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不负毓见:第11章:毒动

再见不负毓见 作者: 殇桃儿

“对不起了。要怪就怪你为什么不早点帮我了,否则也不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huā丹转身没有理会躺在地上薛莹,有些激动为自己再次倒满了一杯酒,一口喝了进去。

很快,十几头猛虎全部惨死,只余最强壮的那头,正怒气冲冲的与风遥对峙。

言倾远远地看了秦寂言一眼,没有说话,干脆的把人交给了亲兵,又一次打马返回战场。

“你父亲他是找死!怎么?你不知道秦家后代子孙,凡是储君都得去寻《夷国志》吗?”老怪物的眼皮一掀,凶狠的看着秦寂言。

因顾家爵位被削,老太爷又病倒在床,顾千城也不好外出,见武家的事情便只能再次往后推了

他认识顾千城时,顾千城就做着仵作的活,顾千城非常有主见,不是他不喜欢就会放弃的人。

与其留一个没有打不死的仇人,不如让那个仇人欠自己一个人情。

“进我的后院?你还用进吗?我的后院不就是你的。”秦寂言只当顾千城说笑,可顾千城却一脸严肃的道:“我说认真的,我们家老太爷想把顾家没嫁的女儿,全部送给你做妾,当然,包括我。”

他的千城,瘦了!

他的千城,到底受了多大的委屈,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可是顾千城不同,如果顾千城打着记恨秦寂言立倪月为后的事出兵,不仅封似锦、言倾和顾承欢会帮她,就是秦寂言也不会下狠手。

“不行,还是姐姐,我姐姐怎么看也比你们懂事。”妹妹什么的,顾承欢更不乐意了。

看到这柱子,众人都明白他们要离开冰原,必须通过柱子上去,然后再寻找出路,只是……

简直是做梦。

在宫里陪老皇帝下棋下到半夜,秦寂言不知自己输了多少盘,知道他越输越多……

秦寂言抬手道:“你们都下去吧。”

因秦寂言的强势,顾千城没法留下来等唐万斤,可她走之前却叮嘱了武毅,让他等唐万斤下山。并且见到唐万斤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唐万斤的脸包起来,最好身上也缠几道绷带,然

武毅点了点头,看了老管家一眼,说道:“让人抬个担架来,冠军侯受伤了。”

“是。”武毅应了一声,双手抱剑倚着床柱而站,双眼透过窗子看向外面,眼神迷离而无神……

先前进去的一批人,很快就抬着成箱成箱的金银珠宝出来,还有一小匣子银票,最小一张的银票也是百两的面额。

“回皇上的话……”户部尚书站了出来,将他们昨晚想到的三条法子一一说了出来。

秦寂言赶到皇宫时,太上皇的伤口已经包扎好,太上皇看到秦寂言的第一句话,就是:“寂言,杀了顾千城!”

秦寂言无事人一般坐在床塌旁,端过太监递来的碗,很贴心的给太上皇喂汤,“皇爷爷,你好好养伤,其他的事我自会处理好。”

秦寂言所拟的谥号,有许多是先太子不曾做过的事,而且与太上皇对先太子的评论相背,这个谥号一出,太上皇怕是先会气炸。

想到这里,众朝臣虽然心里不认同,可还是没有一个人敢多说,可当他们听到先太子妃的谥号时,又是一阵纠结。

怎么办?怎么办?

焦大人找不着顾千城,他直接把唐万斤砸城门的损失一一记上,然后一式两分,一份送到宫里给皇上看,一份送到顾家要银子。

日后,承志才是国公府的继承人,才是国公府正儿八经的大少,他不过是一个五品小官的儿子。

顾夫人与顾承志,也被女尼扎了针,两人慢慢地恢复了过来,只是脸色像是白纸一样难看,身子止不住的哆嗦,想要指责虚庾庵的尼姑,却说不出话来。

皇后听罢,笑着附和,趁机为秦寂言说了几句好话,可心底却是冷笑:也只有老皇帝才会认为,秦寂言是为少输几颗子而高兴。

不得不说,五皇子学习能力很强,苦肉计用得比顾贵妃还要强上三分。老皇帝虽然不高兴,五皇子为了一点小事不顾自己的身体,可更不高兴顾家闹出这些个乱七八糟的事。

和暗一一样,秦寂言同样是日夜兼程,马不停蹄,累了只在马背上眯一下,缓过来就立刻赶路,半刻也不耽搁。

“周王叔,朕之前对自己的亲人,从来没有赶尽杀绝过。”秦寂言并没有接过周王的话,而是说了一句是而非尔的话。然而就是这句话,叫周王脸色微变,小心又谨慎的问了一句:“皇上这话是什么意思?”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吗?

周王想想,觉得这个可能更接近真相,心里不由得叹气,可却没有后悔。

既然在官员中找不到探子,就只能扩大范围了。好在药王谷主开的药方,所需要的药材并不是什么难得的东西,凭大秦的家底,别说让京城上下的人都喝一碗,就是再给五个城池的百姓喝,他们也能拿得出药来。

又怕秦寂言一出事,他手中的兵马会暴乱,不管不顾的杀过来,毕竟和秦寂言的命相比,这一城的百姓都不算什么。

“确实,事情都过去了,所以本王生气没有用,对不对?”秦寂言往后仰,不让顾千城将脸埋在他怀里。

妈蛋,别说计算了,人家算出来了,她也看不懂。

顾国公今天能叫四个人围攻她,明天就能叫十个、百个,她能打过四个,那十个呢?

顾千梦发誓,她以后再也不敢惹顾千城了,万一被杀了怎么办?

“父亲,我说了你别惹我,你偏要惹你,你说现在我要拿你怎么办?”顾千城问这话时,脸上还带着笑,就好像在说:父亲,今天天气很好……

一片废墟!

“这是驯马?秦王殿下,这姑娘到底是谁,这么神的人你在哪认识的?”焦向笛双眼放光,恨不得现在扑上前,问一问顾千城,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他还想看秦王殿下英雄救美呢,这下没戏了。

这男人,简直了……

秦寂言换了一个手,单手抱住顾千城,空出手摸了摸脖子上的牙印——果然很深!

“舍不得咬怎么办?”秦寂言意犹未尽的收回眼神,那一脸遗憾的样子,即使天再黑也能看清楚。

她是景炎手中的人质,是钳制秦寂言的人质,是……景炎撤离要用的王牌,因为景炎知道她和秦寂言的关系。

他仍旧不死心,“我们可以给长生门做事,但不想服忠心蛊。”

“当然可以。”老管家应得爽快,可只有他知道,他刚应下的话一件也不会实现。

“这话也有人信?”老皇帝的反应和封老爷子,可心里又有那么一丝感慨:“如果她真是这么想,倒也是赤诚一片,她外祖父不就是这么一个人,为了坚持自己所认定的正义,可以连全家老小的命都不要。”

他会告诉顾千城吗?

真不知,顾千城会怎么做。

“也好,观望一阵再看。”景炎也是谨慎的,听到顾千城这话,决定再度派人去查一查。

没办法,她还被人按在腿上呢。要是再打两下,她的脸就丢尽了。

可是,真正聪明的人,心里却明白,大秦人没有骗他们,大秦人手上真得有忠心蛊的解药,要不是这样,圣后根本不会让他们活着离开。

“圣上,圣上,快,保护圣上。”太监飞出去的瞬间,仍旧不忘表忠心,大喊保护秦寂言,可惜秦寂言并没有因此而感动。

简直是可笑。

老太爷皱眉,招来身后的管家,“去看看,怎么回事?”这个时候还敢喧哗,有没有一点眼力?

窦氏听到这话,心里发苦,可面上却乖巧的应是……

“这话说得对,要不是老大我们今天都没法活着回来。”

“嗯,小雪貂的功劳。”顾千城当着众人的面,特意提了一句:“是他带我来这里的,也是它发现屋梁上的异常。”所以,小雪貂从中拿一两颗玩,实在算不得什么。

“小人确实是善意,小人奉我家公子之命保护殿下,只是殿下武功高强,小人无用武之力。”来人说这话时,声音隐隐有几分无力。

言倾仔细琢磨着顾千城的话,不由得笑了,“你这说法倒是有意思。”

“山楂汁,有那么酸吗?”顾千城低头喝了一口,满意地眯眼,“味道正好呀,甜甜的酸酸的。”

她实际年龄确实不小了,可这身体才刚满十七岁,虽然发育完全,可这么稚嫩的身体真得不适合生孩子。

一向都是她顾千城挑人,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来挑她了?

“哎哟……”顾千城的腰撞在桌子上,忍不住叫了一声疼。

而在乌于稚被生擒后,单增的人马投鼠忌器,不敢再对凤家军猛攻,可又不敢离开,只能和凤家将在战场上僵持……

而隶属太上皇那派的官员,见这些大臣将罪名推到家人身上,也开始出来与秦寂言争锋,并且牵扯出朝中不少官员。

当然是让所有人都黑!

“你……”顾千城没有动手,她暂时还不想暴露自己身手不错的事。

不管顾千城承不承认,律法上顾夫人就是顾千城的母亲,而子不告母。

“站住,我看谁敢走!”顾夫人怒吼,赵婆子吓了一跳,连忙站住,寻求顾千城的意见。

顾千城平时胆小懦弱,连大声说话都不敢,顾千城突然一呵,孙妈妈要是不吓到才有鬼。

“皇上的身体没事,急诏殿下回去做什么?”程将军心直口快,见老皇帝快要死了这种忌讳不存在,也就不再藏着掖着,将心里的话直接问了出来。

想来,他们当时在皇帝病倒时也是急疯了,皇帝的病太医束手无策,可不代表药王谷也没有办法。

封似锦却看到顾千城面无表情,丝毫不受老太爷的话影响,就好像老太爷不是在训她一样,甚至老太爷说得起劲时,顾千城还会点头附和:“有道理”“就该这样”“老爷子大才”

“我怕人太多,会有危险。”他们可没有忘记,上次皇上出城,就是在城门口被刺客伏杀。

当顾千城寻问时,有几个露出震惊与不可思议的神情,还有几个流露出害怕与恐惧,当然……这些人不约而同的用仇视的眼光,看着那枚白色的卵。

“看样子和那些蛊虫有关,弄死吧。”顾千城对蛊不了解,她也不想带着一个危险物乱跑,所以……弄死最省事。

可是……

“顾姑娘,这枚白卵看着软嘟嘟,可是刀枪都刺不破。”为了证明自己所言无假,暗卫不仅拿刀戳了,还拿人面蜘蛛的触脚戳了。

那触脚可是比刀还在锋利的东西,可就是这样也戳不破。那枚白卵软绵绵的,触脚一碰就凹下去,完全无法给它带来伤害。

秦寂言的离开,让许多人蠢蠢欲动,其中又以秦云楚为最。秦云楚得知赵王最近将精力,放在暗杀秦寂言身上,他便借机一点点收买军中将领。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