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王爷的花式宠妻 第5章:北斗烈

王爷的花式宠妻

欢乐凌水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56990

    连载(字)

56990位书友共同开启《王爷的花式宠妻》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北斗烈

王爷的花式宠妻 欢乐凌水 56990 2019-09-02

感谢西家美人们团结一致为咱们京门月票做的努力,无以言表!谁借我肩膀靠靠?最近我和存稿都瘦了,好心塞……

“这个要好好地查查!关于查初迟,就交给你吧!”谢芳华对月娘道。

大长公主先迈进屋,谢芳华和燕岚一起随后迈入。谢云澜不方便进去,在外间的厅堂止了步。

一直到入了城,身边都不乏议论之声。

“只本座在这里,你尽管说。没有人会听到。”藏锋肯定地道。

秦铮依然闭目养神,谢芳华将衣服叠整齐放入柜子里,为火炉添柴。

“嗯。”李沐清颔首,刚刚他看得信鸽飞走了,她应该是另有别事儿。

------题外话------

英亲王妃也笑了,“刘侧妃似是认清了,任命了,安静了下来,也不往王爷跟前凑了。自己关起门来,过自己的日子了。可是她这个儿子么”她冷哼一声,“若是再出现九年前那样的事儿我饶不了他左相做老丈人,又管什么我还怕了他不成”

临汾桥已经修筑完成,谢墨含向京城递了折子。秦钰批注,代皇上传旨,召他回京。

卢雪莹顿住脚步,看着燕岚,“关你永康侯府什么事儿?难道你家男人也想娶她?”

“为什么?她怎么会和你说这个?”燕岚不解。

“朕本以为,天下没什么难事儿是忠勇侯府做不到的,太医院的御医医术也未必高绝,能敌得过忠勇侯府私下请的神医。所以,一直以来,朕便没过问贤侄和贤侄女的病情。老侯爷,是朕对你的一对孙子孙女疏忽了,早该过问才是。”皇上叹息一声。

“不错!”左相接过话道,“我看着芳华小姐倒是极像已故的谢英兄夫人。”

“这可奇了!竟然是这样。”皇帝露出几分不解,“世间怎么会有这样的病症?”

谢云澜此时也抬起头,看了那二人一眼,目光沉暗,慢慢开口,话语却是对谢芳华说,“芳华,你先回府吧”

车上,谢墨含打量着谢芳华,轻声问,“妹妹,老夫人临终见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说给你听”

这时,正巧宫门大开,吴权从宫门内走出来,见到谢府的马车,愣了一下,走上前,“杂家刚得到消息,说谢氏米粮的老夫人去了。以为芳华小姐会在谢氏米粮耽搁许久,没想到这么快就进宫来了”

春天的皇宫肃穆庄严,隐隐花粉清香。

担负着英亲王府、忠勇侯府两府至亲性命,担负者情深意重天地缔亲之圆满与不圆满,担负者南秦的江山天下百姓星河。

谢芳华也看着他,眸光寸步不让。

秦钰“哦?”了一声,“齐皇子这是作何不承认自己身份?北齐和南秦邦交甚好,你来南秦,是南秦的贵客。”

谢芳华还没说话,城门方向一阵马蹄声踏踏而来,马蹄声急促,似有好多人。

谢芳华暗暗磨了磨牙,艰难地将他半扶半拽地送进了里屋,刚碰到床,他便身子一仰,直直地要摔上去,她连忙扶住他,如今脑袋上有一个包,明早再多出一个包来,英亲王妃不责问才怪。

“不行!”听言摆摆手,“公子的药我还没给煎出来,得让公子一会儿服下一次。”

秦浩见英亲王没有见他的意思,便点头应声,往自己的院子走去,走了一段路,忽然觉得不对,猛地转回头。英亲王书房的灯依然亮着,虽然刚刚短短几句话,但长久待在他身边,他还是分辨出几分与往日的不同。

那三人不说话,但心里却也是认同燕亭的话了。

“左相和一众朝臣都同意了皇上的决定,圣旨已经下了,皇上派了身边的亲信带着圣旨前往漠北。骑快马日夜兼程,过年的时候应该能到达漠北戍边的军中。”燕亭又道,“这回他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京了,皇上没定日期,可能是一年,也可能是两年,也可能是三五七八年。”

谢芳华走出落梅居,走向后园子秦铮每日练剑的院落。

谢芳华实在没想到秦浩竟然这么不是人,原来外面传扬的那些是真的,秦浩背地里玩女人竟然这么荒唐,况且这个人还是她的妻子,不是侍妾。她想起依梦,似乎是不堪忍受自寻短见……

“人嘴百张皮,只管让人去说。娘行得正,坐得端。还怕了什么人不成?”谢芳华不以为意,“不过今天这事儿,您得跟爹说说,他毕竟还是我们英亲王府的一家之主。”

“是,秦倾被毒蝎子咬了,我正要去喊大夫。”宋方这才回过神来,连连点头。

“看来是为你那位心仪的小情人了?真是杀手也多情。”王倾媚摆摆手,“等一会儿,我去喊玉启言起床。”

一行人再不理会,向来福楼走去。

“秦倾,你今日是怎么回事儿?怎么不像是往日的你,如此烦躁?”程铭不解地看向秦倾,“这等事情司空见惯,京城虽然鲜少出现,但你也不是不知道这里面的规矩。”

“光天化日之下?这些人拦截刺杀我们,你若是要王法,那么去找他们要去?”秦铮变了陌生至极的音,冷笑一声,拉着谢芳华绕过五人。

“怎么样?”谢云澜上前询问,“可有什么不对劲?”

大长公主点点头,“嗯,除了她外,还砸死了一个守夜的小姑子。”

“娘,您就让芳华妹妹自己这样去了?我们这样回京,不管不问的……”金燕咬着唇说。

谢芳华回头看了侍画一眼。

“紫玉砚台和徽菱宣纸除了皇宫皇上的桌案上有,英亲王府二公子的书房是独一份。”温书爱不释手地摸着砚台和宣纸,好像遇到了宝贝,对谢芳华道,“二公子给了我一个任务,先学写他的名字,用各种字体,虽然这有点儿难为我,但是为了用到这砚台和宣纸。到也勉为其难。”

谢芳华看了篮子里面的东西一眼,无声地接过。

谢芳华抬眼看英亲王妃。

秦钰揉揉眉心,“你什么时候也跟左相、大伯父一样尽说些冠冕堂皇的话了?”

李沐清不反对,“叫上程铭、宋方,也吓吓他们。”

郑孝扬翻了个白眼,“果然当皇上好,想发脾气就发脾气,想打人就打人。”

“我们回京时,他们答应过我们,会平安地带着孩子回来。王妃放心吧。”李沐清道。

“你们好大的胆子!”秦钰“啪”地一拍玉案,玉案“砰”地一声响,上面堆积如山的奏折哗啦一声被震到了地上。

“不必找她了。”秦钰挥手,“就找李沐清和郑孝扬,无论他们在做什么,让他们立即进宫来见我。”

侍画侍墨想起今天天还没亮时轻歌传来的那张纸条,往车里看了看,没再言声。

秦铮和谢芳华下了车,向里面看了一眼,军营十分安静,但却是在大雨中给人一种死寂的感觉。不是肃杀,而是死寂,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秦铮点点头,“既然如此,昨日守卫你的百名隐卫,你都要给我留在这儿,另外,拟一份这些人的名单。你身边带来的所有人,都要留在这里。”话落,他道,“包括月落和吴公公。”

谢芳华在心里品味了一番他转变的称呼,才慢慢地睁开眼睛,有些困意迷蒙地看着谢云澜,“到了?”

“是,小姐。”十八人齐齐垂首。

她曲音落,有十八人从暗中现身,齐齐见礼,“拜见小姐。”

谢芳华看着他,本来以为二人有多少话要谈,如今就这么完事儿了

“去敲门。”秦铮对外面吩咐了一声。

“谁呀”门房里有人从里面探出头。

“因为,您和兰姨在将金玉兰搬出去时,应该是仔细地注意了它,所以,如今看到它突然打了个骨朵,所以才会十分肯定原来一定没有骨朵。您虽然对每一盆花都小心呵护,但有时候,难免也有疏忽的地方,毕竟上百盆花,哪个花突然长出一株芽,哪个花突然开花了,您也不见得都记得那么清楚。”谢芳华道。

“不是什么人都能得娘信任的,娘的眼光我也信得过,我也觉得兰姨不会害我。”谢芳华道,“您再想想,除了兰姨,可还有别人当时也注意了”

“那盆花被人下了毒,催发了华丫头体内的毒。”英亲王妃简单地道,“你想想,昨日你我注意这盆花时,还有什么人在场”

春兰说不出话来。

“是。”春兰慢慢地松开谢芳华,转身去了。

谢芳华还没开口,英亲王妃便将花有毒,毒了谢芳华,她正询问春兰有谁碰过这花,翠荷便惨死在了外面的事儿简略地说了一遍。

“什么人光天化日之下,竟然在王府害小王妃、杀人,岂有此理。”英亲王恼怒,“喜顺,去查……”

谢芳华继续道,“月娘除了听命于我,还听命于言宸。”

“去平阳城,朕会连夜折返,尽量赶上明日早朝前,你就不必多问了。”秦钰摆手,双腿一夹马腹,冲出了城门。

玉宝楼的首饰的确是没得挑,哪怕谢芳华出身忠勇侯府,有着几百上千年的世家底蕴,虽然这一辈子无心女儿家的事物打扮,但是上一辈可是日日跟着这些东西打交道,记忆深得抹也抹不去,哪怕忠勇侯府收藏了不少好首饰珠宝,但如今看着玉宝楼,还是令人眼前一亮。

“去拿来看看!”秦铮对他道。

“我今日可是沾了你的光了!”金燕扭过头,悄悄对谢芳华附耳道,“铮表哥除了对大舅母大方外,可从来不对别人大方,连假以辞色都不干。别说让我放开手买了,往常跟我说句话都难得,我可从来没收到他的礼物。”

    “他看起来好难受的样子!不行,我既然见到了,就不能让他再难受。”谢芳华抿了抿唇,伸手推开风梨,又走了回去。

    谢云澜本来低着头无力地被吊在刑具上,此时听到动静,猛地抬起头向谢芳华看来,眸中有着一瞬间的讶异,似乎没想到她竟然真进来了。

    赵柯抿了抿唇,“时间紧迫,再晚片刻,公子一定功力全失,也许还会性命不保。稍后在下再给您解释。”顿了顿,咬牙道,“哪怕被公子厌恶惩罚,我也得救公子。”

谢芳华确实饿了,踱步走了过去坐下。

“绑回了右相府。”侍画道。

秦钰乘坐玉辇打头,众人上马的上马,上车的上车,前往右相府。

李沐清得到消息后,更是先一步地回了右相府。

右相皱眉,“哭什么哭我看该出去的人是你。你这样子,打扰诊治。”话落,他隐着怒气说,“清儿,先扶你娘出去。”

李沐清接过药方,看着她低声问,“这样深的伤口,是不是真没办法治好”

“你是你,你弟弟是你弟弟,你顶替他杀剐,就能代替他闯的祸了吗”右相夫人怒道。

英亲王妃话落,秦钰已经来到了右相近前,听见英亲王妃的话,问道,“太医还没来?”

金燕盯着她,“我自小爱慕钰表哥,对他一言一行,一个表情,都观察入微。多年下来,哪怕他坐在那里不说话,我都能知道他心情是好还是坏。他不喜欢我,这是事实,无论我做什么,都更改不了,若非荥阳郑氏真有问题,他听说我的婚事儿后怕是巴不得的把我推出去。”

金燕盯着她,“所以,求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谢芳华也站起身,出手拦她,“这个事情需要仔细斟酌商量,你且不可冲动。”

谢芳华颔首。秦钰不是无情无义之人,金燕问了他如此,他若是同意,心又何安

秦钰点了点头。

“收回圣旨那就是让皇宫乱,不能住人,芳华自然就没法进宫待嫁了。”谢云澜话落,反问,“可是,皇宫能轻易乱吗如何让皇宫乱皇上和太子既然早有筹谋,那么,皇宫现在就如牢笼,轻易动不得,乱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