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正网客户端:第73章:先圣先师

阳光在线正网客户端 作者: 轩窗青墨

对他们来说,保持沉默,保持中立,不落井下石就已经很厚道。

一群普通百姓,被手持长枪的士兵驱赶到战场上!新年其实也就那么几天,秦寂言和顾千城两人出门在外,自然是一切从简,大年初一两人照常赶路,不过却没有那么急。

不过,秦殿下现在钻进深山老林里,周王和赵王的人,就是想要找他们也难。

只有进京,在京城为官,他们顾家才能沾点好处,才能对外说是官宦人家,才能与官家打交道。

说是幸免于难,可对这两人来说却是十分不幸,因为景炎对他们的另眼相待,以至于两人的名声烂大街,秦寂言原本安插在江南的人也不敢信他们,更不敢与他们接触。

老皇帝一高兴,大手一挥:“赏!”

遇到疯狗一样的对手,真得很窝火。

顾千城反应比他们更快,不仅灵敏的避开了他们的攻击,反手还给了他们一击。

顾承欢从暗卫仅有的描述中,可以肯定被顾千城放倒的人,绝对是敌军的探子,至于是赵王的人,还是西胡的人,就要进一步查证了……顾老太爷进宫求见老皇帝的事,第一时间传到了顾千城的耳朵里。倒不是秦寂言的属下这么给力,而是顾老太爷进宫前就给顾千城传了消息。

可是,顾老太爷却没有放弃,他努力的向外伸手,想要离顾千城近一点,想要握住顾千城的手。

猪头六立刻收起全身杀气,堆着一脸笑上前,谄媚的道:“误会,误会……大家都是朋友,何必刀剑相见,你们……都退下。”

“不算是。”这种事瞒不了,顾千城出去后,随便一打听就知道了,景炎也不打算瞒她,“倪月坑杀了我十五万大军,我要杀倪月。倪月为了活命只得依附秦寂言,怕秦寂言五年后不管她,所以她提出要求,请秦寂言立她为后,并昭告天下。”

“没事。”顾承欢咬牙切齿的应了一声,害那三人一脸不解:“没事你不高兴什么?”

秦寂言不等皇上开口,就道:“皇爷爷,我先退下了。”

顾千城朝她点了点头:“你叫什么名字?”

“末将听令。”副将们明白秦王的意思,立刻应下,不过……粮草怎么办?

士兵听令,一拥而上,倪月凝眉,厉呵:“住手!”

这种事可不是天天有,说不定错过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武毅也不想这样,可唐万斤这人要不盯紧,一个眨眼的功夫就会惹麻烦。而唐万斤惹了麻烦最后还是要他来处理。为了不给自己添麻烦,他只能时刻盯着唐万斤,不停的告诉他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

顾千城忍不住笑了出来,“等你回来,饭菜在桌上,我在床上。”

顾千城静静地听着,没有吭声,可眼睛却是通红,好半天才缓过来:承意那个小笨蛋。

弓箭手搭箭再射,可他们刚装上箭,就出事了!

看着被移开的灶台,顾千城只觉得这通道莫名的熟悉……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罪犯大部的时间,都在思索如何避开律法的制裁,创新犯罪模式……他们跟着罪犯后面跑,会被人带到沟里也属正常。

“把摘星楼的人全部带上来。”顾千城继续回到大厅,思索着她可能遗漏的线索,或者其他的东西。

这种事言倾绝不会掺和,“刺客刺杀皇上的那天,我人在城外,大人应该比我更清楚。”

“在那里,上!”黑衣人看到顾千城的身影,提刀就跑了过来。

“舍弃这一子吗?”秦寂言随手将被困的黑子捻在手里,在指间来回把玩,“如果朕执意不肯舍弃此子呢?”

在公事上,这样的臣子确实是好,始终记得自己的身份,遇事尽可能的陈述事情利弊,将各种选择的利害摆出来,然后由他这个皇帝自行决定。、

没有意外,秦寂言和顾千城所呆的山谷,是一个悬崖底下,两人要离开这里,得爬上这座高达数千米的悬崖。

“把人扶到矮塌上去。”这一次老皇帝没有为难顾千城,主是他真怕封老爷子出事,虽然他不认为跪这么两下,能让封老头丢命。

不过,现在失败了,他也得给自己寻一条最好的退路,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周王就道:“皇上,我……罪人及家人想回原来的封地。”

“唔……放,放开我。”跛脚男人单膝跪在地上,双手拉着缠在脖子上的铁链。

顾千城抱着万分之一的可能,试着从跛脚男人身上找上钥匙,结果自然是没有。

自己缠住长生门的人,好让旁人保护顾千城离开。

子车担忧的看了一眼,听到老管家的脚步越来越近,咬咬牙端起铜盆往外走。

不管是家里的老爷子,还是秦寂言就吃顾千城这一套。顾千城只这么轻轻一哄,秦殿下那一肚子郁闷与不满,瞬间就消了大半。

一黑一白,在这片火色的海洋,特别明显。

“小心。”两个打手,看顾千城动作利落,一点也不像花架子,一时间有些踌躇,不敢上前……

顾千城知道,这不是长久之际,她最近虽然天天锻炼,可这个身体还是太弱,她现在已经在喘气了,再打下去她只有吃亏的份。

一片废墟!

可此时的她,根本无暇顾及这些,她现在满心的后悔,满心的自责。

“既然明知你无法回报本王,又何必开口求本王帮你,本王不是无欲无求的神仙,帮你,没相应的代价可不行。”秦寂言这是有意为难顾千城,当然,最主要的还是,他不想和顾家扯上关系。

这个时候,她不是应该跪下来,哭着、喊着求秦王帮她,求秦王负责吗?

估计是这两年,北齐全权掌控在手中,使得这个女人自信心膨胀,以至于忘了自己有几斤几两重了。

她想要一个温柔的怀抱,像哥哥那样,在她伤心时抱着她、安慰她。

子羊可以肯定,这人是真的会杀他们,和死相比,忠于长生门算什么?

封似锦的意思她懂,而且说得那么直白,她连装傻都不可能。

“也好,观望一阵再看。”景炎也是谨慎的,听到顾千城这话,决定再度派人去查一查。

果然,怕什么来什么。

她长这么大,还没有被人按在身上,打过屁股呢。

“圣上,解药?”随时侍卫不得不提醒秦寂言一句。

不等长生门的人反应,将东西放心,侍卫扬长离去。

仵作这句话喊的很大声,不仅仅是秦寂言等人,就是西胡与北齐的死士也听到了。西胡死士当即大声道:“全力以赴,杀死风遥。”

留下五个人沿路清扫痕迹,外加防守,其他人则没着小路回寨子了。暗卫隐在一旁,见这些土匪分工明确,不由得冷笑。

猪头六让孩子们先走,这些土匪自然不会反对。这群土匪占地为王,在这片地方经营了数十年,不知抢了多少良家妇女上来,几乎每个人都有孩子,有好些还不止一个。

这一人一貂到底在玩什么?感觉像是玩人?

小雪貂压根没有功夫理会顾千城,小眼睛被金珠吸引了,好多,好多玩具呀!

它的玩具。

“千城,今晚带你看好戏。”鹿死谁手,要到最后才能知晓。

秦殿下的回答是:“本王的手要忙着杀人,抽不出空来,只得委屈千城了。”

“你家公子?”尾音轻轻往上调,带着一丝疑惑,似有所困扰一般,让人很想将所知全部倾倒而出,就为了给他解惑……

影子随风乱晃,耳边时不时和婴孩啼哭一样的风声,让这地方凭白添了几分恐怖。

停尸房的味道绝对称不上好闻,好在顾千城提前有准备,并不觉得多难忍受,在守卫的带领下,顾千城看到贤其侯次子张渊的尸首。

从伤口方向来看,对方应该比张渊高,而且力气不小,张渊应该是死于头部钝器击打,而不是心口的刀杀。

五观扭成一团,“这是什么呀,这么酸。”牙都快酸没有了。

昨晚“激战”了一夜,虽说上午补了眠,可白天她还顶着烈日出了一趟城,这个时候真的困了。

和单增相反,呼延千霆越打越兴奋,尽是没有收兵的意思,不仅仅是单增就是秦寂言也忍不住皱眉:呼延千霆还有没有脑子,就是灭了单僧这三万人,也动摇不了北齐太后的地位。

一个从战场上踏着万千尸体活下来,仍旧保持稚子之心的人,顾千城无法不信。

京城就这么点大,很多事放在台面下的事皇上不知,可这些人却多少会知道一些。就算不知也没有关系,捏造罪名,含沙射影会不会?

“千城盯着我干吗?我脸上有花吗?”顾夫人装作看不懂,在自己脸上摸了一把,挑衅地看着顾千城。

“哼……”顾夫人轻蔑地看了顾千城一眼,对抬尸的婆子道:“去账房领二两银子,买口棺材埋了。”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