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王爷的花式宠妻 第27章:举重若轻

王爷的花式宠妻

欢乐凌水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56990

    连载(字)

56990位书友共同开启《王爷的花式宠妻》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7章:举重若轻

王爷的花式宠妻 欢乐凌水 56990 2019-09-02

既然想过,那就说明他心里有过这种想法。

“……赵奇苦苦相求,我一开始压根没理他。结果,他又以同窗情谊相逼,我迫不得已才应下。”“当然可以。”

阿萝再聪慧,还是个年幼的孩童。听着有些迷糊,下意识地追问:“娘,以后我要处处让着堂兄堂姐吗?他们若是成心欺负我,难道我不能还手?”

萧语晗和李湘如还剩一年才能自莲池书院结业。不过,面临嫁入皇家这等大事,学业便无足轻重了。

低声商议数句后,谢明曦又道:“如何处置鲁王闽王宁夏王?你心里可有打算?”

“论官阶,廉将军比周统领可要高了两级。周统领能娶到大齐第一位女将军,可谓是三生有幸!”

做亲娘的,哪有不惦记自己孩子的道理?

玉乔战战兢兢地来禀报:“启禀太后娘娘,魏公公前来送信,皇上散朝后便会来椒房殿,陪太后娘娘一起用午膳。。”

昌平公主目中闪过水光,哽咽的声音渐渐扬高:“不,我绝不愿意!”

谢明曦又要如何应对?

一炷香后。

这个女子,正是莲池书院山长顾娴之。

太子妃萧语晗,只招呼七皇子妃靠过去,之后,便再无言语。

此时,她的心思皆放在了宫中争权上。

如今,建文帝已离世,还有母后在。她也依然是这世间最尊贵最骄傲的长公主,无人能压过她一头。

谢明曦的脑海中迅疾闪过一张内侍脸孔。

惊魂未定的尹潇潇,压根没留意对方是男是女,怒气冲冲地瞪了过去:“喂!你也太冒失了吧!”

鲁王身为长兄,率先举杯:“七、七弟,祝你一路顺风,诸事、顺遂。”

自建文帝去世后,众人心里都憋着一股闷气。今日喝酒不能尽兴,去练功房里“练练手”倒也是个好主意。

盛鸿从得了女儿的狂喜中回过神来,笑着应了一声。转头拿起温热的毛巾,仔细地为谢明曦擦拭额上的汗珠。又喂谢明曦喝了一碗浓浓的米汤。

建文帝听闻喜讯后,颇为高兴。立刻给皇孙皇孙女赐了名。皇孙从雨字头起,单名一个霆字。皇孙女从草字头起,赐名一个萝字。

此时的谢钧,脸上不下四处指痕,头发凌乱,狼狈不堪。

谢元亭一路阴沉着俊脸,一声不吭。

喀嚓一声!

“外面之人,不知是谁的属下,还算有些良心。”方阁老声音压得极低。

单独进密室?

丁姨娘动辄哭泣抹泪,毫无主母风范,根本不是永宁郡主对手。希望亲爹后母厉害些,能一举压制住永宁郡主的气焰!李太皇太后身着寿衣,躺在厚重冰冷的棺木里。

包括虚情假意的李湘如!

盛锦月点点头。

文绮无奈地吐露实情:“老爷颇为宠爱那两个通房丫鬟。每晚都让她们伺候枕席!”

永宁郡主:“……”

六公主深深地看了谢明曦一眼,淡淡说道:“我知道你是一番好意。只是,我也有我的坚持。明日的比试,我定要参加,和四皇兄在御马上一较高下。”

谢明曦微微一笑,意在言外:“皇嫂品性高洁,确实值得人敬重。”

人品优劣暂且不提,谢元亭在郡主府长大,往日也曾是京城贵公子,世面阵仗也见识过不少。此时虽然紧张忐忑,到底未曾失仪。

便如此时。

陆迟:“……”

方若梦:“……”

不管如何,都离尹潇潇心目中向往的悠闲快活生活相差极远。

她确实早已暗中为盛渲挖了大坑……

淮南王世子也起身前去。

今日登台发言,更是一场笑话。

俞太后衰老之迅捷,令人心惊。满头再难寻一根乌发,眼角眉梢的皱纹也深得令人心惊。昌平公主气了大半个月,一见俞太后,不免有些心软:“母后近来凤体可有好转?”

父子两人想到了一处,商议片刻,又说起了谢云曦。

……

芳巧确实心灵手巧,荷包上绣了一朵亭亭玉立的荷花,衬着碧绿的荷叶,颇为精致。

扶玉比从玉大了两岁,今年十三,生得粗笨壮实,颇有力气。一张黑黝黝的脸蛋平平无奇,离清秀尚差了一截。

没有亲眼见过这等情形的人,很难想象出此时的情形。

刀疤脸男子先令众人守住高楼,又命人击鼓,自己则迅疾下了高楼。

少女们这一席,一个个都已喝多了。到底是未出阁的少女,平日从无饮酒的机会,酒量浅薄。第一次喝酒,喝上几杯便不支了。

杨凝雪感激地笑了笑,搀扶着杨夫子的胳膊离开。

便是同一个品种的骏马,也有脚程耐力高下之分。这也是御马比试绕不过去的“不公平”之处。

……帝后年少相识,情意深厚。

建文帝目中露出满意之色,又问道:“在书院里,可曾结识同窗?”

未生育皇子,是她此生唯一也是最大的遗憾。只是,再深的痛楚,被刺得多了,也流不出血了。

芷兰依旧沉默着,为俞太后掖好被褥。

尹潇潇常年习武,性子大大咧咧,颇有些粗豪率直,远不及普通女子细心。此时抱着哭哭啼啼的女婴,颇觉头大:“快快快,快叫奶娘抱去哄一哄。”

自萧语晗怀了身孕有喜之后,李湘如便满肚子酸水。如今连尹潇潇也有了身孕,李湘如焉能不急?

一炷香后。

淮南王越看儿子越觉糟心:“别在这儿站着了!滚出去!”

这种滋味,实在美妙至极,令人飘飘然欲仙,令人深深沉醉其中。

他从未真正喜欢过她。

在座少女年龄最大的十二岁,最小的十岁。正是半大不大情窦初开之龄。提起这位声名赫赫的四皇子,各自心中小鹿乱撞,满心期盼。

尹潇潇不愧出身将门,自小习武,射御同样出众。御马的动作干净利落。谢明曦也毫不逊色。

……

盛鸿已为他们做到这一步,他们再不领情,枉生为人!

待众人走后,谢明曦才低声道:“你们喝酒喝得好好的,怎么忽然去练功房里动手?”

谢明曦似笑似嗔地白了盛鸿一眼,却什么也未说,反手握住盛鸿的手,一起携手进了内室。

顾山长不知该气还是该笑:“这个六公主,算学棋艺堪称天才,四书五经和音律却是一窍不通。真不知该如何形容她了。”

对着六公主,却要诸多顾虑。

相反,陆迟胸有沟壑,颇有主见。

陆迟也待不下去了,起身道:“我这便走。”临走前,含情脉脉地看了林微微一眼:“林妹妹,明日我再来看你。”

谢元亭看着笑得亲切和蔼的徐氏,心里像被一块巨石堵着,十分糟心。

这一局,俞太后避无可避!

“皇祖母也该歇着了。”谢明曦笑着张口:“请母后先行回寝宫。我便留下,陪在皇祖母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