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在线正网客户端:第103章:平白无辜

阳光在线正网客户端 作者: 轩窗青墨

不行了,不能再这样等下去。

裴淼心抿了抿唇,曲臣羽发生事故这件事一直都未对外宣传,包括阿jim这边,曲臣羽也只电话联系说是近来正常处理一些私人的事情。她大概知道曲臣羽的忌讳,发生了这样不好的事情,与朋友分享快乐他愿意,分担苦恼他则有他的考虑,所以她也不方便在阿jim面前说些什么。

“那中午一块吃饭吧!我知道这间医院对面有间餐厅的排骨汤特别不错,平常没有机会,正好你大病初愈,我请你吃饭!”

站在厨房里正清洗着青菜的小女人动作微微一顿,头也没回,继续着手中的动作,直到把所有的青菜都洗干净弄好,这才关掉水龙头回过身来,对着客厅沙发上的男人点头。

不舒服地皱了皱眉,怎么哪天早上半梦半醒都不像现在,旁边还会有人嫌弃她的窗帘和抱怨?

夏芷柔一声冷笑,却是难掩了满眼的伤痛,“你以为我不想找他么!可是他也要愿意见我啊!我知道,这次他是真的生气了,他还在气我。他气我之前对他的欺骗,气我后来的不守妇道,我知道,他心里其实一直都在怪我,哪怕这几年我们作为夫妻一直生活在一起,可他就是气我、看不起我,也许在他眼里我们夏家的所有人都一样,除了伸着手跟他要钱以外,我们什么事都不会做!”

到家的时候桌上的菜已经准备好了。

给他添了饭,盛了汤,又递了筷子到他跟前。

“唔……好重……”

“更何况曲家上下本来就认为他们家的长孙是你生的,你的是儿子,裴淼心的才是女儿。所以芷柔啊,你相信妈妈没有错的,关于耀阳,你只要能够守得住他对你的那份愧疚,他就觉得不会对你轻举妄动。也只有你守住了他的那份愧疚,他才不会在曲家所有人的面前揭穿你,说你根本已经不可能再怀孕,而军军不是他们曲家的孩子。”

她拿起桌子上的东西转身走出花园,给裴淼心打了半天电话都没有人接,等到旋身走进客厅的时候夏芷柔竟然就等在那里。

严雨西撇嘴用手肘撞了她一下道:“你跟vivian一组,我跟淼心一组,该玩玩你们的,没人拖你们后腿。”

裴淼心丢完手中的东西回到病房,看着仍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坐在床上的男人,正竖起耳朵去听门边的动静。他那模样就好像虽然眼睛看不见了,也要用耳朵去判断她出门之后走了多久,又有没有顺着原先的道路再走回来——虽然嘴上那么说,可他还是怕极了她一去不反。

裴淼心按下车窗,正要为这险些酿成的车祸讨个说法时,那奔驰车后座的车窗也在这时候降了下来,露出曲母一张不冷不热的脸。

裴淼心皱眉,“这事本来也没有谁逼你去做,你现在是个成年人了,你得学会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曲耀阳说完了话便勾了下唇,也没有下,就这样把车开走了。

曲市长手中一只香烟,状似无所谓地吸了一口以后才道:“那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她是亲眼见到过他同裴淼心那段并不使人愉快的婚姻生活给彼此带来的伤害。

“工作。”

他快步追上转身朝客栈走的裴淼心,情绪波动到胸前起伏不断,“你觉得跟我在一起是在浪费时间?!”

“我站不站在这里似乎同你没有多大关系吧!”

期间陆离悄悄去斟了杯茶过来给曲耀阳认错,后者横眉冷目一瞪,就等着他不打自招了。

裴淼心抬头望了望这暗沉的天色,到处黑压压一片,似乎真是要下大暴雨的样子。

芽芽这时候仰起头道:“巴巴知不知道我们要去美国?”

“妈!妈!”夏芷柔被骇得白了脸庞,现在她的身上还穿着晨起的睡衣,本来是很随意地想在小花园里面对着泳池享受这个美妙的早晨,可是现下,怎么就要被人赶出家门?

这到底是谁在故意整她?若不是裴淼心那贱女人现在不在国内,她一定第一个怪到她的头上,因为除了她,还会有谁跟她有如此深仇大恨?

曲耀阳突然抱着她从床上起来,大手紧紧箍住她夹在他腰侧的两条白腿,一边艰难地上下挺动着自己的腰身,让她紧紧抱住他的脖颈,在他身前一起一浮之间,每一下都撞进她最深的里面。

曲耀阳再次低下头去,攫取了她甜美的双唇,舌尖在她完美的唇线上游移,勾勒出了她的唇形,而后越过她的贝齿,缠住她的舌头,相携起舞。

所以她摇了摇头道:“没有,我什么都没听见,大叔,刚才是你妈妈对吗?”

“耀阳,其实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我一直觉得你爸妈这么多年来,都是貌合神离。作为女人,我知道你妈妈的心里肯定不会好受,所以她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你身上,这点可以理解。”

他皱眉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想起自己先前答应了她的事情,也不过还有小半个月的时间就到两个人的婚期。

曲耀阳回头望了她一眼,“刚才的女人是不是就是之前你对我说的夏芷柔,我的前妻?”

她绷紧的神经就快要断开弦来,却还是拼命笑笑,“不骗您不骗您,嗨,我什么时候骗过您啊?我有多喜欢他多爱他啊!他想放手我都不答应!”

“从前的我是什么模样,我都快忘记了,她怎么会像我?”

曲耀阳从西装内袋里摸出支票,一边写一边问弟弟:“那车得多少钱啊?”

……

脑海里又回想起了前一天在这房间里发生过的事情。

“嗯。”又是长时间的沉默,曲耀阳居然一句话都没有再说。

这点裴淼心并没有否认,可她拿着叉子的左手还是有些轻微的颤抖。

他努力保持清醒,找到自己的手机接起,刚说得一句“喂”就听见电话里的人说:“哥,是我,我想跟你喝一杯。”

旁边的夏芷柔在说话,他犀利的双眸一斜,一瞪那后视镜里似有若无正朝他们瞄过来的男人。阿成恰在这时候赶忙就收回自己的目光,不敢再打量后面的一切。

她虽不大情愿,但还是将电话翻出来接起,是平日里与她往来密切的何太太。

记忆里最辗转反侧的,都是那一年夏天,她穿着白裙披着长发,站在风中含羞带怯说喜欢他的模样。那时候不过一眼,只一眼他就不受控制地爱上了这个女孩。

他说话的声音让她呼吸一窒,竟似他周围空空荡荡的,到处都只余他说话的回声。

“曲婉婉!”男人女人都叫不住她,尤其是那些被她打了的姑娘都因忌惮着她家里的地位跟身份,全都敢怒不敢言了。

曲婉婉这下没有站稳,往前踉跄了几下脚尖一绊,直接就跪坐在了地上。

挂断了电话扶着肚子,坐在走廊边的塑胶椅上深呼吸了半天,她还是觉得人不舒服得紧。

送了医生和护士出门,曲臣羽又央着桂姐出门买鱼,着意煮点鱼汤,给裴淼心补补。

“那可不是,怀孕的女人最娇贵,就你奶奶当年怀你爸爸的时候,正好赶上化大革命折腾我们的时候,我那时候被啥红卫兵带走了又送回来,反反复复折腾了好久,你奶奶可被吓得不轻,都快赶上产后抑郁了,女人得了那病可不得好。”

婚礼定在本城最豪华的世纪酒店,一间超五星的豪华大酒店里。

昨夜一直工作到凌晨,最难过的时候想要回家,回到有夏芷柔在的那个小家,可半途却接到裴淼心的一通电话,说是明天就是端午,他最好还记得要去爷爷奶奶那过节的事情,早七点就得出发,所以晚上必须回来过夜。

她找了个大碗将小锅里的方便面一股老地倒进碗里,再重新取了一双筷子过来放在他跟前,“如果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先进去睡了。”

陆离弯了下唇角,在看到曲耀阳气怒得都快喷火的双眸时赶忙向他敬了一礼,“所以兄弟我这不是来给你负荆请罪来了么?”

“怎么?”陆离眨巴了几下看似无辜的大眼,“那药让你这一夜不畅快了?不能啊!那药可是哥们儿我呕心沥血好几个月,用了十几种珍贵的药材提炼而成,就算不能让你一夜金枪不倒,也不能让你一点不畅快是吧?”

一次错误的爱与婚姻,到最后不过是害人害己,而她再也不想给自己留任何余地与退路了。

有医生进来查房,他努力在自己的情绪崩溃以前压抑住自己。

曲耀阳深吸了口气后看向那民警,“我能见见我弟弟吗?”

初时的时候夏芷柔会担心,偶尔躲在他的附近偷偷听他讲电话的内容,看他一派和煦地对待自己的女儿,问她最近有没有乖,还有没有挑食或者害怕吃绿色的东西。

他低头微眯着不太看得清楚的眼睛朝一旁的垃圾桶走,在垃圾桶的盖顶上将烟蒂摁熄之后才回头,换一张温柔的好好先生的脸道:“怎么样,医生怎么说?”

“我看前面就有地方打车……”洛佳的话刚说到一半,就眼尖地发现左边的露天停车场里,有人用车灯晃了晃她。

裴淼心一怔,这几年没人在乎没人心疼,她几乎就快要忘记自己每年的生辰。但也似乎总有他这一个人,每年不论风吹雨打都会当面或是邮寄一份礼物给她,再再提醒着她又长了一岁。

从前他曾容忍过其他女人当着他的面打裴淼心,只要每每想起那样的场景,他总会懊恼至极。可是现如今,她是他捧在掌心疼爱都怕不够的宝贝,他怎能容得别人在他面前这样伤害她?

“皖瑜!”伴随着这声轻唤,先前曲婉婉奔出来的方向,又多出了一个人,“你怎么会在这里?”

可是眼前的情况,聂皖瑜望住厉冥皓时,那一刹那的惊惧和恍惚,却让她多少看到了些希望。

“闹够了吗?”打了人的厉冥皓反而特别得理,“你看这周围聚集了多少人了,如果你还嫌你爸妈在这a市不够丢人,你就给我把这事情再闹大一些,最好闹得全国的报纸都能看见!”

“你的脸颊都肿了,必须用药油揉一揉。”

轻吼一声用力甩开他的掣肘,她红着眼睛冲他怒吼:“你就是成心的!这所有一切其实早就是你计划好的!在你眼里我们所有人都是傻瓜,只有你!只有你自以为像神一样操纵着我们所有的人,把我们当成傻瓜一样愚弄和伤害,让我们像白痴一样落进你的圈套任你宰割,你无耻!”

快步上前,推门准备走进病房的时候,曲母突然在他耳边道:“你可以不珍惜自己今天好不容易得来的一切,可你不能不管子恒跟婉婉了,他们的年纪都还小。”

“你……你这混小子!”曲市长就差跳起来,直指儿子的鼻子道:“好,好,现在人都已经出事儿躺在这了,这时候你再来追究这些有的没的到底还有什么意义!枉你经营着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公司,现在犯了错误也出了事儿了,不只不想着安慰人皖瑜,也不想着对你聂伯父聂伯母承认错误,我、我曲成益就没你这样的儿子!”

“我知道。我知道他能够做到,可是‘玉奇’是臣羽留给我的东西,我知道他想要我把公司做好,只是可惜我现在的能力有限,我没有办法仅凭借自己的能力将它发扬光大,甚至完成那么大间跨国公司的基本运营我都成问题,我只有把它交出去。可是,‘玉奇’是我的责任,不是曲耀阳的。”

“淼心姐,对不起。”可是曲婉婉却根本不听,望向裴淼心的方向,“这句话我几年前就同你说过了,可是现在我还是想要同你说。我哥在外面有女人,我明明知道,却没有一点办法;我也明明知道当时你跟我哥之间的关系并不融洽,可我还是以为那样的方式是在帮你,我没想到会害你这么多年来一直做着单亲妈妈。”

他怕。

裴淼心咬了咬牙,点头,“行!”

可是芽芽——她几乎用了全部心力来爱与照顾的女儿,是这么多年来无论幸福与辛苦都陪伴在她身边的小人。作为一个母亲,她完全无法想象就这样失去芽芽,届时她又该怎么办?

裴淼心低头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这时候正是晚餐的高峰时间,这间餐厅又是出了名的高价高档次,就算提前两天去订也未必订得到位置的地方。

等裴淼心也抬头望向大门的方向时,就见一只巨大的卡通熊正迈着蹒跚的步子朝自己走来。

芽芽赶忙伸手指向窗外。

这么严肃而严谨的场合里突然出现一个卡通熊,已经够让周围的人忍俊不禁的了。这会儿再看到窗外密密麻麻的气球,已经那条横幅,所有人都笑了起来,纷纷向裴淼心的方向看了过来。

她着急要伸手去摘那卡通熊的头套,却叫对方一把抱在怀里道:“乖老婆,可不能在这里摘下来,要丢人,丢死人的……”

(全剧终!!!)车子很快到了曲市长的家门前。

可到底同为女人,还是轻了声道:“我并非是在帮她,也不是帮爸,我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同您说,只怕最终的结果是害您伤心难过。”

那女孩一头乌黑的长发,也没有什么过多的修饰,就是简简单单直而顺的头发,倾泻在胸前。裴淼心回头看着,只见那女孩肤色白皙,双颊隐隐一点红晕,年轻而姣好的脸庞,确实就是曲耀阳会喜欢的那一型。

筷子在一盘芹菜牛肉里一搅,“这是什么?冷的!”

绕来绕去,话题又回到同一件事情,她慌忙抑制住又快要乱了的心跳,模样诚恳,“我跟易琛……还不需要勾引。”

“总之我不管,离婚协议书我已经拿到,你想要赡养费就必须听我的话办事!”他态度强硬。

“那我巴巴怎么办啊?”似乎想了半天才有些明白的小家伙睁大了眼睛望着裴淼心。

可是说到碰……曲耀阳的眼神暗了暗,他是尝过她无数次的,又怎么不知道裴淼心那娇弱似水的身段到底有多么的勾人。她的身体是那么美妙,甚至到现在他都能仔细回想起进入她身体一刹,那种销魂蚀骨的感觉。

“可是今天到底是为什么?就算我平时再不听家里的话,可我也知道妈她这么多年为了我们兄妹几个都做过什么,可你现在到底在干什么,你是不是又跟二嫂牵扯不清?她不是已经嫁过二哥了吗?这时候你还要这二手货做什么?”

她不是介意他跟别的女人有染,就算是他公司里的年婷,学生的年月里面她就知道年婷喜欢他了,自己堕入风尘的那几年,她亦有通过facebooa等方式了解到,年婷做了他的女友,他们之间必是发生过什么。

裴淼心同桂姐点头道别,等到转过头来想要接过芽芽的时候,小家伙却一声“我不!”紧紧抱住曲耀阳的脖颈不撒手了。

他突兀的一句话让裴淼心半天缓不过神,心里早就做好战斗状态的小人直接被他ko,除了目瞪口呆而外,她真的找不到自己的语言。

“神经病,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她冲他大喊,喊完了就想夺路而逃。

裴淼心急得就快哭出声,冲上前去用力想要抢回芽芽,可是那男人似乎就是铁了心的,抱着小家伙一个转身,任她怎么伸了手来抢就是不给她。

他的脑袋成了一滩浆糊,一个是他曾经深爱有情有义为他奉献了十年青春,一个是后来出现却不着痕迹地温暖着他整个灵魂。他想,这世界上的所有事情总归没有办法两全,他给了其中一个爱情,自然只能给另外一个婚姻。

裴淼心的头皮有些发麻,但还是硬着头皮点了头道:“小张太太,你好。”

曲母侧头看向裴淼心,“回头去跟你大哥说一声,内部房源什么的给那郭太太整一套,楼层要好,朝向要好,最重要是价格要实在、要公道。”

“臣羽……”

她红着脸,说:“我不用人陪,我已经长大了,而且,我不怕黑。”

她站在门边没来得及躲开,被那车门撞得向后踉跄了一下。

她已经不大分得清楚,究竟是这仓皇的一吻还是他口中满满的酒气让她昏了头了,她全身的细胞都开始罢工,不听使唤得想要立刻坠在地上。不过幸亏,幸亏他箍在她腰间的大手那样紧,紧紧的,支撑着她身体全部的重量,紧紧的,好像就想这样箍她一生。

“我肚子都快要饿死了。”他脸色一黑,赶忙在她把话说完之前截断,一把夺过她手上的东西,往会客沙发那走。

他发现自己最近真是不能不见她了,分开一刻都会开始想她,尤其是漫漫长夜,自从晚饭后从她家离去,他整晚整夜里脑海里想着的人都是她。

想要骂他坏,却终究还是来不及。

她在欲望里起起浮浮,两只纤细的小手死死抓住身下的床单,抓得床单全都褶皱起来。

他答非所问,仿佛也只是为了说给自己听。

曲耀阳几下从床上翻身而起,光脚从她身边经过的时候,一只大脚用力踩住了她的小手。

“那这东西怎么会在你的手上?”她实在是气怒得不行,以前裴家还算风光的时候,类似他这种的少爷公子她也算是见过不少。

裴淼心抬起小手捂了自己有些颤抖的双唇,先前所有伪装的坚强好像这一刻才彻底崩塌,断线的眼泪顺着眼角、脸颊滑落,悄泣无声。

她的话使得他立时就是一惊。

“没带伞是吧?要不要借给你用?”

裴淼心只觉得自己在这样煎熬的视线里被人攻击得全身都开始发冷,那些人看着她的模样,好像她只是个蓬头垢面创进来的下等女人,甚至因为她没有丈夫,那些带着妒忌与痛恨的女人更加肆无忌惮地重伤她的人格和尊严。

曲市长不着痕迹地向儿子使了个眼色,端着酒杯向阳台外走时,那名机要秘书也动手将曲耀阳往同一个方向引。

“其实,感同身受的人都应该明白,她是因为害怕待在臣羽从小生活跟成长过的地方,只因为一切都让她睹物思人。”

曲市长的话引起场面的一时喧哗,有吃惊得张大了嘴巴的,有低声唾骂的,然而更多的,是上前寒暄,表示欣慰与敬佩顺便拍拍马屁的人。

裴淼心的面色刷白,那阵从心底油然而生的寒意几乎冻彻她的骨髓。

却原来,他的父母一直都没有变过。

陈妈震惊之余,裴淼心已经又回到小渔村,白天的时候陪伴曲耀阳和两位老人做些简单的农活,晚上便挽起袖子进屋炒菜。

“先别忙,我给你烧点热水再弄。”

刚开始的时候所有的事情办得都还算顺利,为了保持流产婴儿的鲜活性,那母体必须要在没有任何麻醉和药物的控制下背人生生把五个月大的婴儿取出来,然后再趁婴儿最新鲜的时候将其剁碎搅拌,只有这样做熟了吃下去的东西才能保证她们几位容颜与气色的终年不改。

那些个太太自是有家人来接了避了,就算这事闹得满城沸沸扬扬,但是家丑不可外扬,大家都是能跑的赶紧跑了,偏生自己不知道得罪了那局子里的谁,被留下来最后一个离开不说,郭律师好不容易保了她出来,结果司机阿成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害她一出来就遇上这群纠缠了她好多天的记者。

“郭律师!”夏芷柔她打曲耀阳的电话已经不通,现在唯一能联系得上这个男人的就只有面前的郭律师了,如果曲耀阳再不回来帮她,以着前几日曲市长跟曲母暴躁得脾气,他们则更是不会管她。

“即便后来我横过一脚插在你们中间,而你们又逼得我不得不离婚,我都从来没有怪过你分毫,我也始终觉得就算我沦落到今天,也是我自己的任性妄为造成的!你爱他,他爱你,你们本来就应该是一对,我只是刚好出现在了错误的时间里罢了。”

“你说什么?!”夏芷柔一声惊叫,扬起手猛地向裴淼心挥了过去。

“***事情你应该知道,还有我爸那边……破产清算的程序已经在继续,最多也就是两个月的时间,我听我妈提起过办完这边的手续就会跟他一起回美国的娘家,到时候是从那边发家还是留在当地,短时间都再回不来……如果可以,等他们去了那边,也等奶奶……我再正式跟你去办手续。”

他的不信任和嘲讽,还是深深刺伤了她的心。

医院走廊上的暖气也是开得极足,窗外的大学纷飞,可是他身旁的她却像是沐浴在那冬的冷里,一直颤抖。

窗外的大雪,这时候下得似乎更猛了。

回到家里已是午夜,曲耀阳将车驶入车库大门的时候,曲母已经闻讯将大门开了迎接。

曲耀阳下车锁上车门,曲母已经再按耐不住地裹进大衣奔上前来,“我跟你爸这几日都在琢磨你的事情,这几日为着老二,你爸也是伤心得几天都没出家门,待会进去了你可别跟他吵架,他这几日也怪难过的,你听妈一句劝好吗,儿子?”

她从鞋柜里面翻出拖鞋,递到曲耀阳跟前的时候又伸手去帮他脱身上的大衣。他本来想说不用,可是人也实在是没力气——这几日太多的痛苦与纷杂统统压了过来,别说是说话,他发现自己就快不能呼吸。

聂皖瑜的话吓得曲婉婉一个后退,前者却突然大笑着道:“哈哈,我知道你是他好朋友的女友,我刚才不过瞎说而已,就把你吓成这个样子,难道你心里真的有鬼?”

他听声回头,震惊地看着穿着一身素服站在那里的裴淼心。

她一句“大哥”叫得好像什么东西狠狠卡在他的咽喉,他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生生梗得难受。

可是裴淼心的模样冷然,“没谁要逼我,是我自己愿意过来的,你说过让我在你们家过年,臣羽不在了,可我还是这个家的儿媳妇,所以,就算是代表他在这个家的存在,我理应过来。”

好像什么猛烈的情绪瞬间划破他的心脏,划得支离破碎、鲜血淋漓。他又觉得周围那些未融化的白雪也算不得什么,哪怕是刺骨的寒风,这一刻比起他的心,也冷不到哪去。那时候她还是个叽叽喳喳跟在自己身后跑的没心没肺的小孩子,那时候她总能想方设法地来引起他的注意,也不管他是不是关心和在意,不管她做什么,全部都是为了自己。

“可是裴淼心跟那些女人都不同!她是这么多年来,唯一与当年的我没有任何相似之处的女人,可耀阳不管是看她的眼神还是举动都跟从前不同!妈,你到底明不明白,我害怕!从她第一次出现在我跟耀阳之间的时候我就感到害怕!她的出现,只能让我跟他这么多年来的情意瞬间化为泡影!”

夏母一急,慌忙站起来向小女儿使眼色,“之韵,你姐姐还在呢!这又是要上哪去?”

这几年曲市长的仕途走得并不太顺,暗中也少不得别人的威胁,可偏偏是这付珏婷,名字反反复复在曲家出现过多回,好像当年的事情还没完似的。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