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开户 > 第25章:在色之戒

孟千寻心中猛然的一惊,眼尖的看到路中间有一个馒头,那小女孩应该是要去捡那馒头的。

这个女人,倒是真的挺特别的,就算她现在掌管朝中的事情,但是这个大将军的问题向来应该是最让人头疼的,她竟然这般的当众拦下大将军府的马车。

从小,母后对他便十分严厉,在他的记忆中,母后甚至从来没有抱过他,更是很少对他笑。

“、、、、”孟千寻无语轻笑,这个男人,用的着说的这样的补充吗?真没有想到,像他这般睿智的男人竟然也有这般好笑的举动。

很显然,她以为李逸风说的进宫提亲,是向千寻提亲。

很显然,这丫头也没有完全的意识到自己对逸风的感情,当然,也或者是因为逸风的态度,以及多年的习惯,让她不敢去多想。

他那轻缓的声音中威胁的意思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孟千寻知道夜无绝离开的消息时,已经是第二天了,而且,还是从北尊大帝的口中得知的。

李逸风的眸子微闪了一下,但是却并没有说什么,而且被孟冰拉着的手,也并没有挣开,而是任由着孟冰拉着她。

时间慢慢的过去,房间里很静,很静,中间,曾有丫头进来问过她什么,但是她的心思根本不在那上面的,所以,根本就没有听清楚。

而此刻,李府中的客人的确都已经散去,毕竟,现在的确已经很晚了。

所以,倒不如顺其自然。

虽然他也知道秦敏儿是心中着急,更有着太多的疑惑,但是现在逸风这个样子,也可能逼他。

有一种爱,叫做成全,但是,却极少有人可以做到。

李赢与秦敏儿纷纷的惊滞,万万没有想到,父亲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而且,还偏偏就那么巧的听到他们的谈话气御星空全文阅读。

“我们兄弟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今天高兴,我便让他陪我喝,没有想到,他酒量不行,喝醉了。”李赢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回答的极为的自然。

“不是,我不是强迫你,我只是不想就这么放开了你。”花断尘似乎微愣了一下,一双眸子仍就直直地望着那个男人,然后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他此刻的声音中同样的仍就是满满的柔情,那意思也更加的明显了。

所以,他倒假称是以前就认识孟千寻,而且,把孟千寻说成了江湖流浪女。

“来人,将他给朕打入天牢,听侯发落。”皇上的眸子再次的眯,这一次,并没有再给花断尘开口的机会,便冷声下了命令。

他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盯着正在向外走去的夜无绝,眸子深处快速的隐过太多的复杂,有着怀疑,有着冰冷,也有着阴狠。

一时间,似乎所有的人都把花断尘的事情给忽略掉了,只有夜无绝仍就站在他的面前,没有动。

“我不是说过,不能让皇上受到任何的刺激,不能受到任何的打扰吗?现在这算什么?竟然在皇上的房间里发生这样的事情,这不是故意要害皇上吗?”李逸风突然的站起身,一脸愤怒的地说道,说话间,微微的望了李灵儿一眼,似乎连李灵儿都指责上了。

“这,这、、”李灵儿惊滞,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又觉的这个时候似乎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只是,此刻,李逸风的态度,却是让她更加的害怕,连声问道,“皇上到底怎么样了?”

那只手一旦松开,而前的这个侍卫,就有可能会直接的攻上他,抢断她。

李逸风的唇角狠狠的抽了一下,有种无语的感觉,什么叫做已经给了他近三十年的时间了,难不成,他从一出生,就要开始找女人不成?

“大哥,你看这件事?”李逸风见李老爷子已经走没了人影了,不由的转向李赢,脸上多了几分苦恼,晚带着几分恳求,希望李赢可以想办法帮他。

“哎。”李老夫人望着李逸风微微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唇角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你是我的亲儿,但是你的父亲也是我的亲夫呀,你说,手心,手背都是肉,你要怎么办呢?”

故意的欲言又止,那意思,却是十分的明显的。

所以,李逸风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月公子,我们擂台上分胜负。”花断尘的唇角微扯,慢慢的说道,脸上似乎也微微的扯出一丝的笑意,但是那丝笑意中,却带着太多的冷意。

不错,他说的很对,除了他,只怕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这般的进入她的房间,这般的对她,毕竟,她现在可是北尊王朝的公主,而且现在还是在北尊王朝的皇宫中。

“想本王了吗?”他的唇微微的靠近她的耳边,几乎贴上了她的耳朵上,唇角微动,暖暖的气息快速的在她的耳边漫开,带着他独有的霸道,不断的冲击着她的耳边那极为敏感的神经。

所以,这件事,他们需要好好的配合才行。

“你最擅长的是什么?”孟千寻唇角微动,慢慢的说道,像这样的招亲大选,肯定要有各种各样的比试。

花断尘听到她的话,自然明白她所说的那一次是指什么意思,就是他跟她一起,去杀孟千寻的那一次。

“你现在去找轿子,等到找来,那是什么时候了,到时候,听怕我都被这山上的野兽吃掉了。”段红微眯的眸子中狠意猛现,那难听的声音中更多了几分冰冷,这个男人是在嫌弃她。

若是那样?为何风儿不去参加招亲比试,而且,前两天的时候,风儿还说,他不会娶公主的?

若是,让风儿娶了冰儿,或者,现在风儿会伤心,会难过,甚至可能会怪他们。

“风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这件事情,你怎么可以瞒着我们呀?”李老夫人也终于忍不住的,略带不满地说道。

“臭小子,你就装吧,我看你要装到什么时候?”李老爷子可不想听他那么多的费话,再次对着他怒声大吼,“哼,你当我们还都不知道呢,你当我们都是瞎子呢。”

“你倒是说话呀,你打算什么时候娶人家过门呀?”李老爷子见他一直沉默不语,脸上似乎多了几分凝重。

“父亲,我跟冰儿只是朋友。”李逸风觉的,这误会真的是大了,他跟孟冰?

以死相逼的法子用过了,他觉的风险太大了点,到时候,怕下不了台,所以,那个法子不能再继续用了。

他现在是真的不想成亲,而且也不能成亲。

若是勉强的娶了,不仅仅是对他的折磨,更对那个他娶的女人不公平。

李老夫人看着他离去的身影,脸上慢慢的多了几分凝重,看来,她对这个儿子的事情,似乎了解的太少了。

她的这两个儿子,从小就十分的懂事,并没有让她操过什么心。

“放心吧,本王自有分寸。”夜无绝的脚步微微的顿住,回眸,望转她,淡淡一笑,轻声说道,他虽然生气,此刻胸中的怒火不断的升腾,但是他还不至于完全的失去了冷静,这个无耻的男人,还没有那个资格,让他完全的失去理智。

孟千寻真的是无语可说了,她现在倒是希望夜无绝快点来,把这个男人给处理了,她真的快受不了了。

那么,他所说的爱,又是什么,一边跟其它的女人鬼混着,一边还理真气壮的说爱的人只有她。

花断尘狠狠的瞪了白容一眼,脸上隐过几分懊恼。

他惊住,甚至有些怀疑,她此刻是不是不在书房中呀,但是,他一直都守在这儿,她根本就不可能离开呀。

正一步一摇的向着花断尘走来。

这个时候,若是她不为父皇分担,父亲肯定无法好好的休息,到时候,若是病情再恶化,只怕、、、、

孟千寻很清楚,她接下的是多么沉重的一个担子,但是,这个时候,她无法推辞。

只怕她走到大殿就会被那些大臣们赶了出来。

“好了,我们也别在这儿打扰父皇了,让父皇好好休息吧。”孟千寻看到北尊大帝的样子似乎有些憔悴,再次开口说道。

“只是,要辛苦了千寻。”李灵儿想到刚刚北尊大帝下的圣旨,想到千寻那些小,便要承担起那样的重担,的确是太为难了那孩子了。

若是此刻再有人违抗她,那她若是要治罪,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本公主不想把时间浪费在无谓的争论上,现在是早朝时间,哪位大臣有事,当朝奏明。”孟千寻此刻的脸上,已经恢复了先前的平静,完全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