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开户 > 第61章:悉索敝赋

————————————————————————————

易峰之前之所以能够轻松控制那么多鬼头,也正是因为鬼头有一定的意识,而且对主人的命令绝对执行到底,不会有一丝一毫悖逆。这也只是其中之一,还有一点便是有噬魂魔杖帮助易峰来控制鬼头。

“哦?为什么跑不了?难道魔尊大人还有后招?”血焰魔帝不禁连连反问道。

盘古大神传下的这个创世级印诀可谓是高级无比,让易峰在那般不堪的情况下都能顺利吸收星球上的本源之光,现在易峰实力猛涨到创世级后,运用起来则是更加得心应手。

沿着裂天镰破开的通道,易峰也飞腾了起来。

二十年的修炼,让易峰心性变得沉稳,在对道与剑的理解中,使他显得更加从容与淡定,往日那个活脱脱的耍宝玩酷的小子,已经初显剑修气质。

然而,不管怎么说,巫妖都还有点时间,它却是凄然地怪笑一阵。

而那摊主自从易峰二人离开后,半眯着的眼睛与有几分慵懒的神情都在片刻间发生了较大变化,意味深长地看了看拥挤的街道一眼,随即竟是那般突兀地消失不见,就连地面上的货物也一并被卷走。

不过,各大势力也都预料到了这点,也都在积极准备,可在再次重组神界局势之前,大家的意见非常统一,那就是将后顾之忧全部铲除,其中重中之重,便是解决云枝,解决易峰,乃至于解决康州元畅。当然,还有那位不知道躲到哪里的巨灵神族族长。

“别告诉我,你当时没有发现他身负重伤!在那种时候,就是杀他的最佳时机,若是拖延下去,我真担心他会超越了你。”虚影革坦不依不饶地说道。

提速的逆天功法停止后,功力倒是不会继续流失,但体内没有足够的生命精元力,就会让功力与魂力一起流失。补充生命精元力,则是解决易峰此时困难的唯一办法。

求金牌!!!望着墙壁上小字的内容,梦嫣仙子原本凄切的表情顿时陷入疑窦之中。

“有机会总比没有机会好,若是他回来,且让他试试也无妨。”凤皇大人说道。

取?还是不取?一时间,让易峰陷入左右为难之境。

同样,易峰也在那些祖神,先报了昔日围杀之仇。

易峰几乎是窒息了,紧张万分地看着那负极能量,让他高兴得几乎要蹦起来的事情发生了——

当空那位曾与易峰有过一面之缘的不死主宰,此时展开的双臂合起,那血肉模糊的脸上,隐隐可以看到两片腐肉在颤动,像是嘴巴在念诵咒语一般。

未多时,又有三道光芒飞出已经塌陷的死山,乃是两女一男。

易峰暗自松了一口气,方才可是真的很担心,在这个星球上能够存活的生物,岂会一般。那花猫看上去与地球上家养的花猫一般无二,连斩天都看不出它浑身上下有任何能量波动,但易峰如何也不会相信那花猫没有强大的实力。刚才他还是真担心那花猫忽然伸出想象中的利爪扑向自己,他也被那螳螂妖兽之前的威势给慑到了。

向山洞里面一直走着,所幸的是山洞里并没有丝毫的危险气机,只是有点幽深,有点空寂,让易峰心中还是毛毛的。

但是,这老乞丐人虽然猥琐了点,但对易峰一直还算不错,自从那次欺骗易峰没有成功之后,他便时常以他那可怜的收入贴补懒散而又自命清高的易峰。

易峰双目紧紧盯着正前方,宛如一位指挥千军万马厮杀的将军,虽然不是亲自动手,但也揪心无比。而伴随着不断的冲击,紫色流云的面积不断减少。

中年修士咳嗽了两声,嘴角竟有血丝溢出,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几个弟子,淡淡地道:“想要好起来太难了,只能用功力压制着,如果你们中能有一个突破到天尊,为师这伤才能有好转的机会。”

那神婴在不断凝形的同时,就已经开始沿着易峰的筋脉,自玄关突破,自动地向易峰的识海索取魂力,而那些无处宣泄的魔化魂力终于找到了闸口,宛如滔滔大浪一般地汹涌着扑向丹田,透入那神婴的眉心之处……

“非也、非也,非是我爱美,只是美人需有美景相伴而已,与我并没有太大关系。”血焰魔帝连连摇头说道。

只用了一盏茶时间,易峰便已经醒来,天妖诀也算是正式入门了。

那些青年高手无不惊惧,那战刀何种品质,他们自然心中清楚,可那把长剑居然能够和战刀硬拼,而且长剑之中竟还蕴含大量的鸿蒙之力,竟是一把同样逆天的法宝。

而且,整个海域的天空之中,全是踏着仙剑的修士,如一张巨网一般当空笼罩着。

不过,这一次易峰也不好过,这位被杀掉的仙君,在未死之前还算比较谨慎,带的法宝比较多,而且还有三张极品仙符。

而此时,就是小黑的表演时刻了。

一盏茶时间以后,在众人目光的注视下,那不断吸收混沌之力的八卦罗盘忽而一阵光辉闪耀,却是生生地止住了继续吸收,将斩天剑透出的混沌之力挡在了光辉外面。

这个过程,一轮下来需要至少一个月,但据斩天说,这次炼制仙丹恐怕需要很多年。

如今易峰的肉身可以容纳星辰真火,确实可以试着炼化一缕看看情况。

“这个……我也不清楚,你试试……”斩天没有言明。

当武门等势力一方的气势波动稍稍失调,康州方面的高手的气势立即大涨,瞬时便盖住了敌人一头,而顷刻间,康州方面的高手也抓住机会,果断出手。

在易峰心中也根本没有所谓的正魔之分,而且他对魔道似乎也更有好感,毕竟不仅自己的法宝之中有两件无比强大的魔宝,就连自己的灵根中也有暗系属性。从根本而言,易峰其实也可以算作魔修,当然也可以算是正道修士。

可正常情况是这个样子的,但神界神君乃是何等人物,他们下界办差,岂会允许下界之人如此威胁自己。

易峰心中更是一突,暗道自己言语过激,可也不愿露出半分示弱之意。

不过,下界都是祖神们的化身而已,化身遭受重创,对他们的本体影响不算很大。

本源之光的碰撞,威势实在惊讶,虽然有易峰的领域在压制,但依然破裂了大地,震碎了虚空,在那一刻,似乎整个神界大陆都惊颤了一下,就连遥远的星空黑幕,似乎都抖动了。

四颗魂珠虽然已经分开,但每个魂珠之中都有易峰的意识,只用了半个时辰不到,易峰便将四颗魂珠聚拢到了一起。

易峰不明白之前自己发生了什么,自然也不会记得班德这号人物的存在,只是觉得自己的肉身应该是崩溃了,而四颗魂珠逃逸了出来。

易峰没有丝毫客气,虽然肉身不在,但他却依然可以布置出融合领域来,没有办法给对方那庞大的身躯以重创,但却可以将之束缚在原地。

一股堪比主神的精神力补充到易峰的魂珠里,顿时让他之前的所有损失都恢复过来,但魂珠的问题依然没有解决。

斩天同时还告诉易峰,那帝君的仙识其实并没有对阵法中的情况多在意,因为三位超级神兽绝无可能破开阵法,甚至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那帝君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易峰与冷依依身上。若不是那帝君如此注意易峰,斩天也不会注意到,不是斩天没有能力注意到那帝君的仙识,而是斩天之前是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阵法之中。

易峰存心锻炼这六位天尊,并没有直接出手,只是遥遥观望着。

单是这一步台阶,就用去了易峰十万年时间,而他则掌握了大量的时空法则神通,却无法让时空魂珠出窍,取得如星辰魂珠、十系魂珠那样的蜕变,因为他根本无法将时空法则领悟圆满,除非消耗万亿年。要知道,天典书页之中,并没有时空法则的画面,少了这个催化剂,易峰只能凭着强大的魂力修为来领悟,自然会很慢。

在易峰闭目调整状态的这几个月里,时常有修士不甘就此等死,对那禁制出手攻击,可无一例外都被禁制反击而死。易峰对此,一直都是微微皱皱眉,并未多言。

就在季常平疑惑间,他的动作也迟缓了些,竟是被稍稍提了些速度的易峰给推出了场外。他愕然地发现,在之前,自己居然距离场外只有一步之遥。

“真的吗?”韩烟儿再问道。小丫头从出生就一直在父亲的压迫下努力修炼,对世俗的事儿一无所知。

“还有时间嘛,我们找人结盟啊!”易峰不以为意地说道。

具刻录这个玉简的修士所言,这个神通来自于一个铁盒子。

后悔是无用的,他只能硬着头皮去领悟了。相对于时间法术的隐晦难测,空间法术要容易很多,而且空间之力也容易被感受到。

方才灌注了太多自己体内的生命精元力,剑裂空依然没有得胜,而取得的最大战果却只是让对方稍稍后退而已,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

满意地点了点头,凌灵接过那手镯,同时将一颗乌黑色的带着浓郁腥味儿的丹药塞到易峰口中,而后便返回床上,开始默默观量着手中的玉镯。

“你哪来的妖帝期龙珠?”那仙帝有点惊讶地问道。

“嗨,你怎么那么小气呢?我一个堂堂的仙帝都成了你的下人,你付出点龙魂都不愿意,真是令人寒心呀。”那仙帝倒是很能适应,此时居然已经摆出了一副下人的表情,不过,从他的言语之中易峰也能听出,这家伙其实对自己并没有什么恭敬之意。

当易峰离开之后,那仙帝放声大笑一阵,随即脸色陡变,显得十分颓废。

见到来人实力太强,又想起祖神对自己可能会有恶感,云空天尊当即向佝偻老者告辞,欲望金色光柱之中退去。

云空天尊则是有点无语,这两位祖神级高手大战,居然用互相砸拳的方式,看来力量达到一定程度,已经不需要花哨的攻击方式了。

若是东辰天尊知道易峰已经以灵魂起誓要灭杀他,他肯定不会留下易峰的性命。

一直下潜到海底,易峰看到最后一只小怪物钻进了一个十分隐蔽的石洞之中。

不试还好,这一试就没完没了,第二滴依然不行,接着便是第三滴、第四滴……

此时听易峰发问,元畅的笑容再也没有了,不过,他脸色冷淡起来,却没有影响到他的帅气,反而让他更显威严,久居高位的沉稳与大气也显露了出来。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九魅狐妖所知道的天妖诀与这本书册里记载的天妖诀,原本就有出入,或者根本就是两种有着不同结果的天妖诀。

片刻的时间还没过去,自己十米之外,已经站了许多一身雪白的修士,而这些修士将自己团团围住,却不敢向前一步,只是指指点点的议论着什么。

再则,东辰天尊也可以猜到易峰未死,不然这样易峰的亲友肯定激动无比,所以他冷哼了一声后,当即纵身飞走了。

而在黑袍老者脚下,祭台顶部的平面上,乃是一个六角星芒阵。

顷刻之间,易峰周身便被一道霞光包裹,人也当即消失在修真界的空间。

他为什么厌恶易峰,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可能是因为易峰同样很优秀,但却是魔道之人;也可能是因为梦嫣仙子对易峰的暧昧态度,这种态度让他几乎有种要杀掉易峰而后快的冲动。别人不知道,可凌虚剑宗的人都知道,自己已经追求梦嫣仙子许多年了,梦嫣仙子之前还对自己似乎有些情意,可自从易峰出名后,梦嫣仙子就对自己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架势让他很是恼火。

就连自己的主人都无法控制的法宝,必定有着极强的灵性和威势,炎傲的这把战刀肯定不凡,而炎傲也没有强行压制战刀的颤动,而是轻轻低吟几句,就像是在安抚这把诡异的战刀一般。

而小莲也安慰了易峰一把,她赞赏地道:“以你这剑域的威力,在神君之中绝对是无敌的存在,即便是一般的初期神王,只怕是也会对这剑域感到十分棘手。特别是你那剑婴本身就带着慑人心魂的剑意与杀机,而由你斩天剑来配合剑域发动剑诀,可不是一般人物可以抗衡的。而且,你那斩天剑的星空剑诀,实在是有点变态!”

让易峰忧虑的是,靠传送阵去神园核心区域,不知道会被传送到哪里不说,还有可能找不到回来时的路。不过,易峰与大家不同的是,自己有神园的地形图,虽然对核心区域标注的不是很明显,但关键时刻也能提供一些参考,比瞎摸要强很多。

很显然,这年轻修士肯定是华庭宗高人的子弟,此时正在高手的保护下出来练手。

凌虚剑宗设置在幻灵星的分坛密室中,又成了一片灵雾蒸腾情形。

“小子,快点停下来,以你现在的心境,吸收过量的魂力会让你灵魂质变的!”见易峰吸收的魂力早已足够,却仍不愿停下来,斩天连忙在其识海之中大吼一声。

“这下麻烦大了,这沙鼠妖实力本来就很强大,我如今身负重伤,如何能够挡得住他。”易峰也是皱眉回了一句。

易峰此言也很有理,毕竟这些都是眼下可以猜测出来的。

在没有见到易可儿之前,易峰甚至怀疑那光圈的威力足以让本体状态下的易可儿崩溃,还好的是那种恐怖的情况并没有出现,毕竟冷依依的极品战甲也可以帮助她防御。

它想要在根本上解决问题,可易峰却不会让它如愿,在流光遁的加持下,易峰的速度实在太快,它根本无法追上易峰。

易峰想要去阻止,奈何自己的攻击对人家根本没有效果,此时他真有惧意和退意。

不过,作为天典之中的逆天功法,星辰剑诀之中最为强悍的星空剑诀,其攻击力强绝无比,似乎道道紫色剑芒都堪比斩天剑的本体攻击,如此迅猛地打击在龙鳞之上,易峰可以清楚地看到,那龙鳞渐渐裂开了。

梦嫣仙子听易峰这般如遗言一般的说辞,心中的愧疚感就更为强烈了。只是这样还是不能让她去与易峰行那种事情,她心中那坚定的贞操意识从来不曾动摇过。

后面还有一更,在22点左右。这座大城的城主府就建筑在城中央位置,虽然主宰大人已经去了神界大陆,可城主府的防御力却显得十分严谨,不仅在门口处有几位主神级不死生物镇守,在院墙周围还有成群结队的卫兵巡逻,纵然是大主神也难以悄无声息地潜入城主府中。

很快,赤红色星云缓缓变淡,星空之中一阵惨烈的女子的惊呼声后,红云完全消失,星空里只剩下一方体积如一颗星球一般的血灵镜。

不过,神人级的鬼头想要战胜尊级高手,还是没有任何可能的,毕竟鬼头没有法宝,防御力极差,而且攻击也太过单一。鬼头的威力,也就在一拥而上的情况下,才能发挥到最佳。

此一战,凌华只求稳守,不求进攻。他是怕自己的攻击,万一那芸霜师妹挡之不住,自己就万死莫赎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易峰才没有为难这位不死强者,甚至还打算将自己储物腰带中的之前猎取的不死强者的精神力分它一点。

最为关键的是,斩天还告诉易峰,那巫妖的实力却是比血兽强大很多。虽然都是大神期,但巫妖却是几乎要晋级天神的大神期顶峰修为,与血兽的实力根本不是一个档次上的,一会儿的战斗肯定会异常激烈。

于是,思量一番后,易峰决定应该将那巫妖引出来战斗,这样的话,自己就可以将三女护持在身后,易可儿也可以如先前那般伺机而动。

不过,又过去了百年之后,易峰的身体似乎饱和了,虽然还可以继续吸收生命元液,但入体后的生命元液却在一个穴道之中形成了一个漩涡,不久后便凝固成为一颗绿色的晶体在穴道之中闪闪发光。

如此时间过去三百多年,易峰身体中的几百个主穴道全部被绿色晶体占据,而入体后的生命元力则是向无数个小-穴道而去。

新的身躯虽然蕴含了海量的生命元力,但易峰的肉身品质却不怎么高,只是易峰也不担心,有了如此多的生命元力在体内作为支撑,自己以天妖诀来修炼肉身,绝对可以在短时间内让身体品质恢复甚至超越以前的巅峰水平。

死气更加浓郁,凄厉的嚎叫声不绝于耳,易峰刚刚降临在九幽深渊,便有种进了地狱般的感受。

当大军赶到地方时,那魔气蒸腾的星球上十分平静,宛如一滩死水。

易峰讶然,一般的帝君就已经很棘手了,比一般帝君还厉害,虽然不到魔尊那么强,但在易峰等人面前其实也是很难对付的。

言语完毕,易峰带着一丝不舍默默出了院落,下山去了。

虽然它们不说,但易峰估计它们肯定是知道的,只是不敢或者不愿意说出来罢了。

可惜的是,这女人是魔道中人,而魔道中人却是大多心性凶恶,嗜好杀伐。易峰暗叹这张绝世的容颜选错了主人,神色稍稍显得有些迟疑,瞪着眼睛,不知该说些什么。

————————————

不过,由于易峰的剑心在剑婴之中,其剑元力也与五系真元力融合了。本来自从易峰的剑心被融合后,他的真元力之中一直都有剑元力,只是十分微弱而已。这么多年的修炼后,他终于是突破的桎梏。

由于体质不同以及种种原因,韩烟儿在大乘期停留的时间比一般修士要短很多,所以才会这么快就飞升了。

在这种情况下,速度实在太过重要,因为没有速度,你打不到祖神的化身,只能被祖神化身打,同时被几位祖神化身攻击,即便是易峰也扛不住。

苦叹一声后,应成子只得闷闷地道:“好男不和女抢,这第一就让给芸霜小丫头吧!”

易峰四下里看了一眼,却是发现脚下有一颗庞大无比的星球,想来就应该是幻灵星了。

“你小子不是有粒仙丹吗?如今也就只有以仙丹之药效或许能够救她,只是要看你舍得不舍得了,毕竟仙丹可是修真界极其罕见的东西,也是你的保命依仗之一。你现在的伤势虽然不致命,但若是以仙丹来治疗会很快恢复,而且还能够让你修为更进一步。”斩天腔调怪异地对易峰说道。

稍稍顿了一顿,虚影儿这才尴尬地道:“你日后成就如何,完全要看你是不是努力,是不是走运。任何人的命运,都掌握在自己手中,所谓的天命早已注定却是虚妄之谈。”

易峰听此,脸色大喜,但他却暗暗压下激动的神采,反而问道:“真有这么强?”

若是一般情况下,在大家眼中,一位上位帝级神兽的性命,与母性五爪金龙的清白比较起来,还真是非常非常轻。但不管怎么说,袁清可是要死去的,而禾儿公主最多是以后不嫁了,确还可以有个孩子,能够换得母亲平安。

不过,想到早晚都要有这么一关,与其等感情深了太难割舍,不如趁现在就……

什么人会对这帮贫苦的乞丐下手呢?这些人又怎么可能会招惹那些强人呢?与这些乞丐相处日久,易峰心中很清楚,这些乞丐平时里都很谨慎,对那些有权有势的人从来不敢招惹,即便是人家一巴掌呼在脸上,他们都会笑着喊人家大爷。

然而,就在易峰转身还未走出三步,忽觉身后有一股灵力波动,正要转身,就觉背后一道巨力涌来。

本来易峰就是一肚子气,现在又听到凌灵的名字,不禁怒火盈胸,冷声喝道:“果然是蛇鼠一窝,姑姑不是好东西,侄子也是败类!”

到了此时,易峰也才算是明白,为什么那位重伤自己的仙君为什么不敢追进来。恐怕是那仙君早就知道这里有这么一批难缠的怪物存在,心有忌惮之下才未进来,眼睁睁看着自己带走厚土灵果。

可这片海域之中,常年被这群小怪物肆虐着,根本没有任何强大的生物存在,也没有任何可供易峰躲闪的地方,即便是有几处海底岩洞,易峰躲进去了,不到一会儿时间,那岩洞就会被雷霆炸得粉碎,随后轰然倒塌,易峰又不得不继续潜逃。

而那银甲地龙王也不甘落后,对着子民轻吼一声,也化作银光尾随而上。

“这下你小子有得逃了。”斩天不怀好意地说道,颇有幸灾乐祸的味道。

霎时间,无数流光同时跃起,任谁都能够看出来,这个驿星的星空之中马上就要上演一场大战,而且参与大战的都是极其罕见的神界高手。

而此时,易峰二人自然将越贤等人与南武门等人想到了一起,认为他们是一帮子的。

三只妖兽却是不懂阵法,几轮雷霆下来,墨蛟无事,但两只出窍后期的妖兽却是一身是伤,身体各处都冒着缕缕青烟,形容凄惨之极。

“弟子云邪拜见师尊!”云邪深深地鞠躬行礼,低头之间,一颗热泪滴落下来。

此时正魔两道高手虽然都发现了这边的变化,但也只是干眼看着,他们之间的厮杀也渐渐白热化,根本无暇分神他顾,也只得任由易峰与那蓝冰火灵斗殴了。他们相信易峰一人绝对不可能是蓝冰火灵的对手。

这还不算什么,沙鼠妖似乎也有心要试试易峰的实力,功力顿时向手臂涌去,企图弹开易峰的手掌,可惜易峰的九系神灵之力包裹着手掌,沙鼠妖的神灵之力根本突破不了,如果是借助极品神器的威力,或许才能办到。

易峰此时就在一座光秃秃的山峰下,这里有一个山洞。

这种情况让易峰始料不及,可他却知道此时必须阻止这种情况继续发展下去。

事实也正是如此,血焰魔帝虽强,但方才能够击飞纳兰帝君的实力也是强行运转功法发动的,不仅不能长久,而且运转期间还十分危险,就算是成功运转一番,结束后对他的实力也会有很大影响。

京华嘴角微动,传音回道:“这小子可没有那么简单,一旦动手,势必会惊扰了那两只妖兽。我们且等两只妖兽战罢,而后将妖兽与易峰一起灭了,岂不美哉!”坚持在满是尖棱的石子路上爬行,易峰来到修真界第一这么窝囊,但也他也知道这不是对自己的侮辱,而是一种肉身与意志力的锻炼。

它以目光观量着易峰,似乎是在问易峰是谁,为何而来。

只是一刀,单凭战刀自己的灵性与威势,便已经有了如此强大的效果,若是有绝世高手来掌控,那将会发挥出何等强绝的实力?真是令人不敢想象!

战刀与涨大后白色圆珠接触后,炸响登时传来,与强大的气势一道席卷八方。

黑风老魔那已经浑浊的眼睛中,流露出一抹赞赏之色,微笑着说道:“你既然能够将九系能量融合,身怀九种灵根,还有一把那么强大的法宝,日后必定是成就非凡,或许能帮我个忙。”

即便是凌虚剑宗的高手,渡劫成功率也不到五成,此番也算是个莫大的机缘。

“呵呵,这世界本来就是如此,没有什么事物能够长盛不衰,神君大人不比因此挂怀,一枯一荣,各安天命罢了。”易峰笑着说道。如此之言,乃是斩天以前经常用来训导易峰的,易峰今日正好可以搬来用用。

本来这样的修士在仙界十分常见,有许多修士因为种种原因而不愿意以真面目示人,可斩天却告诉易峰,这位修士,不禁改变了相貌还以功法压制了自己的修为,更为让易峰惊讶的是,这位修士居然是一位实打实的魔修。

随着血焰魔帝声音落下,他的手臂也猛然挥动,一道耀眼的光华被拉成一条直线向外扑去,直线所过之处,那些剑光纷纷湮灭。

于是,两位超级神兽麒麟没有丝毫留恋地离开了这里,随便找个方向就飞驰而去。

去路被挡,那骨龙并没有与易峰等人言语半句,一只前爪爆闪着金光,就向易峰的防御罩拍了过来。

没有答话,易峰驱使斩天剑就攻了过去,他现在功力不足,必须抢攻。

饶是如此,那大个子怪物偶尔也能够击中易峰,但由于天性畏惧混沌之力,它的攻击似乎有点畏手畏脚,难以完全展开,可却也时不时会实实在在地击中易峰。

连大个子怪物都惧怕混沌之力,那些鬼头就更加不堪了,它们虽然也是纷纷扑上来,但易峰的斩天剑可不是吃素的,一记横扫,便会清空一片,易峰瞬即就钻进了鬼头大军之中。当易峰已经消失在眼前,那大个子怪物方才醒转,怒吼一声后也跟着冲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