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正网客户端:第89章:三复斯言

阳光在线正网客户端 作者: 轩窗青墨

秦倾却“嗯”了一声。

“你也不用套我的话,不用管我要秘术做什么,只将你手里的秘术给我就是了。”藏锋看着她,“否则,我就让你亲眼看着你们谢氏一个一个人去死。据说你很是看重谢氏满门,那么,我就一个一个杀了他们。”

谢芳华手一顿,回头看着崔意芝,眸光攸地一冷,“崔二公子,上一次你奉旨出京去接四皇子,平安回来了,这一次,恐怕没那么幸运了。”

侍画侍墨等八人被惊动,都齐齐地出来观看。

谢芳华伸手去摸耳旁半截青丝,不满地蹙眉,“被你这样销断,我这一缕头发还怎么梳?我销断你的可没有这么多。”

品竹笑着说,“人比人气死人。不过我们也不用羡慕他,他是什么身份?自小就得王卿媚和玉启言培养。一个是王氏家族的人,一个是玉家的人。”

梳洗妥当,林七端来饭菜,谢芳华蹙眉,“怎么又是鸡汤?”

燕亭走在最前面,大踏步进了屋,眼珠子扫了一圈,一下子盯在谢芳华身上,愣神了片刻,转头对看着他面色不善的秦铮讶异地问,“你确定她是被你从钱家班子要来的那个贴身婢女?”

她和云澜哥哥联手,暂且是表面上抹平了柳氏和柳妃迫害秦钰的证据。但是京中的库部,丢失的那一批重量土火药怎么办是否有办法在皇上彻查库部之时,给填补上

皇帝回过神,摆摆手,阻止道,“不必戴着它了,摘掉吧!”

燕亭忽然“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皇上……”

吴权先一步进去禀告,不大一会儿,便出来对谢芳华说,“除了大公子秦浩外,英亲王也在,应该是刚来不久。皇上请您进去。”

尊贵天下的英亲王府铮小王爷,才华滟滟的忠勇侯府小姐英亲王府小王妃,就这样死了?

言轻忽然转头看向谢云澜。

谢芳华挑开帘幕,向外看了一眼,的确是孙太医府邸的马车,她道,“孙太医看来是先来了一步,在这里等着咱们了,你上前知会一声,一起走吧。”

孙卓被打断,一惊,顺着身影转身,看向了马车上坐着的谢芳华。

听言立即跑回了自己的屋子里。

秦铮径自洗漱,之后自己梳了头发,也来到厨房帮她烧火。

燕亭回头看向那三个谢芳华没见过的少年道,“你们三个可真是有口福,往日不见你们空闲,今日跟着我们来了,竟然就能吃到听音姑娘做的菜。”

谢芳华不理会燕亭。

秦铮在他走后,慢悠悠地拿了干柴,慢悠悠地放进了灶膛里,里面的火灭着,冒着烟,他用烧火棍将底灰挑起,露出红红的炭火,干柴遭遇炭火,立即着了起来。

“如今天色暖了,就摆在院中吧。”谢芳华对秦铮询问意见。

“还不给我滚出去”英亲王妃恼恨地赶秦浩。

刘侧妃松了一口气,“谢天谢地”

谢芳华点头,“能!”话落,补充道,“不能耽搁,必须立刻马上救!”

谢芳华却无睡意,将法佛寺失火,有人借由谢氏长房的手来害她,而今日,有人放冷箭。虽然对着的是秦铮,但是却抓到了一块谢氏隐卫的令牌。她直觉这两次的事情有某种联系,也许就是一个人的手法。

这里距离来福楼不远,再未发生别的事情,一行人顺利地回到了来福楼。

“娘,您就让芳华妹妹自己这样去了?我们这样回京,不管不问的……”金燕咬着唇说。

英亲王妃闻言板起脸,“若是他们知道,这瞒得也太严实了。”

说他们瞒得严实,若是怜儿丫头不回来的话,我还不知道呢。”英亲王妃道。

英亲王妃立即喊住他,“站住。”

李沐清从车中探出头,“是不是要去西山军营,我也去。”

李沐清笑着还礼。

秦铮看了一眼吴权,他立即让开门口,“太子殿下正在里面等着呢,可怜了韩大人,不知发生了什么,竟然就这般悄无声息地死了。小王妃快进去看看吧。”

秦钰抿唇,“夜里,我并没有听到任何动静。”

“韩大人另一侧睡着谁?”秦铮又问。

谢云澜点点她额头,肯定地道,“没错,谢氏米粮很缺钱。”

“云澜哥哥,你背我进去吧!好不好?”谢芳华没骨头一般地倚在车壁上,软软地道。

谢芳华抱住暖水袋,翻了个身,继续睡去。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赵柯来到了这一处院落,并不用人通秉,便进了谢云澜的东跨院。小童见他来了。立即迎上前。

“六婶母放心吧。”谢芳华看向秦钰,“秦铮离开京城,铲除的是京城外遍布各州郡县的暗桩,刻意避开了京城没惊动。我们先把南秦京城守死了,防死了,来个全盘彻查。先铲除京城内的暗桩。”

“没有万一。”秦钰狠狠剜了她一眼。

秦铮眯了眯眼睛,“牵红线”

谢芳华头疼,立即转移话题,“这内衫可不是普通的内衫。”

秦铮也饿了,止住话。

饭后,秦铮一推碗筷,将出京铲除北齐暗桩,牵引出荥阳郑氏,以及郑孝扬的事情说了。

秦铮站起身,拉起谢芳华,“走了,出宫。”

谢芳华瞪了他一眼,“谁舍不得走了”

不多时,右相府的管家得到消息匆匆跑来,来到之后,连忙给二人见礼,“小王爷、小王妃。这么晚了,您二人可是有事情”

她沉默片刻,低声问,“你确定”

“你们可看到是什么人杀了她吗”英亲王妃恼怒地问,她怎么也没想到,她和谢芳华、春兰在内室说话,这么短短的功夫,翠荷竟然惨死在门口,而且没听到丝毫动静。

英亲王妃闻言道,“比铮儿还要厉害的武功高手,整个南秦有几个”

百姓们好奇地探寻着风声,感受着京中霎时沉入的紧张气氛,感觉这一场大雨中似乎发生了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事情,而秦钰严令,为了不使京城百姓恐慌,除了城门高挂的许大夫外,其余人,一律不予外散消息。

秦钰脸色顿时绷紧,“又出了什么事情”

以后就陪着他,生死相依,生就生在一处,死就死在一处。

一对人马很快就来到了城门。

“去平阳城,朕会连夜折返,尽量赶上明日早朝前,你就不必多问了。”秦钰摆手,双腿一夹马腹,冲出了城门。

正巧碰到了大长公主府的马车驶来,迎面碰了个正着。

秦铮闻言蹙了蹙眉,“那就一起去吧!”

掌柜的立即对金燕感激地笑,连忙道,“咱们这店铺是百年的老字号了,一直承蒙宫里的娘娘们和各府的夫人们厚爱。您和芳华小姐、金燕郡主看中什么,随便挑选,我都算您们七成。”

谢芳华没有看中的,便作罢。

挑罢后,金燕看着一堆东西感叹,“我今日可是赚了,不花自己的银子,却买了这么多好东西。”

    二人见主子发话,只能乖觉地停下脚步,等在外面。

    风梨知道里面有赵柯在,他并没有跟进去。

    “我没事儿,你去外面等我。”谢云澜压制地道。

    “就算不用芳华小姐,您就准许属下去给您找一个女子来吧!属下医术有限,您的身体实在是压制了这三年,已经压制不住了。这一次爆发,甚是强烈。若是不及时制止,后果也许比属下说得还要严重百倍。”赵柯眼睛也已经红了。

    又过了半响,里屋的屏风后有了动静,赵柯转眼间大踏步走了出来,到了门口,对谢芳华深深鞠了一躬,焦急地道,“在下求芳华小姐救救我家公子!”

    谢芳华还没再反驳,此时风梨已经二人拿了一只空碗来到。春花顿时上前一步,夺过空碗,用手指甲划破了手臂,鲜血滴在了碗里。

    赵柯连忙摇头,“不是,是芳华小姐带来的婢女的。”

云澜。对上他紫红的眸子和嘴角鲜红的血,头一瞬间疼了起来,如汹涌的海水,瞬间将她的大脑淹没。她受不住地伸手捂住头。

“皇上已经前去府门口等您了。”小泉子立即道。

“就是不能了”李如碧追着问。

谢芳华点头,有人将清水打来,她动手要帮李如碧清洗。

郑公叹了口气,“此事是我荥阳郑氏不对,是郑诚教子无方,是孝纯教弟有责,但凭皇上做主。皇上如何处理,荥阳郑氏绝无怨言。”

右相摇摇头,“老臣累了,早就有此心……”他说着,气力渐渐不支,本来还想说什么,便长话短说道,“老臣此生,有子沐清,是我之幸。万望皇上……以后善待……唯吾所愿……”

秦钰上前一步,伸手扶住他,“右相?”

“皇室里未来能依靠的人也就只秦钰一人了。皇上的病已经让他力不从心处理朝政了,可是这江山不能就这么废了。不答应他怎么行”谢芳华道。

谢云澜叹了口气。

“是治好了,不会犯旧疾了,但是落了些体虚之症。外公让我坚持用药,养二年就不凉了。”谢墨含道,“别管我,我提前让听言过来传信,你可有办法不入宫”

“有一些”谢芳华如实以告,“只是就看秦钰的心里是想要这江山,还是想毁这江山了。秦铮的法子,是制衡,但是不能解燃眉之急。”话落,她叹了口气,有些骄傲,却又怅然,“比起秦钰,秦铮毕竟是心软。”

谢氏长房敏夫人闻言眸光动了动,谢氏六房明夫人略微露出几分惆怅。

几位夫人闻言只能继续坐着,也好奇什么事儿难得让铮二公子如此郑重。

秦铮身子沾到炕,舒服地“唔”了一声,闭上了眼睛。

她睁开眼睛,透过帷幔看到明亮的日光,骇了一跳,腾地坐了起来。

秦铮不语,按住她的手不动。

水来。”

“那今天我穿什么?”秦铮问。

“在哪里?”秦铮打断她。

谢芳华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起身出了木桶,擦干了水渍,换上了秦铮拿进来的那件衣服。

大红的喜服穿在他身上瑰丽俊美,暗红的长衫穿在他身上,尊贵艳逸。真真是穿什么都好看。

情话绵绵,羞了娇颜。

一夜枕畔酣然好梦。

谢芳华笑了笑,“应该是为了忠勇侯府之事。”

侍画不解地看着她。

秦铮听到谢芳华的话,整个人都僵了,似乎化成了雕像,一动不动。谢芳华从被秦铮抱出轿门的那一刻,心跳似乎停了。

赞礼官高喊,“吉时已到奏乐”

,对天地拜下。

寂静中,忠勇侯忽然大赞了一声,“好”

秦铮忽然抬手。

秦钰莞尔,点点头,不但不恼,反而认同地道,“你说得有理,月落有学武天赋,自小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来,对于武功一道,自视甚高。今日你让他见识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他长了见识,三省吾身,以后定然武学一道还能提升。”

秦钰闻言攸地一笑,“你是怕我拿一支簪子威胁你?”

这倒是和她对付被她今日拿住的秦钰的人时有异曲同工的手法。

“主子,这是月娘放出的信号,在西南五里处。”春花立即道。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