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正网客户端:第122章:枕中鸿宝

阳光在线正网客户端 作者: 轩窗青墨

腹部一硬,右手略微一按。

只是短刀『插』入刀鞘声音同时响起,所以,那轻微裂缝声根本听不清。

“朱果?”诸葛元洪惊诧看着滕青山,“青山,那朱果是蕴含炽热特『性』。你不是修炼《幽月枪典》的吗?《幽月枪典》练出的先天真元,是寒属『性』。你又吃朱果。寒热互斗,对你没好处的。”

诸葛元洪惊诧了:“《烈火五式》再融合为一招?”

滕青山心底猛地一颤。

其实马蹄声阵阵,数十丈外还想发现隐藏的强盗,即使是滕青山,也必须聚精会神探查。

“赢,必须赢得干净利落!”滕青山目光锁定臧锋。

臧锋只剩下手中的一柄战刀,他额头满是汗珠,脸『色』涨红,眼睛瞪得滚圆,死死盯着他一道道枪影。

“青山,你盘膝坐下,按照我说的,再一次尝试看看。”诸葛元洪说道。

楼阁上方有着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字——武阁!

“青山,这就是我归元宗秘籍存放地,武阁!”诸葛元洪淡笑道,“当年我归元宗建成,武阁便有了。到如今,已经有一千多年历史!”

“宗主!”

滕青山摇摇头,起身,将秘籍放入怀中,“先去吃完饭。那三位前辈,最慢的一人,也是花费三天才成。嗯,晚上继续修炼。”

大家都屏息,看向宗主‘诸葛元洪’!第四章??四大神级秘典

“怎么是他?”臧锋脸『色』大变,“我本来就是统领!即使提拔滕青山为统领,最多让他当第四统领。第一统领,应该在我们三人中选!以我实力,第一统领,应该是我才对!”臧锋那双凌厉的双眸眯起。

“退下!”诸葛元洪喝道。

“是,师傅。”臧锋这才退下,瞥了一眼滕青山,“哼,杀死孟田?和黑白二长老不相上下?实力怕是不弱。不过……年仅十七,我就不信,他是我《流星刀》的对手!”

“别提这个了,刚才听到了吗?九月二十八,臧锋统领要挑战青山统领呢。”

“怎么才能神与气和?”滕青山紧接着问道。

滕青山指向不远处桌子:“你看那边!”

转眼,冀鸿离开,已经过去了二十六天!

司马庆,狡猾、阴险,又擅长改变容貌、声音。在轻功上,也极其擅长。所以虽然仇敌很多,可很难杀他。

轰!

“这是——”滕青山眼睛瞪得滚圆,这灰『色』刀光飞来,而那银发老者还在三丈之外,手持着长刀,“刀光离体?怎么可能远距离攻击?”滕青山立即舞动手中的轮回枪,砸在那灰『色』刀光上。

一个照面,戚艳身死!

呼!

“杜九!”滕青山目光凌厉,瞬间辨别出那道身影身份,那一袭灰袍的正是青湖岛此次来的第一高手‘杜九’,“嗯,他的背上?”杜九的刀法,明显要比雷神刀‘吴越’差上一丝。他无法完全挡住四周来的暗器。

一柄厚背大刀猛地砍向滕青山。

从边上,飞到中央,有十余丈距离!

“青山,这么热。咱们吃饭睡觉都在这?”滕青虎苦着脸。

“又热,又干燥!必须带大量水。否则一个晚上,人就要热的不行了。”许多有经验的武者一进来,就立即回头出去带水。

整整三天了!

“呼呼~~~”

“三弟!”那位大当家已经跑到数十丈外了,他回头一看,眼泪都流下了。

就在这时候,原来传来声音——“听说了吗?有人在火焰山西边,那个有飞猴石的山峰下方,深潭里发现一个水底通道。冲入地底通道,最后能发现一条宽阔的地底隧道。走上两三里地,就发现岩浆流,再走上两里地,就是黑火灵果所在了。”

三人接连落地,闻着那硫磺气息,三人熟悉地步入白雾中。

……

“不知道,那些鬼地方我也不敢『乱』闯。当时下来,只是沿着火岩浆一路走。我知道,这样回头也容易出去,不容易『迷』路。”那精瘦汉子说道,“愈是往前,就愈加的热。那黑火灵果所在处,最是热!”

“都统,咱们不追?”杜洪有些焦急道。

“如果你再逃,我就杀了你!”冷漠的声音在他耳朵里响起,原本还想逃命的精瘦汉子心中一阵绝望,他明白,刚才突然袭击都没有逃掉,那现在就更不可能有希望逃掉了。他不是一个找死的人。

“老杜。”滕青山一惊。

“没有。”为首的伍长摇头。

“哈哈……果然是黑火灵果!”岩浆湖边上,三人遥看岩浆湖中央的黑火灵果。

……

“司马峰,你也是一个老前辈了,我整理一下兵器,你都等不及了?”滕青山的声音回响在夜空中,同时,大步走向空旷场地中央。看到滕青山走出来,顿时上千名武者中一片欢呼声。

司马峰眼睛突然微微眯起,单手持着重剑,一步步朝滕青山走去。

炮拳,转为枪法,滕青山已经琢磨几年了,可一直无法成功。

酒足饭饱后,归元宗高手们有部分进入帐内开始修炼内劲,而大部分都坐在外面,三三两两谈论着。

“你们还是滚远点。”淡漠的声音从那汉子嘴里响起。

一路陪着冀鸿朝回走,同时询问起来:“统领大人,他是谁?”

议论声一片,成名人物,认识的人极多。不过他们说的的确不错,像归元宗、铁衣门,单单核心弟子便近万,还有武者军队。同时还有大量外围弟子不计其数……和这些大宗派比,徐阳郡的众多小门小派,估计一派加起来也就数百人,怎么跟人家比?

炎夏,这火焰山里非常的热。

滕青山看看天『色』,按照前世时间刻度,应该是下午两点半左右,刚好是一天最热的时候。

“都统大人的名字,也是你们随便叫的?”杜洪喝道。

他的左臂是断的!

这天下高手层出不穷,不进步,那就将会被后进者替代。魏苍龙十年前曾名列《地榜》,可也仅仅是派第七十一名,而现在,早就被更强的高手替代。当然,能在《地榜》上短暂停留,也代表那位铁衣门长老实力。

对方拔刀,杀二人,收刀。

段侯说的话,引起周围不少武者围过来,靳涛心中焦急不满,可是段侯却愈加兴奋,说的眉飞『色』舞。

段侯点头连道:“对,那黑火灵根吃下肚,一个普通汉子,就能拥有万斤巨力,一跃成为一流武者!不过……这黑火灵根的效果,对后天巅峰强者而言,是远远不及那黑火灵果的!”

身体力量已经很久无法提升了,黑火灵根,是滕青山身体再强化的希望。

历史上,还没人驯服过赤鳞兽,妖兽都是极难驯服的,当然,有极少数妖兽有希望驯服。

连《雏凤榜》都上不去,滕青山也就没兴致比了。

“好了,现在忍一会儿,等到深夜,让另外一队人马再来替你们,到时候再好好休息。”滕青山安慰一声后,便背负着轮回枪包裹,走入黑暗中,速度渐渐快起来,开始朝大金庄方向飞奔过去。

“嗯。”朱崇石点点头,“很好,现在不早了,你们俩退下休息吧。”

道路曲折,比如滕青山他们从江宁郡赶到楚郡,近两千里路。

咻!

滕青山遥看西南位置,他选的是金家庄东北位置,谁想那怪物竟然出现在西南。难怪自己一点察觉都没有。

如影随形枪法——八万斤巨力!

“轰!”妖兽瞬间化为一道红『色』幻影,窜向远处。

从外面,根本无法发现这头妖兽躲在在这。

那金家汉子拳头紧握,脸『色』难看。

“不过那妖兽也被我伤了,以这妖兽的智慧,估计,近期是不敢来金家庄了。”滕青山又说道,这句话令周围金家庄众多族人们脸上都『露』出喜『色』。

这练武场上,那铁衣门高手‘靳涛’也听到滕青山和段侯的谈话,当听到‘全身通红’的时候,靳涛脸上『露』出一丝狂喜:“全身通红?这……这难道是赤鳞兽?对!关于赤鳞兽的记载,在赤鳞兽年幼的时候,就是黑『色』的!等赤鳞兽成年吞了‘黑火灵果’,鳞甲才会变得全身红『色』,才会有三丈高!”

滕青山听得心中哭笑不得。

那首领连道:“各位好汉,我们刚才看到,孟田和滕青山厮杀,孟田断了一条手臂,逃掉了。而滕青山正追杀过去!”

“孟田输了?”杜洪、滕青虎、朱崇石等人不由『露』出喜『色』。

凡是习武的人,一般都会看《地榜》,听到孟田报出名字,根据孟田的刀法,他们都猜出孟田的身份。大家都很担心滕青山。毕竟对方,那是能够名列《地榜》的了不起人物。

如果滕青山不施展《天涯行》身法,根本无法追上。

即使死,也要拖着滕青山一起死!

可是——

要杀黑甲军的人,除非从重甲关节裂缝,或者从脸部等地方动手,那些地方都太小。

孟田脚下一蹬,整个人便窜上了叁石客栈三四丈高的屋顶,而滕青山的轮回枪直接将叁石客栈的墙壁给砸的崩裂出一个大窟窿,滕青山一抬头,同样是一跃而起,宛如一头雄鹰扑向猎物。

“哈哈,滕青山,看在你不足二十岁份上,如果你能挡住我这一招,我今天就饶你一命!”孟田起了爱才之念。

那二十几名在叁石客栈的汉子们,在厮杀一开始,就立即跑出了客栈,他们站在外面遥遥看着动静,此刻正看到滕青山和孟田在屋顶厮杀,随后掉下去。

孟田目光一寒,他不是不想杀滕青山,而是他的压箱底绝招一旦施展,对他身体损害不小。所以不到生死时刻,他是不想动这一招的。而滕青山那大气磅礴的凌厉枪法,也让孟田真的没其他办法。

“死去吧。”孟田暴虐吼道。

“呼!”

“九哥啊九哥,你运气还真好,能遇到滕青山这个高手,归元宗有这么个天才高手,有诸葛叔叔教导,归元宗以后估计会更强!孟老他……死的有些可惜了。不过他的刀法我都会了,死了也就死了吧。”俊秀青年忽然开口道,“绿衣,给我弹奏一曲。”

“青虎,你跟都统比?”旁边的杜洪笑道。

滕青山他们一群人听得都有些惊惧。

那族人吃喝怎么办?哪来良田?都很难。

“大家快点!还有二十里地,就到叁石客栈了。想吃烤肉,大口喝酒的。就熬一会儿,熬到那叁石客栈,再歇息!”那吴潭老者大声喊道。

一步入客栈!

至于官道边上,那是农田,田地泥泞的很,人一脚踩进去都要陷进去。不管是战马,还是货车,一旦进去将很难前进。马贼们成千上万人涌上来,那将无处可逃。

马贼这一边。

“这位应该是帮派的大当家吧。”骑在赤血马上的滕青山冷声道,“你就别在这蛊『惑』人了!让我们留下货物,金银?我们恐怕就是答应了,你们到时候也会趁收取货物的时候,来杀我们个措。”

这时候,大量的马贼仿佛『潮』水一样涌过来,后面同样有大量马贼涌过来。

黑甲军军士们原本还愕然,此刻脸上不由『露』出笑容。

车队这一方心情轻松,谈笑风生。可是马贼这边就『乱』了,普通马贼们惊恐不已,就刚才那么一会儿,就被滕青山杀了两百多名马贼。还有大当家身旁最精英的四名马贼,连还手之力都没就死了。

滕青山眼睛一亮。

“青山老弟。”一道声音从杨柯身后响起,“嗯,这声音是……”滕青山有些惊异地朝杨柯身后看去,只见杨柯身后的一群人走出一名面上有着刀疤的中年男子。

“刘三老哥。”滕青山脸上『露』出笑容。

滕青虎『摸』着脑袋一笑。

诸葛青听滕青山说‘小雨’这两字,那么亲昵,不由心底一颤。

“小雨,你来我归元宗,还没好好逛逛吧?”青姑娘说道,“我带你去龙岗看看,还有运河十里长堤,坐船游览很好看呢。等晚上,更漂亮。”

清晨的风,很是凉爽。

“嗯。”青雨也看向滕青虎,“表哥,路上多听我哥的!别惹事啊。”

滕青山看了一眼,笑着点点头。

滕青山知道对方有秘密,便转移话题,好奇道:“朱兄,我还没出过海,这东海海外,有什么?”

那些穿着重甲的黑甲军军士,雨滴砸在他们身上,就发出震动撞击声。

“让开,都给我让开!”

“大当家,大当家!”这精瘦独眼汉子一把推开大门,便大声嚷嚷了起来,“有肥羊啊,大肥羊!”

所以,比试一开始,就有人挑战滕青虎。

晨练,校场之上。

这大当家『摸』了『摸』自己光头,眼睛眯了起来,脸上渐渐浮现笑容:“就二十三个?哼哼……咱们的兄弟一人一个吐沫就能将他们淹死!不过,能请动黑甲军,看来还真是大买卖。对了,那商队的详细情况,说来听听。”

大当家『摸』了『摸』自己光头,吩咐道:“你让二当家他们都过来!”

“等人到了,按照我吩咐的做,懂?”那大当家看向周围几人。

滕青山骑着马,走在最前面,前面一里地就是血石坡了。

“这是什么?”滕青虎接过,这明显是一些草稿装订而成的书籍,并非印刷版本。这封面的白『色』纸张上书写有四个大字——烈火五式!

“火上浇油,是五招中最勇猛的一招,而‘火中取栗’则是最阴险的一招。有这两条,表哥他在百夫长中,算是中上了。”滕青山很确定,“等回去,黑甲军内部比试,就等表哥表现了!”

很快,驻守矿山的三月时间,期满了。

滕青山还记得,那个年轻人。

“那董延,我就见一面。”滕青山赞道,“不过他很阴险!看似疯狂,也都是伪装。而且,还有麾下还能有几个一流武者。他的暗器,也够毒。这样的人,的确不好惹。”

“终于可以回家了。”滕青虎大喜。

滕青山、滕青虎二人驾着战马飞奔,很快就消失在了黑甲军视野范围内。

杜洪点头,随即朗声道:“出发!”

旁边的袁兰无奈笑道:“没法子,青山啊,青雨她就是眼界高,没一个看得上的。”

和儿子呆在一起,这的确是好事。

“新任都统,应该是在咱们五人中选!”田单说道,“论实力,青山他最厉害!论资历经验,老杜最高。不过选都统,那都是宗派定的!是看忠心,最令他们放心的,他们才会选来当都统。”

滕青虎在比试中大放异彩,毕竟在入宗考核时,滕青虎就算不错,更练过‘大枪桩’,擅长听劲。枪法厉害!而进黑甲军后,又修炼《莽牛大力诀》,须知这滕青虎,也是练习虎拳多年。

“你再哭,又有什么用?你怪的了谁?”冀鸿恨其不争气,“如果你不是怀有独吞那紫金的念头,怎么……”

“还嘴硬!”冀鸿脸『色』一冷,“如果是为宗内,你何必一路跟踪那个苦工。直接在山上,在那胡童搜人的时候,你直接命人将那个苦工搜身,不就成了?还需要一路尾随,到山下再动手?你一声令下,五百黑甲军!别说那三四个一流武者,就是一百个一流武者,面对五百黑甲军冲杀,都要溃逃!”

明眼人一眼看出来,只是白崎残废了,也想给自己要点脸面。

董延眼眸中掠过一丝森冷之『色』,右手袖中突然冒出一个黑『色』长管状物体,他猛地一按这黑『色』长管其中一个凹槽。

“我们走!”董延一咬牙,直接冲过去跳上马。

其实论速度,田单或许赶不上,滕青山却是能赶上的。

……

毕竟,一般用的利剑,也就几斤重。

“十斤重紫金?”田单惊叹道,“那可就是一千斤的黄金,一百万两白银啊!这可是一笔巨富!咱们归元宗,那紫金矿区一个月,弄个出的紫金也就几十斤吧。这些人还真有手段,竟然偷到了十斤,还没被发现。”

嗤!

滕青山他们四人进入了白崎的住处,滕青山刚进入屋子,就闻到一阵淡淡血腥味以及草『药』味,虽然大夫还没赶到,可在这矿区兵卫、军士那么多,懂得一些简单治疗方法的人也有,先简单为白崎治疗了些。

滕青山四人相视一眼。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