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正网客户端:第37章:风雨同舟

阳光在线正网客户端 作者: 轩窗青墨

自此之后,可能从那里来的敌人,成为后世的梦魇。

弘治皇帝不禁道:“这么长的铁路线,朝廷有这么多银子?”

弘治皇帝已是气的七窍生烟。

王守仁心平气和,等待着,首领们纷纷的上了高台,随后,依照礼节,他们要向‘皇帝’行大礼。

‘皇帝’高呼一声。

莫非……根本就没有人图谋不轨。

当然,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此刻,他面上带着狞然。

虽然,很多时候,他已习惯了。

“是啊。”方继藩在王守仁面前,总还算规矩的,至少不会随时爆出他的三字经,王圣人嘛,总要给点面子,不然挨揍了怎么办,这个家伙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啊。

方继藩道:“殿下,你太冤枉臣了,臣现在担心的,乃是陛下会盟的事。”

“呀。”朱厚照顿时摩拳擦掌:“可以呀,这是好事,老方,你太聪明了,本宫为何没有想到。”

墨镜,将弘治皇帝的喜色,掩藏起来。

弘治皇帝龙心大悦,愉快的道:“有继藩在,朕就放心的很。这一次,太子也别留守京师啦,跟着朕一道去。”听了两百万两银子这句话。

似乎王不仕最大的承受限度,也只有敲锣。

你看,别人也戴眼镜,老夫也戴眼镜,这个眼镜呀,它一个黑,一个白。虽是显得出众了一些,可是……戴着挺好的。

“可还是差得远了。”方继藩道:“须知,眼下的钢铁,可是产多少,就能卖多少,不愁销路,按理来说,成长应当惊人,不少的作坊主,都该立即进行扩产,不惜一切代价,哪怕是拿出所有的身家,向钱庄借贷,也要满足修铁路的需求,趁此机会,疯狂的扩张不可。”

这狗东西。

于是忙将墨镜戴着,顿时觉得眼里的事物开始昏暗暗的,倒也能看清事物,就是……

萧敬现在都忍不住,想要在厂卫里,也招募一批精于计算的人才,在这厂卫内部,弄一个统计局出来,和那保定统计司对抗了。

方继藩用余光打量着弘治皇帝,见弘治皇帝认真听着,他才又徐徐道:“可是,此一时、彼一时也,当初天下需要恢复生产,需要安定下来的百姓,开垦荒地。所以,崇尚勤俭,本没有错。只是现在,今时不同往日了。天下的财富,十之八九,都在商贾们手里,商贾们现在心存疑虑,若是不肯将银子掏出来,陛下,现在有数十上百万人,都仰仗着大量的工程和作坊来维持生计,若是商贾们,不将银子拿出来扩大生产,不进行投资,害怕花银子,也学着来勤俭,那么……这天下的百姓,还有事做吗?百姓们的需求,极是简单,不过是有口饭吃而已……”

这么大的事,你方继藩,招来了一个你家的奴仆,来办事?

弘治皇帝低头看着案牍。

于是,弘治皇帝沉默片刻,道:“方继藩,最近在做什么?”

朱厚照便连忙抽出了袖里的一本章程,呈到弘治皇帝面前:“父皇看了便知。”

方继藩和朱厚照联袂而出。

西山建业的大工程师常威领头,开始进行布置。

可哪里知道,这投机,绝不只是运气这样简单。

那么……还有一样东西,便是王不仕和寻常商贾之间的区别了。

人家就直接三百万两,直接梭哈,毫不犹豫,想都不想。

大气……

流放于此,每日醉生梦死,搂着十个八个女人困觉,成日无所事事,一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邓健身躯一震。

前几年,内帑是赚了不少银子。

…………

王不仕道:“自是因为交易中心的铁路局股票之事。”

这么多人如此大批的购买,这肯定有利可图。

弘治皇帝却还沉浸在这喜悦之中,玩股票的人,十之八九就是如此,一旦股票暴涨,就开始不将银子当银子看了。

刘瑾死死的盯着朱厚照,眼里放光。

要知道,这厂卫历来是向皇帝负责的。

想想看,自己还是东宫的人,就已掌握了海外的刺探大权,等到将来,太子登基,那么自然是名正言顺,一并将厂卫给收编了,到了那时,姓萧的算个啥?咱想捏扁他,便将他捏扁,想将他搓圆就将他搓圆。

这消息,立即不胫而走,很快……弘治皇帝便将王不仕招来。

“此时,这富商和寻常百姓,手里捏着银子,却不知该如何是好,陛下……臣以为,齐国公和欧阳志所推出的这个,倒是有几分意思。现在人人都知道,投资生产,是有利可图的,因而不少的富商,都愿意将银子投入进作坊里,与人分红。只是可惜……这里头有两个问题,其一,是投资作坊,需要足够的财力,没有几千几万两银子,是不敢去想象的。其二,易引起纠纷。这铁路局,却将股份和分红,直接放到了台面上,任人去购买,十两银子,可以买十股,一百两银子,也可以买,若是有十万、五十万两的……更不必说了,可谓是老少咸宜,大小同吃。买的人多了,便可共同分担风险,而与此同时,大家买了这股,便可支持保定府将铁路修建下去,保定府修通了路,带来了便利,使无数的匠人,可以得到薪俸,无数的作坊,有了订单;而将来若是铁路能够盈利,又可使这些购买了股份之人牟利,这是一举数得,于国于民,都有诺大的好处。”

刘瑾嗷嗷叫:“奴婢有话说。”

这眼睛一睁,看着下头的云层,一下子,刘瑾打了个激灵。

于是,飞球降落,终于下落至了云层下方,可无论朱厚照用望远镜怎么寻找,都找不到地面上有啥痕迹了。

弘治皇帝看了方继藩一眼,本想说几句赞许的话,却见他乐呵呵的样子,便心念一动:“唐寅上了奏疏,请求调任戚景通人等,作为副手,补充入东方不败舰队之中,不只如此,还要整编宁波水师,从宁波水师之中,抽调精兵强将,继藩,你对此,怎么看待。”

让保定府去死吧。

弘治皇帝道:“噢,补贴之事,从长再议。”

一个衣冠楚楚的侍从进来,躬身,行礼:“公爵阁下,您要的人,他来了。”

紧接着,一个衣衫褴褛的人匆匆进来,是王不仕。

他艰难的说出这番话之后……

公爵的血液,又开始凝结了。

银子疯狂的流转,可问题在于,这疯狂流转的银子,倘若是一旦断裂,就是灭顶之灾啊。

现在,要修铁路了。

这孙子听说在保定府很快活,这让朱厚照很恼火,你是本宫的奴婢,怎么就做了大爷呢?

刘家也没办法啊。

而后,弘治皇帝看了奏报一眼:“将人宣来吧。”

这样的人,弘治皇帝是不会放在心上的。

方继藩坐下,呷了口茶,淡淡道:“秀荣,明日,你要入宫去见母后吧。”

弘治皇帝的认知,固然还是有时代的局限性。

那刘文华也忙嘶声道:“世伯,世伯,学生万死哪,学生……”

方继藩继续道:“小梁啊,论起来,我们也是一家人,谢就不必了,我方继藩,不会将你当外人看待的。”

弘治皇帝一直盘算着给梁如莹什么样的赏赐才好。

他捶胸跌足,想到,不知多少人要戳自己家的脊梁骨,心便凉透了。

梁家安静了。

弘治皇帝已是起驾,至奉天殿。

礼部尚书张升脑袋垂着,只看着自己的脚尖,碎步而出,道:“老臣以为……沈学士说的很有道理,臣附议。”

似乎有点道理啊。

方继藩翘起大拇指:“陛下聪明伶俐,一点就透,臣真的佩服的五体投地,这是国家之幸,是苍生之幸运啊。”

这令一旁的老御医,都觉得有些折腾,他张口,想要说点什么,可细细一思,这些女娃子,都是方门中人,惹不起,惹不起……

说着,她退了开去。

张皇后眉头一扬,很是好奇的问道。

梁如莹缳首:“正是,小女子受方……”

“听说考中了举人,正在京里,预备赶考,参加今科的会试。”

这两天招待客人,今天会按时更新,明后天会把欠的章节双倍偿还,昨天欠了两更,还四更。张皇后显然极喜爱这梁如莹。

方继藩听到太皇太后无恙,顿时松了口气,抬头,看了看,月朗星稀,这时候……

刘焱说到此,便没有说话了。

却又见人群之中,有人魂不守舍的站着。

一宿未睡的弘治皇帝,现在……心里还激动万分。

“草民不才,名列第三。”

弘治皇帝笑吟吟的道:“朕见卿家,气度非凡,心甚爱之,来啊,念恩旨吧。”

那老御医看着眼前是个年轻的女子,却也知道是宫里的女医。

“急救之法……”又一个女大夫怯弱的样子,如孩子一般,背诵着:“需立即进行,否则……就来不及了……”

一群女医们,顿时噤若寒蝉。

萧敬听罢,越发觉得这女人,实是胆大。

所有人都痴了,一脸无法理解的看着,此时的梁如莹无视所有人的目光,先上前,接着双手死死的捂住了太皇太后的心口。

很快,在大明宫里,便已选了一处偏殿为女医院的公房。

宫里本有一个蚕室,不过过于简陋,现在的医疗已有所发展,因而,还需让人入宫,重新修葺蚕室。

外头,早有车驾准备好了,数十辆马车,稳稳的停在医学院门口。

可多数人,都是一脸愁容,甚至有人放声大哭。

方继藩:“……”

方继藩忙是捂着他的嘴:“殿下,慎言,我们是正经人,别这样,殿下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兔子不吃窝边草啊。”

方继藩咬牙切齿:“传我的令下去,凡是我的徒子徒孙,谁敢议论这是非长短,不管其他的,先打了再说,不打他个半死,就别说是西山出去的,若是对方敢还手,立即来报我,我看看谁不长眼睛!”

“论起出师,还早着呢,不过宫中缺乏人手,儿臣想着,先让她们入宫,往后,再让她们轮流的至书院里进行进修,如此一来,两不耽误。”

另一方面,这个时候,并非沐休日,所以……绝大多数人,也没有闲工夫来凑热闹。

弘治皇帝看的聚精会神。

弘治皇帝却显得极冷静,直到一场球赛结束,方才起身,他面带微笑:“后生可畏,这些倭国少年郎,倒是厉害。”

周刊的编撰美滋滋的得了文章,低头一看,却是一愣。

朱厚照则时不时的回头去看那露出来的一双眼睛,似乎是想要练就凭眼识人的技艺一般。这个念头突然冒了出来。

所有人唏嘘着,有人不禁被这哀凉的气氛所感染,竟也是眼睛眨动,泛出泪来。

传报的乃是通政司堂官。

现在这事儿,太让人无语了,仔细想来,怎么处理,还得有依据才好。

可谁敢拦着内阁首辅大学士和内阁大学士呢。

弘治皇帝一脸诧异的回眸,看着刘健和李东阳。

随即,他皱眉,龙颜震怒!

他爹死了,他还笑得出。

禁卫和宦官,顿时走了一大半。

群臣走又不是,不走又不是。

祭祀继续进行。

“老方,真的不捞上几个人来?”

百官纷纷道:“臣等附议。”

“来……你坐下。”

这两个逃出来的人,自然也就成了至关重要的人物。

当初大家说王不仕是人间渣滓的时候,你这死太监为何不说老夫不配?

安赫尔伯爵已经胆寒了。

那无畏号与王不仕交接的刹那,顿时,无数的火炮倾泻而出。

可就在此时,安娜公主号与国王号却已包抄而来。

萧敬脸色苍白,身后,指挥舱里,已是乱做了一团。

以一敌四。

群臣纷纷拜倒。

来都来了,还能说什么?

何曾自己遭过这样的罪啊。

他忍不住,又觉得自己的胃部翻滚起来。

随着西班牙海权的崛起。

可是……当对方撤下了风帆,却以极快的速度,越来越近……这……实在是违背了他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水手们慌乱的开始紧张工作起来。

可是……那巨舰,几乎在所有人的心底,都投下了一道巨大的阴霾。

人间渣滓王不仕号,显然对这艘迎面而来的舰船,有着浓厚的兴趣。

天主保佑!

眼里布满了血丝,咬牙切齿,这一刻,方继藩久久不能平静……他内心深处,已涌出了无尽的怒火。

跑……

萧敬要吓尿了,等看到那小不点一般的佛朗机舰,轰然沉没,一下子,萧敬活过来了,他活过来了,眉开眼笑,蹦蹦跳跳的顺着阶梯到了底舱,手舞足蹈的道:“陛下……陛下……大喜,大喜啊……”

先袭新津,此后,又袭登州。

“来不及了。”方继藩道:“本来他们的船就快,宁波水师尚且追之不及,其他备倭卫,可能是他们的对手吗?”

他们也绝不会冒险,开辟新的航线,毕竟,他们随时可能遭遇大明船队,当然是越走最安全的路线。

叶轮在水底开始转动,海面切割出了浪花,翻滚起来的海水,泛着银白。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