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开户 > 第21章:鼓腹含哺

“有倒是有,只是……”

大战一直持续了很久,九爪紫金神龙却越战气势越弱,四只巨猿的猛烈攻击下,它已经负伤累累。

“那后来呢,直接说重点吧!”易峰催促地道。

缔结剑心后,又过去大半年,易峰来到飞庐山已经整整二十个年头,可他却依然不能参透星辉剑诀,也无法以斩天剑聚集漫天星光之力。

易峰在这一刻,身体中一阵冰凉,暗呼一声不好,他知道自己中了巫术。

左右自己也得了莫大的好处,不愉快的事情就让它过去的好。

不过,这两颗神丹也不是说吃就能吃的,毕竟极品神丹的品级太高太高,高到随便溢出一丝药力,都可能让易峰孱弱不堪的肉身崩溃,让易峰的灵魂湮灭。

大约用了百息时间,那女子忽然收起了自己的素手,同时那颗神丹竟也从易峰体内飞出来。可易峰此时并没有恢复到未伤之前的状态,只能说是伤势勉强稳定,生命元力倒是得到了极大弥补,已经没有了死亡的危险。

可以看到的是,那铁盒子从中间已经有了一圈裂缝……

风灵力需要这样,漫天的星光之力,同样需要。领悟之后,易峰就有试一试的冲动,只是不愿意在外人面前展露出自己的实力而已。

墙上说,按照贪婪指数,前三名的修士可以得到不同程度的奖励,而后所有人都可以进入下一关继续接受考验。

不过,纵然你本体再怎么强悍,你来的只是化身,可人家天机老头却来的是本体。

果然如易峰所料,人类一方祖神的化身,竟然是战胜了妖族祖神的化身,所有妖族祖神降下的化身全部崩溃,它们带下来的逆天法宝也纷纷飞回了天界。

易峰已经走过十万年,步步为营,一直在悉心体悟各种法则神通,心境绝对足够高,纵然此时被困在命运法则里,也面色古井无波,淡看眼前的一切,同时四颗魂珠飞速运转,扑捉命运的轨迹。

易峰为之惊诧,斩天也是觉得不可思议。要知道斩天剑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斩天剑了,现在的斩天剑融合了混沌剑灵,品质已经超过了神器的范畴,而且还有九系神灵之力加持着,其威力之强虽然受易峰实力所限,但那魔剑能够挡住也是很不容易。

易峰细细一想,也就没有拒绝,因为在外面一样不安全,那些骨怪现在不冲过来,难保就一直不冲过来,万一在自己离开时它们杀来,三女被迫之下肯定也要进建筑群中躲避,到时候还是要进去。左右都要进去,不如和自己一道进去更保险。

易峰忽然听到了警告声,二话不说,收起手掌便一脚蹬地,身子如鹞子一般飞开了。

任谁也无法相信,本来占据着绝对优势的两宗高手,竟会如此陨落。

不过,斩天剑此时也有了动作,一声震耳的剑鸣过后,它不断涨大身形,那“引星聚辰剑斩天”七个金色大字涌动而出,也开始轰击那股子黑雾状的诅咒。

易峰收回了自己那已经踢出去一半的腿,又看了看破屋中的一众正奇怪地盯着自己的乞丐,而后苦闷地摇了摇头,人就返身出了破屋。

应成子心中骇然,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徒孙的灵魂竟如此稳固,稍稍犹豫了下,便又加大些魂力,再次震荡易峰的识海。

果然是绝世凶兵,狂暴起来,威势实在太过骇人,连易峰都不得不松手,任它飞腾出去。

也幸好其中的材料比较高级,而且器鼎也品级极高,这才使得小黑没有爆炉。

当然,这个过程在一开始确实很缓慢,但速度却是一直在稳步提升,越来越快;而等到龙皇妃有了意识之后,速度就更加快了。

“只有用一位活着的帝级上位神兽的全部来……”

那女魔美艳的面容上露出一丝冷笑,轻哼一声道:“你当我是三岁的小娃吗?这血灵镜乃是我徒儿的本命法宝,岂有轻易舍弃之理?若是被其他高手击伤,那高手修为必然高过她许多才行,而那般高手又如何会看不出血灵镜的品级来,岂会留下等你去捡?我想我那徒儿定然是被你所伤吧?再不说实话,我就要对你搜魂了。”

与此同时,一股子浩荡的剑元力波动也在周围肆虐开来,瞬即就将周围笼罩。

“呵呵,方才我等可是都看见了,融城主带着大队城卫私闯谭家大院,还杀了谭家之人,这可是与强盗无异的。不知道此事传扬出去,是不是会对康州城、对融城主、对天尊大人的声誉有难以估量的影响呢?”吉雄丝毫不让地反唇相讥道。

而血灵镜的攻击,作用也不是很大,因为这四劫散仙既然敢于留下来,肯定是有着非常充分的准备,他身上还披着一件极品灵器级别的战甲。就算是偶有血色剑光击中他的身体,也无法给他带来任何伤害,最多就是苦痛一下。

晚上时,易峰拿它们练习星辉剑法;白天时,易峰就会把它们赶到一处,让它们互相厮杀。这样的闲逸时光,持续了近半年时间,易峰终于决定去突破金丹期了。

别人不知道,甚至于易峰此时都不清楚,混沌之力这种存在,可不受时空限制的,即便是攻击力已经超出仙界空间的承受范围,仙界空间也不会自动排斥。可这种情况,这位神君却是十分了然。

也就在那神君冷笑着正要再次欺身而上时,易峰方才醒悟过来,当即以斩天剑横扫一记。而这一次的攻击,却是没有任何星辰之力参与,全部由混沌之力组成,黑白色的剑芒顿时激荡出一道狭长的空间裂缝。

许多年过去了,饶是斩天剑与戮天枪十分强悍,可在天界纵横厮杀,也是消耗巨大。

本源之光的碰撞,威势实在惊讶,虽然有易峰的领域在压制,但依然破裂了大地,震碎了虚空,在那一刻,似乎整个神界大陆都惊颤了一下,就连遥远的星空黑幕,似乎都抖动了。

易峰顿时怒了,敢打自己女人,即使是自己女人的父亲也不行,他一把将泪水已经啪嗒啪嗒的韩烟儿拉到身边,微微向前一步,双目中凶光阵阵,怒道:“你这混蛋手贱不成?”

这份罪孽就无比深重了,大家自然要去找剑宗麻烦,梦嫣仙子当然不能置身事外。

南宫老怪与东辰天尊则是微微错愕,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而片刻之后,东辰天尊直接遁走,但也没有走远,似乎在一边观望战场,不准备帮助易峰。

那位虚影祖神的化身实力更加恐怖,人类一方的祖神化身之所以能够战胜妖族,也正是因为这位虚影祖神化身的实力太过彪悍,而且在消耗那么巨大的情况下,威势已经狂猛。与虚影祖神化身激战的小黑,已经是鳞甲崩裂数块,大滴大滴的龙血,从天空中落下,阵阵惨痛的龙吟声响彻天际。

不过,十万年之后,易峰取得的进步,足以让他离开这一步台阶,他也没有犹豫,毕竟这是需要苦修的,单凭一步台阶不可能让他取得圆满。

易峰交待好一切后,先是深深吸了一口气,接着取出了斩天剑。

裂变发动起来威力十分强大,若是能够将这禁制一次性轰个稀烂倒还好说,若是不能的话,禁制随之而来的反击,自己都不见得能够挡住,其他修士特别是冷依依与易可儿估计就更难防御了。

任谁都知道,易峰要动大招了,应该就是最后一击,若是奏效,大家就可以离开这里了,没有必要再保护这两位姑娘。“你这样看着姐姐,不知道姐姐会害羞的吗?”九魅狐妖不知何时也睁开了眼睛,似带腼腆地对易峰问道。

不过,这四劫散魔在一个小时前擒获梦嫣仙子,此时就送来了,可见他是多么兴奋。

此时易峰忽然奇怪,那血莲花到底有什么奇特之处,竟让魔化神婴如此不舍呢?

头颅被削掉,修士是不会当即死亡的,灵魂还未被灭掉不说,仙婴也可以当修士重生,但血焰魔帝却没有留下机会,却是飞快地将那浮现出来欲遁走的仙婴给禁锢住,封印到了一个玉瓶之中。

血焰魔帝此时显得十分惬意,一脸淡笑,还舒展手臂轻轻呻吟一声。

易峰有点错愕之感,因为云邪的态度实在是太淡漠了。对自己这么一位救命恩人尚且如此,只怕是对别人更没有好脸色。

“呵呵,凌虚剑宗或者魔道!”易峰捏了捏自己的鼻骨,笑着回道。一直恣意飞行半晌,易峰也没有找到个对手,而大河之中却是有异动传来。

“你居然没有在九幽深渊陨落?”班德惊恐失措的问道。

易峰出了剑宗分坛,先是一直向东,而后向南,在距离华庭宗山门范围只有一百里的群山中落下来。

易峰也没有太过担心,因为自己无论是肉身,还是功力都很强大,以目前的消耗来看,自己绝对可以在这里坚持个千万年,甚至亿万年。

易峰微微一笑,将当时的情况如实交待了,连他与那九爪神龙的交易也交待了。

易峰有点郁闷,他本来想着,既然碰到了云空天尊的徒儿,自己将这镇魂神符送出,也等于是完成了与那九爪神龙的约定,没有想到小莲居然又将之退回。

然而,五万妖族大队,却是正在飞速死亡。漫天鬼头根本不怕死,冲击力十分强悍,而两万独立军又都是魔道菁华,大多都是三劫到七劫的散魔,实力更是强悍无比。

若是现在让易峰与东辰天尊一对一,只怕是一招过后,易峰就得惨死当场。

在易峰授意下,韩烟儿将自己得到的铁盒子与易可儿的铁盒子一道交出。

易峰犯难了,这该如何是好呢?

————————————————

“奶奶的,人啊有时候真的不能太得意,更不能太大意,我怎么就没想到革膺帝君的儿子革坦会有如此造化呢?”易峰此时有点自责。确实,如果他知道革坦会有今日之成就,估计当时不会那么痛快就杀掉革膺帝君。

距离如此之近,自然是谁都能看得清楚谁,又是片刻不到,就有一位看似年轻的雪人族女子有点忐忑地靠近过来,却是被一位同样看似年轻的雪人男子拉住。

易峰也看过芸霜的比赛,对于她的上品灵剑与中品灵甲印象比较深刻,深知不能再与上次那般被先发制人,便一开始就毫无风度地抢攻。

易峰可以肯定了,自己的面子还真没有这么大,人家不是来找自己麻烦的。

随着他的喝声落下,他手中的上品仙剑一阵铮鸣,猛地向易峰激射而来。

此时凭借神界雪人族的传承至宝,小芙暂时有了冰封神章九层的冰封能力,绝对可以直接冰封死天尊级高手,纵然是以云空天尊之实力估计也会被冰封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