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阳光在线开户 > 第134章:怀宝迷邦

大脑“当”的一声,她脑袋都跟着空白了几秒。

曲市长在电话那头冷笑,“小裴啊!你到底还是太年轻了,总之人我已经给你约好了,你妈她明天也会到场,如果你不来……我自然会找耀阳问话的。”

“妈!”裴淼心着急去看曲母,只见后者面无表情一般冷冷站在原地,手上身上到处都是肆意而滚烫的茶水,可想而知她才是烫得不轻的那个人。

“辣你就别吃!”曲耀阳皱眉,整个人已是不快,看样子就像要掀桌子了。

他坐在保姆车内昏暗的光线里望着面前情绪激动的她,先前在法院里她也是这样,抱着芽芽就不松手,恨不得跟全世界的人对抗也不放手。他已经在用自己的方式方法,努力让曲父曲母不要再搅和进这件事里头,若不是她先前的再一次不告而别以及差点用一杯放着安眠药的伏特加把他给害死,他也不会同意曲父用这种最极端的方式去与她撕破脸。

“那就耽误你十分钟,不会很长,我们谈谈!”

“这、这的沙发挺软的,怎么会……怎么会屁股疼?”

“郭秘书!”对牛弹琴他也要弹了,回去真该好好问问刑俞晴,这秘书办公室到底都招了些什么没有眼力见的家伙!

“你在我房间门口做什么?”

那女子又长又黄的头发被一只巨大的夹子随意夹在脑后,一些细碎的边发便从颊畔两侧不时落下。

她的身子缓缓倒在床上,手机也滑到了床底下。这满屋子的黑暗让她没来由的害怕,血液都像是随着低气温一块凝结了似的——她现在急需要一个温暖的拥抱,不管那个人是谁,她只是想在自己病得头晕眼花的时候,有个人能给她一个拥抱。

曲臣羽是曲市长的私生子不错,可他曲耀阳又何尝不是?

“什么叫野种啊?”

曲耀阳倾身,捧着小家伙的脑袋,这才颤抖着在她的额头亲吻了一下,下巴抵着她的脑袋。

严雨西撇嘴用手肘撞了她一下道:“你跟vivian一组,我跟淼心一组,该玩玩你们的,没人拖你们后腿。”

“是吗?”他苦涩一笑,看也不看她地道:“可是你后来还是同曲臣羽一起,你跟他一起去了伦敦,回来还跟他结婚。”

是面色沉静冷凝的曲耀阳,一只大手紧紧箍住她的腰肢,另外一只大手便用力将她往一旁的小巷子里推。

夏芷柔突然就勾了唇,“你刚才说这个系列除了手链以外还有项链和耳环?”

母女两人选购好自己要买的东西正准备出门,哪晓得刚走到珠宝店的门口就碰上一身妖冶装扮的夏之韵。

三年的婚姻生活磨灭了自己,也磨灭了她对生活的喜悦和冲动——那样的日子她已经再不想要回去了,所以,往后的日子她得靠自己,尤其是事业上的事,她必须自己经营好自己的事业和生活,才能让他觉得她不是没了他就什么都不是。

“你会怪我的吧!如果当时我们没有分开,还在一起,我让全城的人都知道我买了样东西没有送给你,而是送给了其他的女人,你一定会不开心吧!”

“摩士集团”梁家老太的生日,就刚好在这个春天结束以前最后的日子。

他快步追上转身朝客栈走的裴淼心,情绪波动到胸前起伏不断,“你觉得跟我在一起是在浪费时间?!”

心底好像有什么悬着的东西落了地上,也是“砰”的一声,她酸涩着眉眼鼻尖翻身,逼自己再睡一会。

一干佣人着急从大宅里追了出来,“二少奶奶,二少奶奶,你拿的什么东西?大少爷从来就不准我们随便进入他的书房,您不能把他的东西拿走啊!”

“我没有不说一声,我当时给你留了张纸条,我还给你发了条短信。我以为……我只是以为你选了汤蜜,更何况我没有权利要求你跟我一起离开,我还没有做好准备。”

她见他最近似乎工作总是很忙,一天总有那么多的工作,尤其是这阵子amanda回伦敦去正式跟老公办离婚,这些天他身边没个助理,几乎都是她在帮忙打理他的行程。

裴淼心从随后的电梯里出来,看着他一瞬有些阴沉的脸,笑问道:“怎么了吗?”

“差不多了,曦媛把一切都打理得很好,我只是例行公事罢了。”

两个人开开心心吃了顿午餐,裴淼心起身去洗手间,站在水池前洗手时,突然遇见正推开门往里走的王燕青。

两个人从餐厅里边出来,迎面就撞上一脸怒气冲冲的聂皖瑜。

“臣羽,我现在也一样开心,有你,有芽芽,还有咱们即将出世的孩子,我已经很满足很开心。”

“是么,他要同ailsa结婚?难怪前段我给ailsa打电话的时候,她说有什么大事等确定了才会告诉我,原来是这件事情。”

裴淼心听没有搭腔,听着就白了脸色。

“车你可以买,但是话我可给你放在这儿了。你从去年毕业到现在,整整一年了,什么都不做不行,要么赶紧去把公务员考了,要么就到我公司来……”

清了清喉咙后他才道:“因为他们对你不好吗?还是他们欺负芽芽?”

这男人该死的眼神凭的让她心烦意乱,裴淼心压根儿就不想搭理。迅速扭头不再看他,说:“没什么事的话我挂了……”

曲母望着女儿本已满是怒气,但看到厉冥皓亦回了身望过来,只得继续勾了唇笑:“我这女儿就是调皮,肯定又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这小区的门卡给丢了,这样可不安全,我们得去找回来。”

曲母说完了话就转身离开,走廊上的脚步声越来越远。

梳妆镜前落了张男人的脸,是曲臣羽,微笑着将自己的头放在她的肩上,“不用画也一样漂亮了,待会晚餐时全都是些爷爷叔伯,你画那么漂亮,诚心让他们嫉妒我不成?”

男人的呼吸带着沉着而暧昧的气息有一下没一下地拂在她的耳边——她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焦急回头想要看清楚来人的脸时,已经被人勾住下巴吻了唇。“‘宏科’收购的是哪家珠宝公司?”

裴淼心犹豫了一下,还是从玄关处的衣架上取过小家伙的大衣,将她整个人包裹得严严实实的以后,回身对曲母道:“我带芽芽出去买菜,晚一点回来。”

曲耀阳听着裴淼心正正经经的教育,趁女儿一副心思都被玩具区的东西吸引的时候,悄悄伸手过来将她的小手一抓,“我妈让你受委屈了,心心。”

“其实……其实在进hr之前我与曲总您也在几次聚会上见过,我外公是‘荣瑞投资’的总经理,您之前与我外公有过生意往来,咱们还一起吃过饭的。”

靠在座椅里闭目养神,他离开时曲臣羽和裴淼心还在酒店门口送客,他也只跟臣羽说了一声便钻进车里,若是换做从前,弟弟结婚这么大的事情,他一定会留下来和曲臣羽一起送客人。

不过索性最大的安慰是芽芽每去一个地方都会给他打一通电话,这个可爱而又让人窝心的他的女儿,似乎不管走到什么地方都不会忘记他的存在。

夏芷柔唬了脸不高兴,“那是我的事情,用不着何太太你为**心。”

苏晓的声音其实并不算太大,但这样的质问过后,裴淼心只是一怔,很快就闭上了眼睛。

裴淼心无意与她争吵,只是淡着声道:“我刚去幼儿园接了芽芽过来,她今天要住我们家。”

她说:“我害怕。”

“你什么意思?”她一下没控制住自己,激动地回过身望着,紧紧握着粉拳,“曲耀阳我告诉你,不管之前我同你是什么样的关系,可那都已经是过去了的事情。现在臣羽才是我的丈夫,我肚子里怀的也是他的孩子。”

“那这是臣羽买回来给你的地方?”

“别闹。”裴母拍了下裴淼心的手背,皱眉,“都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闹腾得像个小孩子似的?注意你自己的身子,别闹。”

找到写字楼大门前的花园长椅上坐下,左脚已经肿得发胀,私底下该用的药都用了,可这旧患总也不见起色。脚疼,连着心也是疼的。

“那家里除了这几包泡面还有没有别的东西?”

他揉着睡眼惺忪的眼睛起来,经过她房门口时用力敲了几下,说:“桂姐叫你早点过去!”

“不是我要去惹他!他现在整个人浑身都不对劲,他到现在还想着那姓裴的小狐狸精!可是跟他结婚的人是我!曲家的大少奶奶是我!我们花了那么多的心思,找了那么多的新闻记者,把当年我要跟他结婚的事情闹得满城风雨,不就是不想给那小狐狸精后退的机会么!可你看看他现在对我的样子,他其实早就不待见我了!妈,你看他怎么对我!”

曲耀阳的眉眼一跳,好像有什么东西压在他的心口沉闷闷的,堵得难受。

“我、我怎么会知道,你也知道你弟弟一向喜欢在外面玩耍,也不着家,他在外面干什么我怎么会知道?”

慌张中的阿成赶忙用手揩过自己的额头,“也、也五六年了。”

……

她远远看着他,那个沐浴在阳光下,只是随性站着都已足够迷人的男人,他都不知道她有多么庆幸,裴淼心那小狐狸精说消失就消失不见了,而她跟他到底还是回到了从前。

曲婉婉的一席话突然让在场的几个女人都不怎么说话了。

此刻,吴曦媛的手机正好响了,几声过后她接起来,张嘴就说了几句日语,且十分的流畅。

相识十年,却是到今天才有缘牵手相恋,她忍不住又喝了一口杯中的酒,感觉那酒的温热一点一点酝酿着她的灵魂。

曲臣羽就势也在他旁边的梯级上坐下,“最近国家调控,房地产受到打压,是挺难做的,我听你秘书说了,今晚……不对,是昨晚,昨晚你约了吃饭的都是国土的一些老领导,有时候跟这些政府官员打交道套消息就是麻烦得不得了,不管什么事情先上酒桌,把你灌醉了再谈接下来的问题。”

“谁要你假好心了!你知不知道我们下个月就要结婚,你现在在勾引我的男人!”

小心翼翼地照顾着与她有关的一切。

她记得,厉家在北京也有很多很多的关系,更说不定,以着厉冥皓那花花公子的脾气,他也曾经同这骄横的大小姐之间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曲耀阳转头的时候对妹妹说:“婉婉,这事情你能帮大哥保密吗?”

“其实这车是我送给芽芽,不是送给你的。我女儿很快会从美国回来,回来就得有人接她上学放学,你没个车开,等于她也间接没有车坐,你可以拒绝我送给你的东西,可你没权利剥夺女儿的,明白了吗?”曲耀阳赶到医院的时候,聂皖瑜已经被医生从急症室里推了出来,转送到一般病房。

轻吼一声用力甩开他的掣肘,她红着眼睛冲他怒吼:“你就是成心的!这所有一切其实早就是你计划好的!在你眼里我们所有人都是傻瓜,只有你!只有你自以为像神一样操纵着我们所有的人,把我们当成傻瓜一样愚弄和伤害,让我们像白痴一样落进你的圈套任你宰割,你无耻!”

吴曦媛侧身看着裴淼心,出了好一会儿的神。

“我想加入董事会,就是想他在董事会里的势力能再多一个人。虽然我未必就能帮上什么大忙,但至少在涉及‘玉奇’方面的决议时,我能让他尽量减少腹背受敌的几率。”

不明白他为什么心情不好,不明白他怎么就吃了火药,她偷偷打量了他几回,那黑沉的脸,就跟扔进臭水沟里洗过一回似的。

有狱警过来强行拉了苏晓过去,临转身前她还在恶狠狠对裴淼心道:“还有,以后你都不要再来找我,我们再也不是朋友!”

“小心。”曲臣羽慌忙从背后扶住了裴淼心,只怕芽芽那一冲撞险些害裴淼心栽了跟头。

“当初我也是逼不得已才会那样做,我知道当时自己的所作所为伤害了这个家里的许多人,也伤害了您,对不起,妈。”

那女孩一头乌黑的长发,也没有什么过多的修饰,就是简简单单直而顺的头发,倾泻在胸前。裴淼心回头看着,只见那女孩肤色白皙,双颊隐隐一点红晕,年轻而姣好的脸庞,确实就是曲耀阳会喜欢的那一型。

晚饭开始之前,曲家陆陆续续有人回来,除了曲子恒回来打一趟、见过聂皖瑜就闪人,真正的主角曲耀阳却是到最后才进家门。一进来,就被曲母给抓住责备了半天,说:“你好好的把人家一个人丢在家里,去了这半天才回来,到底干什么去了?”婚礼盛大举行,全城几乎称得上一线的媒体几乎都来了,或拍照或录影,直将这场堪称旷世的婚礼报道得人尽皆知。

裴淼心凑到她跟前来,小声道:“曦媛,对不住,因为我怀孕的事情暂时还不想让外面的人知道,所以一点白酒都沾不得,只得靠你了。”

她焦急侧头要去解释些什么,两片柔嫩的双唇碰上他的,整个人都是一惊。

她被他箍得一深呼吸,他眉目轻眯,“你也……用这样的手段勾引过另一个人?”

“你是说……你会给我赡养费?”

“啊嗯!”裴淼心似被什么东西用力填满,不待理清楚早就混乱不堪的呼吸,已经跟着他的节奏,被迫在这情海里起起伏伏,任他在她里面充实了又空虚,空虚了又充实,如此反反复复,直到两个人都崩溃得不能自已……

“芷柔啊!你别跟你妹妹一般见识,不过你这姑娘怎么这么不开窍啊!你该打扮的时候就得打扮,该花钱的时候那就得花!耀阳他经营着‘宏科’这么大的地产王国,你是他的女人,他未来孩子的妈,你花这点小钱本来就是应该的,不用替他省钱、替他难过!”

“巴巴,还有麻麻做的芒果奶昔,好好吃哦,可是麻麻有时候还要做绿色的布丁,你可不可以都不要让她做绿色的东西,芽芽不喜欢绿色的东西。”

“巴巴,还有还有……”

他突兀的一句话让裴淼心半天缓不过神,心里早就做好战斗状态的小人直接被他ko,除了目瞪口呆而外,她真的找不到自己的语言。

曲耀阳自嘲一笑,凤眸里似一瞬染上极浓的血丝,迅速偏转过头看着一侧的墙壁,只字未提。

裴淼心还是意外与夏芷柔在会所里的大操房里相遇。

也是后来她才明白,原来有些爱情,敌不过时间。

“不可能!”看到她哭,一张梨花带雨的小脸蛋满满都是娇柔,曲耀阳却依然面无表情站在那里,好像铁了什么心,就是要看这个表面上装得高贵大方又自信美丽的小女人在自己面前失声崩溃。

她一边掐紧阿成大腿内侧的皮肤,一边弯身下去到他耳边,“我没高就不许射,你要多学耀阳,他以前从来不会自己先到的,这点你还差得远了……”

她还是他眼里那个曾经单纯无敌的小女孩,她其实远没有表面看上去的那么坚强。

这么些年来,一直都是她在自己照顾自己,同时照顾着他们的小孩。

曲耀阳一怔,快步奔到那电话录音跟前,想要伸手去接,却又突然定在那里。

“那你就不要这么紧地抱着我,我都快不能呼吸了!还有,我不叫你的名字叫你什么啊?耀阳,叫你耀阳总行了吧?你快放手。”

他站在原地没有吭声,就见她双眸红红,踉跄着扇了他一巴掌后骂一声“无耻”,便立刻转身奔进了别墅。

裴淼心咬唇,“即便你想夺我的权也不急在这一时。”说完了她抓过自己的包包便向大门而去。

“耀阳,是我,我跟伯母在附近逛街,正好就在你公司附近,要不中午咱们一起吃午餐?”

他会想她正在做些什么,想她会不会也在想他。

他已经太久没有过女人,也太久没有碰过她了,一个人的时候最是辗转反侧,那些白天还能够强烈克制着的情绪,每每到了夜晚,便如一只只挠心的蚂蚁,害他恨不能在床上嘶吼。

想要骂他坏,却终究还是来不及。

裴淼心傻眼看着面前两人,只不知道什么时候,做鸡都做成这么光明正大还要讲学历讲化的事情。

李卓离开以后,偌大的咖啡厅里,就只剩下裴淼心跟严雨西两个人。

旁边的李卓看了眼木讷着没有反应的裴淼心,又见店长申宗从办公室里出来,问旁边的柜台经理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纠缠过去?”曲耀阳觉得自己心痛得像要死过去一样,她明明就是他的女人,她从始至终都是他的,可是怎么才一眨眼她就与他毫无关系?

夏芷柔抬起小手揩过自己的面颊,顺着母亲的视线一块凝向床头柜的第一个抽屉。

裴淼心看着他,从眉眼的情绪,所有的所有都是冷的。

她越说越狠,他的心仿佛被人狠狠揪紧,崩溃到极致的时候,用力一把,恶狠狠咬上她的唇——

“姐夫……”夏之韵又是一声轻唤,娇娇柔柔地伸出小手勾住他脖颈,“我好冷啊!刚才做了噩梦可把我吓坏了,你抱抱我好吗?”

从公司洗手间里出来的时候,外头的雨势已经见停,叼着根雪茄的年轻男人正背靠在一辆银灰色的跑车前头,边翻看手上的人事档案边头也不抬的询问:“你是a大设计学院毕业的,怎么会跑来做卖珠宝这种事情?”

他去停车场拿车,她便在正大门处等他开车过来。

另外一边,曲母显然并不想让这件事情平安度过,只是冷着声又重复了一遍,“我再问你一句,你想要陈述的究竟是什么事实?那些记者喜欢无中生有,你们也是一样的人吗?我总以为今天能到这里来参加梁老太太寿宴的人,至少都是有身份有地位,懂那么点礼数的人。可是二位还真是让我刮目相看了,我们家老二是刚离世不久,可这也不是你们故意重伤我儿媳妇的理由!”

又或许,刚才门前出现了那么多怀揣心机的记者时,她就应该意识到,这些事情没那么容易完结。

曲耀阳点头,“所以有时候我也在想,我以前生活的家庭是不是很不幸福,因为从我醒来开始,我对他们一点印象都没有了。有的,只是眷恋我现在的这个家,眷恋我现在的爸妈。我甚至觉得自己这辈子好像从来没有这么轻松、简单并且幸福过。我想要的东西其实也很简单,一个幸福的小家,这就够了。”

她的笑轻松而且释然,带着些淡淡的疏离的味道,还是让他心下一惊,拉住她的手道:“那明天,你还来吗?”

裴淼心摇了摇头,“你错了,我不是被你扫地出门的!我之所以跟他签字离婚是因为我当时就想那么做!”

至于另外一道背对着她的身影,单靠外型也觉得其身形极高,光影里几乎遮住那女人全部的身影,可他只留一个背影给她,坚毅,而且挺拔的背影。

窗外的大雪,这时候下得似乎更猛了。

他还记得他在那生死弥留的一刻仍然放心不下的人,和他临终的遗言,要自己好好帮忙照顾她们母子,绝对不能让别人欺负了他们。

曲母摇了摇头,又抱了抱他,“妈不冷,妈就是怕你冷,你跑快点进屋,这样就不冷了,好么?”

尤嘉轩有些好笑地摘下墨镜,看着她道:“惊醒你了?我去一趟洗手间,你乖,再睡一会儿。”

曲婉婉狠狠捏住自己的小手,才敢强撑住没有在他面前露馅。

“两间!”

尤嘉轩显然微微一楞,迟疑了好半天后,才有些脸红地转头看向服务台道:“那好,两间。”

房门闭合的那一刹那,聂皖瑜站在厉冥皓的旁边有些似笑非笑地道:“看来他们感情很好。”

她说:“知道了,陈妈,如果有我哥的消息……随便哪个哥,不管我大哥还是我三哥回来了,你都给我打个电话,还有我妈那边,就拜托你照顾了。”

曲婉婉正了下神色,“你到这里来做什么?”

易琛为着面前疏离的情况皱起了眉头,“我想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夏母一急,慌忙站起来向小女儿使眼色,“之韵,你姐姐还在呢!这又是要上哪去?”

她说:“算了吧,好不好,耀阳?我已经努力放下曾经的执拗想要重新开始,你也已经一而再再而三地赶过我走,我真的不想……真的不想再在同一个地方摔倒,那样我怕自己这一生真的就没有勇气再爬起来了!且你也知道,眼下的局面,我们根本就不能再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