成了课业,然后也找了一本孤本看了起来。

卢雪莹本来想瞒着,可是回了家,她怎么也瞒不住了,将秦浩这两日如何对待她说了。

燕岚脸色暗下来,“真是让人不明白,谢芳华一个病秧子,缠绵病榻足不出户多年,他怎么会想娶她?”

永康侯脸色变幻片刻,看向谢芳华,见她脸色从进来灵雀台后便是一个神态,此时听到燕亭的名字,神色无波无谰,如听一个不相干的陌生人的名字,他想起燕亭一年来的闹腾,今日急着来这里,怕也是为了她,收敛住情绪,立即道,“皇上,犬子是个混不吝的东西,他能有什么急事儿?不用理会他。”

谢芳华眼睛瞬间眯起,冷冷的目光射向秦铮。他可真会借坡下驴,趁机求娶。

皇帝“咦”了一声,“这话从何说起”

------题外话------

死生在一起,天地弃魂也甘愿。

秦铮对她一笑,拉着她起身,“别理这个傻子。”

玉灼顿时上前拦住他。

“验尸我不会,但是我懂医术。”谢芳华撑着伞走上前,指了指那名车夫胸前的匕首,再指了指车中孙太医胸前的匕首,“你们看看,同样是一击毙命,这两个匕首有何不同?”

“不管她说了什么,你都要记住了,记好了。”秦铮声音虽然听起来漫不经心,但里面却隐藏了一丝情绪,凝重地道,“这字据我说让你收着,你就给我收好了,不准丢了,更不准在我要娶媳妇儿的时候拿不出来,知道吗?”

秦铮不再说话,继续又要睡去。

小厨房的灯依然亮着,听言在里面忙活。

谢芳华睁开眼睛。

谢芳华对他指指门口,意思是他该回去睡觉了。真不知道喝醉了酒的人本来已经困成靠着椅子就睡着的样子了,这么一会儿怎么就不睡了?看起来还很精神。

秦铮扫了他一眼,没说话。

燕亭习惯了她的态度,也不计较,继续道,“反正你也不会说话,不能跟我说想知道,其实心里一定想知道的吧?我就好心告诉你吧!他们三个分别是翰林王大学士的次子王芜,监察郑御史的长子郑译,太妃跟前抚养的八皇子秦倾。”

燕亭立即后退了两步躲开,看向秦铮,“你干嘛打我?”

秦铮微微皱眉,随即扫了一眼去倒水的谢芳华,吩咐道,“听音,这里不用你侍候,听言来侍候,你带八皇子去找白狐吧!”

那里被秦铮封锁了,除了他练剑,同时里面也放着他收藏的兵器,任何人不准进入。

...二人从小书房出来,见天色晚了,谢芳华想了想,便拉着秦铮去了小厨房。

谢芳华伸手拉过她的手给她号脉,片刻后,又看了她的样子,叹了口气,对英亲王妃道,“娘,这是小产了。”

秦铮看了她一眼,有些后悔刚刚让她换了易容,他眸光扫了一圈,这屋中也寻不到一块面纱。他知道这个毒蝎子的毒厉害,此时也顾不得了。毕竟秦倾的命打紧,他一咬牙,拉着她出了房门。

不多时,来到一处偌大的药铺门前。

秦倾垂下头,丧气地道,“我也知道多余。”话落,摆摆手,“走了。回去睡觉。”

秦倾见被人一下子道出了他的身份,面色顿时大变,“你……你是说?你竟然知道我?”

丽云庵年久失修,这么大的雨,房屋倒塌,也是正常。

燕岚也跟着站起身,“我们离开时,丽云庵还好好的,怎么就发生了山体滑坡?竟然还将整个丽云庵给埋了?哪儿有这么不可思议的事儿?丽云庵虽然不大,但也不小啊。”

大长公主想了想,后怕地说,“我们幸好早一步下了山,这若是我们也在山顶上?会有什么后果你们两个可想过?都先坐下。”

“娘,您可知道是什么人在背后做的?”金燕闻言凑近大长公主。

燕岚也凑着耳朵听。

“青云岚山的画啊,我找了许久,不想收在了铮二公子这里。”楚画看着墙上挂的那幅画,走上前去摸,似乎又怕碰坏了,眼睛舍不得离开。

谢芳华没等多久,英亲王妃由春兰陪着来到了落梅居。谢芳华迎了出去,她笑着打量她,微微点头,“你是我见的第一个穿粗衣布裙和绫罗绸缎看起来神色没什么分别的人。”

李沐清不说话。

不知如今状况如何?

秦钰闻言看向秦铮,“我丝毫没听到什么动静,因为我住在这里,这座营殿,外面是我的隐卫,守了一圈,足有百人。外围就是五百士兵了。”

“那么就是昨日靠近这所营殿,或者是本来就住在这里的人,或者是守着这座营殿的人干的。”秦铮道,“毕竟这针可不能凭空生出来,韩大人也不是什么虫盅之术死的。”

秦钰看了谢芳华一眼,道,“你的身边有个神医,除了会医毒之术,还比仵作都会验尸,聪明果敢,心智超群。这些案子就算给别人,别人破不了,恐怕也要请你和她帮忙。请不动你,只能是停滞不前。可是这些案子容不得停滞不前,必须破了。尤其是如今还死了刑部的韩大人。若是案子破不了,这些事情发生在军营,那么三十万军心不稳,日夜恐慌,再有事情,后果不堪设想。”

随着谢云澜缓步走入院落,守门人垂首立在一旁,十分之恭谨,但谢芳华还是可以看到谢云澜背着她进来时守门人一瞬间的惊骇。

谢芳华坐在床上,踢了鞋子,立即扯过被子,钻进被窝里躺下,露出两只眼睛看着谢云澜,“谢谢云澜哥哥,还是床舒服。”

------题外话------

“西山大营三十万兵马,全调出来,将整个皇城围住。”谢芳华想了想道,“既然我们要出手,就要除个干净,杀个彻底,铲个不留余地。就先将南秦京城的水搅起来,我安排谢氏暗探,你安排月落带着隐卫,一个为引,一个助杀,来个瓮中捉鳖。看看能抓几条鱼,现在立刻动手,不给他们喘息之机。”

两盏茶后,所有的卷宗全部烧毁,只余下满室的草灰味和一盆的灰烬。

明夫人沉默地看着,保存了这么多年的被她视为比性命还珍贵的东西,一朝就这样轻易地烧了。她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只觉得这也只能是谢芳华能做出来且会做出来的事儿。只有她这样的魄力,才能如此果决果敢果断地这样打乱谢氏隐卫多少年多少代的暗桩布置,重新洗牌。

他们怕是从来都没想过。

六房老太太恼怒道,“这个许大夫,应该是知道皇上来了,计谋撞破了,便服药自杀了。”

明夫人脸色发白,看向六房老太太,“真没想到,许大夫他在府中这么多年,竟然”

“做你的梦去吧。”秦铮拉着谢芳华,出了御书房。

秦铮点点头,“看出来了。”顿了顿,他冷哼一声,“不过是一辆普通的车而已,能碾碎珍之重之收在怀里的情人花怎么没将人也给碾碎了。”话落,他拉上谢芳华,不再理会右相府一众人,“走了,回府了。”

“王妃。”翠荷来到门口。

内室的门紧紧地关着,她们在内室说话的声音小,外面隔着几间屋子和画堂,若是规矩地守在门口,应是听不见。

“是。”春兰走了出去。

英亲王府高门大院,仆从众多,足足点了一炷香的时间,喜顺从将名册点完,交还给英亲王妃,“回王妃,人都在,除了已经死了的翠荷,以及跟随王爷和大公子的随从外,都到齐了。”

秦钰挑眉,“你的意思是”

所谓,有君才有国,有国才有家,他们深刻地明白,若是真被北齐侵吞,那他们都会成为亡国奴,下场可以预见。

对于这些人来说,是百年难遇的生而逢时,恰逢时机,朝中用人之际,因而算是平步青云。

只这一句话。

她拿着信纸盯着那句话看了半响,扔进了香炉里。

“我会随身带着药。”谢芳华道,“而且我出京后,立即去找秦铮,有他在,你总放心吧。”

“你”谢芳华一噎,恼道,“如今你到底明不明白我为何如此操劳,也是为了南秦江山,你若是不好好坐着这皇位,我辛苦一场,到头来,有何用处什么是利什么是弊你如此聪明,如何会不知随着我出京做什么”

秦钰勒住马缰,看着左相,笑道,“左相来得正好,明日早朝前,朕若是赶不回来,你就吩咐下去,诸事照常。”

“去平阳城,朕会连夜折返,尽量赶上明日早朝前,你就不必多问了。”秦钰摆手,双腿一夹马腹,冲出了城门。

金燕顿时笑开了颜色,拿起一对十足金的玲珑孔雀簪环来,左看右看后,对谢芳华问,“这个漂亮吗?”

“二公子啊,这本来是小老儿想要留着镇店的,这一对簪子您想要,价钱上可不便宜啊。毕竟是巧手师傅半年做出来的,不说雕工和时间,只说这玉质,便不寻常,这一对可以暖玉。就算冬天寒冷,拔下簪子放在手中暖手据说也是可行。”那掌柜的道。

谢芳华没有看中的,便作罢。

    “芳华小姐!”风梨身子被谢芳华推了一个趔趄,一惊。

    谢芳华已经来到了那处暗门的门口,似乎鼓起勇气一般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猛地打开了暗室的门。走了进去。

    “我不会有事儿!你出去等着我,我一会儿就好。”谢云澜哑着嗓子道。

    来到暗室后,谢云澜果然如赵柯所说,已经昏了过去。他眉心一团黑紫气尤其浓郁。**的上身经脉处有两团气似乎在交锋,不停地冲撞着他的身体,似乎想要破体而出。

    鲜血入腹,似乎阻挡住了那奔腾入胸口的恶气,他**的身子能清晰地看到那两道粗气不动了。

金燕看了她娘一眼,小声说,“娘,您不会不知道吧当初给我选亲时,没有调查荥阳郑氏都有什么人”

女子的闺房,外男轻易不得入内。

右相夫人哭着摇摇头,“我不出去,我就在这里看着诊治,都怪我,若是我不掀开帘子质问那个郑孝扬,也不至于让碧儿替我挨打。”

右相夫人怒极,“那好,既然你愿意替他顶罪,是你自找的。”话落,她对秦钰道,“皇上,您也听见了,郑孝纯愿意为他弟弟顶罪,我女儿的样貌不能还回来,您一定要重处他。”

金燕点点头,“与你实话实说,我确实是为着这个打算,天下人人都知道,先皇驾崩,给钰表哥扔下了这样一个烂摊子。御书房夜夜亮灯到深夜,他着实辛苦。我对他的喜欢爱已经刻到了骨子里,哪怕他不喜欢我。我嫁给谁,都一样,既然如此,何不选择送上门来却恰恰能用的荥阳郑氏呢”

金燕听罢后,面色露出端凝,“怪不得钰表哥面色凝重,原来是这样。”

金燕站起身,对她道,“我现在就去找钰表哥。”

“如今是什么情形”谢芳华问。

秦钰猛地挥手,“你给我滚!”

她能理解他为何而怒,他的怒不止是因为自己,因为金燕,还因为他心里明白,这是一条万全之策,是一道顺畅铲除荥阳郑氏的路,更因为除了这条路,别的选择都不会尽善尽美,都会有所失,到底所失是多少,干系南秦江山,谁都不敢做准。

正因为这样,所以无力,所以怒。

他身为南秦的天子,一朝帝王,九五之尊,可是将宝座真正地抓在手里坐上这个位置,才比坐四皇子太子时更明白其中的无奈艰辛。

多少帝王兴许就是这样耗尽心血熬枯了华发。

帝王也不是万事顺遂,万般所想所为皆能如意的。

秦钰点了点头。

“我刚刚也要说这个。”谢芳华好笑地道,“我带着侍画、侍墨等八人去,另外言宸可以再给我调派些人手,我的安全自然是无虞的,况且,我也有自保能力,不是手无缚鸡之力。你们放心吧。”顿了顿,她又对谢云澜道,“云澜哥哥,你们不跟随我去,也有在外面的好,若是秦钰和皇帝真过分,总也要有人围宫吧”

“哥哥不用找他,若是有需要,他自会找你。”谢芳华道。

“这是什么”谢云澜只见是一个织锦缝制的袋子,袋子的口紧紧地缝着,疑惑地问。

春兰挑开帘子请几人进屋。

今日上墙者:15647204640,lv1,书童“情妈妈我看到你去做客风尚志了,还有以前说妾本拍电视剧是谣言,现在真的要拍了,开心之余还有蛋蛋的忧桑,谁能演出来云锦的傲娇呢?可别毁了妾本啊…你一定要帮我们求编剧改的时候尽量以原著为主,不要毁……嗯,英亲王妃很可爱的~秦铮有个好妈妈~芳华有个好婆婆~么么,情妈加油,等入v~”

秦铮忽然笑了,“谢氏族长一脉果然不傻。”

“可是要吃饭了呢!”英亲王妃向里屋看了一眼,见林七、听言、侍画、侍墨齐齐端了晚膳走了进来,一阵香味,她对身后的翠荷吩咐,“你进去喊他们,再累也要用过晚膳再睡。就算那臭小子不吃,也要华丫头出来吃,她身子骨弱,可不能饿着,务必喊起来。”

13861827962,举人:养好久了,这两天一次性啃完,味道真的不错^o^,看着京门的这群少年少女,脑子不时就想到纨绔里的那一群,一样的恣意潇洒,一样的儿女情长,现在暂时把浅月和容景放书架上吧,跟着阿情一起看京门的风花雪月和荡气回肠……

秦铮有些郁郁,“好,那就睡吧。”

“想休息几天就休息几天。”秦铮道。

他离开后,谢芳华睁开眼睛,伸手轻轻地撩着水,直到现在,她还有几分恍惚,他们是夫妻了,是夫妻了呢以后同床共枕,同榻而眠,同寝同食,荣辱与共……

二人一起出了房门。

这样的谢芳华,任何人见了,都是满腹心思。

“小姐,您醒啦?”侍画、侍墨立即上前。

谢芳华想了想,又吩咐,“你去一趟正院,告诉王妃,就说我昨夜将爷爷、舅舅、林溪哥哥送走了。一是,为了忠勇侯府避世;二是,免得隐山宗师出手对付年迈的爷爷。说明皇上应该得到了消息,为了此事找我。”

秦铮按照谢芳华给他放的正确的方式,静静地将手指按在她脉搏上。

他何德何能?

他是在哭?

一时间,群臣都惊骇不已,心底隐隐地觉得这怕是太子和铮小王爷暗中博弈的结果。

寂静中,忠勇侯忽然大赞了一声,“好”

春兰也笑着退了出去,同时为二人关上了房门。

秦铮转回头,目光落在她拽着他大红衣袖的手上,豆蔻指甲明艳,一如她挑开轿帘时的模样。他盯着看了一会儿,然后慢慢地抬起头看她。

&n

谢芳华转了一圈,也没发现什么特别之处,便转身出了房间。

谢芳华将圣旨扔还给他,“我不觉得一道圣旨就能让你拿捏住我和我们的关系,先皇已经死了,临死前还做这等可笑的事儿,我看他真会贻笑万年。”

“因为这是事实!”谢芳华道。

谢芳华低声道,“其实,大婚之前,林太妃拿出德慈太后给我的贺礼,其实不是留给我的,是本来就是留给你的,你不要,林太妃聪颖,转手给了我。兵符、先太皇封你继位的遗诏。”

永康侯见谢芳华句句贬低永康侯府侮辱永康侯府,终于再沉不住怒意,喝道,“谢芳华,你当你是谁?就算你是忠勇侯府的小姐,也不过是个病秧子,活了今日没明日,我们永康侯府更是看不上你。你想嫁?我们永康侯府的大门也不会为你开着。”

暖阁内的门帘挑开,谢墨含从里面走了出来,温声道,“英亲王和王妃亲自来了咱们府,大年初一过来吃晚膳听戏,是对你的看重,也是对这门亲事儿的看重。爷爷不出府迎接是因为长辈,我是小辈怎么能贪睡不出去迎接?”

谢墨含失笑,叹了口气,“哥哥知道你心疼我,休息片刻感觉好多了。”话落,他解释道,“女儿家最重要的是被夫家看重。皇上虽然不满意这桩婚事儿,英亲王也不满意,但是英亲王妃却是心向秦铮,极其满意这桩婚事儿。大年初一举家来咱们府里,也是给你长脸面。”顿了顿,他以兄长的口气警告道,“你就算不喜这门亲事儿,但是事已成定局,如今多少双眼睛看着咱们两府呢,你不准不领这个情!”

“不用你,我今日就用儿媳妇儿扶着我。”英亲王妃摆摆手。

作者有话:从2月11,也就是腊月二十三到正月初六七。v群红包满天飞啊。小伙伴们,加油抢!除夕我跟你们一起抢,绝壁不会客气滴。o(n_n)o~ ~ ...

...谢氏长房四个字从众人口中出来,一时间,大殿内的众人都沉默了下来。

英亲王妃闻言细细思索一番,冷静下来,点点头,“不错!谢氏长房的人除了个谢林溪,其余人都是废物,自以为有些小聪明,却是没脑子,不堪大用。照我和华丫头这般遇刺来看,不可能只一个谢氏长房就能做得如此天衣无缝。尤其先是失火,再然后是刺杀,之后是引火要烧华丫头。但是引火烧华丫头的同时竟然还要烧了地上躺着的这个死士,显然是想要毁尸灭迹。定然还有结盟。”

那笑太监立即扒开了那死士的脚趾。

只见左脚第二个脚趾缝隙里,隐约印着一枚柳条,成柳叶状,十分隐秘浅淡,若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清。

皇帝抿起唇,没说话。

当然,也有不觉得沉重的。一是秦铮,二是谢芳华,三是李沐清。

青岩利用掌风,将那片衣角吹到了秦铮的面前。

秦铮伸手接过,只见是巴掌大的一片僧袍衣角,已经被雨水淋得湿透,他问道,“在哪里拾得的?”

左相也道,“不错!定然是这样!只是不知这人是谁,看来一定是极其熟悉法佛寺。”

“芳华本来就厉害,有时候我觉得她可不像是和我年岁相当的人。跟她在一起的时候,觉得她凡事都在掌控之中,没有什么时候是慌张错乱的。”燕岚道,“我像是一个小孩子,什么都不懂。”

母女二人刚进永康侯府府门,秦钰身边刚升任皇宫大总管的小泉子便带了皇上赐的一堆药物进了永康侯府。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