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开户 > 第90章:发凡起例

对尤歌来说,珠宝首饰那些东西,比不上她的“朋友”珍贵。

霍骏琰不仅能查案,还能做家务,这样的男人实在不多见,最拉风的是他居然做得一手好菜。

“你……不气死我这把老骨头,你就不舒坦是不是?”容老爷子愤怒地指着屏幕,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

……尤歌只好又依着他,谁让他是病号呢。

尤歌如今是心乱如麻,没有一丝头绪,但如果刚才那电话里的人说的是真的,起码能肯定一件事——容析元无碍,他还活着。

第二天容析元刚到公司,就发现了气氛不同寻常。员工和主管都是一副战战兢兢的样子,好像老鼠见了猫似的。其中有一位副经理告诉容析元……老爷子驾到。

容老爷子正喝着郑皓月沏的茶,赞不绝口,说她的茶艺越来越好了,这茶也是正宗顶级大红袍,是老爷子最喜爱的一种茶。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这么转变,但尤歌也渐渐被他的信心所感染,对孩子的渴望也更加强烈了……

容析元对于带孩子方面可是没有发言权了,完全一个菜鸟,只能在旁边眼巴巴地看着,也不知道该发表什么意见。

有的话,没带孩子之前,每次出门都是穿得干净体面的,可现在,早上有时连刮胡子都省了,匆匆套上一件衣服就奔去公司,原是公司里的一枚男神,当奶爸之后就成狗尾巴草了……

说几句祝福的话,他可以,但去参加婚礼,他就觉得没必要去自虐了。揪心事肯定的,何必去给自己找罪受?

许炎不动声色地退了一步,正打算闪人,却听苏郴说……

尤歌醒来的时候,是在病房里,她只昏迷了一会儿就清醒了。

郑皓月冷笑着,嘲讽的眼神带着鄙视:“呵呵……尤建军,你真那么关心尤歌吗?如果我没记错,这些年,你从来没有陪尤歌过生日,你来家里看她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她生病,你从来没管过,你这个当叔叔的,现在有什么资格来指责和反对?”

怎么办呢?她对容析元的行为难以原谅,却又暂时不能离开别墅,有什么办法可以两全其美?

“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现在失业,你该知道了,要我请客,那就一切从简。”

翎姐越是这样,尤歌越发感到非要知道真相不可。她脑子里已经在回想着某个夜晚,容析元在孤儿院过夜,那晚翎姐曾到过容析元的房间……

...找到车子,这仅仅是第一步,还远远不够。这地下停车场上边有酒店、餐厅咖啡厅商场写字楼……谁都无法确定容析元的具体位置,只能说尤歌和佟槿已经将范围缩小在一定程度。

是沈兆!

线索中断,赌王正在气头上,容析元和许炎再继续留下来也没有意义。赌王承诺说会尽快查到凶手,他们只好回隆青市等消息了。

回到隆青市之后,两个男人就分道扬镳了,也没提以后是否再合作的事。

确实,谁能得到彭楝,无疑于是得到了一座宝藏,他那双手太值钱了,无可估量的价值。

尤歌嗅到了一丝异样,他又想干什么?

“我们过几天就能拿到首饰了,大溪地无暇黑珍珠,虽然比不上澳洲白珍珠那么贵,但是,每个人的喜好不一样,我就喜欢黑珍珠,够特别,让我选择的话,我更青睐这个。”

每天,尤歌都会跟容析元视频,就好像他在身边没走一样。

尤歌望着救生衣,皱眉,小嘴嘟起:“真的要穿这个吗,可是我只在浅滩游,不会游太远的,用不着救生衣吧?”

“……我没有故意气她啊,不知道她怎么突然就走了。”

两分钟啊,这必定是一伙训练有素并且有着长期经验的亡命之徒!

...一群人回到了酒店,除了许炎之外,每个人心里都憋着一股气,今晚不能救容析元,恐怕是要失眠了。

这位不速之客,先前没多久还在跟容析元通电话,人家还以为她人在澳门,可实际上她已经在隆青市了!

迷迷糊糊中,尤歌感到一阵异常,下意识地用手挠挠脸上,却还是痒……有蚊子吗?

今天是尤歌休假,容析元也不上班,两人的出行计划是到附近超市买菜,然后吃一顿容析元做的午餐。

容老爷子的脸都绿了,其他的人更是无法接受,家中一向注重礼仪,新媳妇进门,居然只是问声好就完事?就跟容析元一样的不把大家放在眼里吧!

“这个女人,是尤兆龙的女儿,她早就该死了,她根本不该活到今天!”唐虞梅嘶吼着,扣动了扳机!

“你要做什么?混蛋,我都这样了你还要胡思乱想?”尤歌像炸毛的猫儿一样企图躲开。

尤歌浑身僵硬,对于他突然的温柔,她有点不适应。

容析元见尤歌这呆萌呆萌的小模样,忍不住心头一动,将她手中的杯子夺过来,张口就喝,然后,在尤歌讶异的眼神中,他覆上了她的唇瓣……一股温热的液体流进尤歌的嘴巴流进胃里,这是姜水,是他喂的。只不过这喂的方式太特别了,就是在趁机揩油嘛。

翎姐清了清嗓子,没说话,却直接唱起了摇篮曲……

...安静的会议室里现在只有容析元和尤歌两人,却充斥着十分怪异的气氛。在商场上,夫妻间各自为政的例子并不少见,但像这样毫不掩饰地面对面交锋还能淡定如常的,这俩绝对算是精品中的奇葩。

“只谈公事?”他微微眯起眸子,墨色甚浓,修长的手指在件上点了点,勾唇嗤笑:“不错,这几年你学到的东西很多,既然这样,我这个当老公的,没理由不配合你。如你所愿,我会公事公办,到时候不要说我不给你情面。”

本来不必要这样让容析元和尤歌同时出现,但这泰华酒店的老总罗永昌,天生就喜欢高调,喜欢张扬,这次既然两家大公司同时对泰华有兴趣,他当然是趁此机会大捞一把,顺便感受一下这种被大人物重视的滋味,最好的方法当然就是让两家公司一起坐在谈判桌上,看谁开出的条件能让他满意,这收购自然就顺利了。

他心里,最怀念的,最想听的,还是她用稚嫩甜腻的声音喊“大叔”。

...一封匿名邮件,彻底搅乱了尤歌的神经,将她平静的心湖炸得轰响,这不仅仅是因为照片的诡异,更可怕的是,她发现照片的背景太眼熟了,这是酒窖,而酒窖的那面墙上挂着一幅画……

翎姐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她一直以为自己的父母早就去世,可到了十五岁那年,她才知道原来自己的父母还健在。从那开始,她就在寻寻觅觅,抱着一丝丝可怜的希望。

给孩子骑马马,获得一个蜻蜓点水的亲亲,就能把他乐晕过去?

霍骏琰这阴霾的心情瞬间就得到了治愈,将孩子抱起来,爽朗的笑声在客厅里回荡。

容析元公私分明,不会因为尤歌是自己的老婆就徇私,好在尤歌的能力摆在那里,她当了代理店长,有人不服气,质疑,但也有些新人支持尤歌,觉得公司这一决定,让新人看到了希望。

但究竟是什么事情让老爷子这么忧心忡忡?本来身体就不太乐观,还这么晚睡……

压抑的尖叫声,某些女人不顾自己身边还有男伴在场,花痴地看向容析元,就跟脑残粉见到自己偶像似的。

尤歌的眼睛在打量着翎姐,翎姐也在看她。两个女人目光交汇着许多复杂难明的讯息,只有女人才会懂。

如果换

凭他犀利的眼光,他能断定尤歌兴许已经被容析元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