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深宫怨锁红颜 > 第62章:铩羽涸鳞

超凡土著是能够看到人类,人类却受法阵影响无法看清周围,只能凭借天地之力小心探查着周围仅仅数十米范围,无法再扩大了。

“嗤。”

“晁老哥。”

“那她要回家乡呢?”有元老道。

“好漂亮。”濮阳波都快流口水了。

“竟然出在同一个行省,看来轮到安阳行省爆发了。”

...超凡们感应都何等的敏锐?所有人都瞬间确定,靖秋法师此刻正看着东伯雪鹰!

“嗯?”宫愚惊讶看向司空阳。

司空阳观主则依旧冰冷在旁边看着。

...readx;????“将你们称作是候补元老,就是因为都希望你们能成为半神。”司空阳那无形的威压,让所有人都屏息,“我们拿出大量的资源栽培你们,即便最后你们成为圣级高手,对我们夏族整个族群而言也不值一提,必须成半神,才有资格称为我们夏族的脊梁!可让我失望的是,到现在,你们都没有一个达到万物境第三层次!”

站在旁边和其他两名男子靠在一起的一名八字胡男子笑着开口:“我叫张鹏!”

境界高者潜力高者,资源多。

石桌周围,则是一把把巨大的石椅!每一个石椅都散发着奇异的波动,和石桌的波动连为一体,一般圣级高手来到这都会感到压抑喘息不过来。

这些石椅上,坐着一位位气息非凡的存在,包括贺山主司空阳观主步城主都在其中,晁青也坐在其中,而叶老太太并不在。

黑发老者微微点头:“好,现在开始表决吧。”

东伯雪鹰转身,赤着脚走了过去,从侧门走了进去。

“嗖。”东伯雪鹰却是瞬间拔枪立即后退,竭力拉开距离,不给对方反扑的机会。

“嗯?”恶魔拉弗达忽然脸色一变。

站在战斗场内,东伯雪鹰平静的很,抬头看了眼左边东方观看区域的那些超凡们,也看到了池丘白、彭山等一群安阳的超凡好友们,他们一个个向东伯雪鹰露出笑容,有些还举起拳头。

“这是!”

众多半神们,决定了这个世界的归属。人类一直占据优势,所以这个世界才是人类统治。

“是我大意,没看清。”叶老太太还要辩解。

“输,就是输。”晁青老头继续打击。

**

“威力也不够,枪爆发时不够痛快!”

“嗯?”上方掌管一切的薪火宫的一位半神存在俯瞰下方,面色微变,随时准备插手。

“噗!”

被贯穿了那般大的伤口,依旧瞪大眼睛,欲要挥舞盾牌。

“万物境第一层次就能挡住截风十五剑!”

“有点意思!”

天地自然,万物化生,奥妙无穷!在踏入万物境后,随着感悟的不断加深,能够操纵的天地力量都会有质的蜕变,根据这种质的蜕变,万物境分为了三个层次。

东伯雪鹰竟然一直被迫防守,主要是这名巨汉土著的战斗经验丰富,技巧也称得上是盾牌大师、战斧大师了!彼此招式结合的圆满的很。

东伯雪鹰则是谨慎盯着远处皮肤表面都有着流光运转的公良远长老,暗暗思索:“公良远长老时刻背着一柄神剑,如果不是怪癖,就应该更他所修炼的秘术有关!”

这一剑,再也不是过去轻飘飘的剑法了。

无数凡人们看着下方巨大战斗场内水浪滔滔,踏浪而行的黑衣青年站在那,旁边倒下了一具三米多高的青绿皮肤的土著超凡生命的尸体。

余靖秋也看的满脸激动叫好。

**

千年来最年轻的超凡,他的超凡生死战!吸引力还是很大的。其实就算是寻常的‘超凡生死战’也会吸引许多人,毕竟就算是超凡……也是喜欢凑凑热闹的。

“晁老哥。”观主司空阳看到远处一道干瘦老者当即起身,虽然他是水源道观观主,是人类一方都排在前三的超级大高手。可在他很弱小时,晁青那时候就是毁天灭地的半神了!并且对他颇为看好,也救过他的性命,所以司空阳一直很尊敬晁青。

“可超凡生死战上很惊艳的超凡,没有一个平庸的!”池丘白鼓劲道。

“咚!”

法师们一般都很理智,程灵淑可是超凡女法师,竟然会去赌?

是难得的热闹事。

“对,就是安阳行省的,听说他是一个多月前黑风渊中逃出来的。”年轻少女说道,“今年才二十八岁!哇哇,比主人你还小呢!”

“这你就不懂了,东伯雪鹰是千年来最年轻的,年轻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一方面战斗经验太少!另一方面则是修行时间太短。”一名老者大口喝酒,满嘴酒气,“修行时间短,他在万物境上感悟恐怕也会比较浅薄!那些被困在称号级很长时间的老家伙,一些都能名列龙山榜前十,甚至前三的老家伙们,境界和经验可比东伯雪鹰要厉害。”

可‘超凡生死战’是不管你是否年轻的!最终考究的还是你的实力!所以年轻反而有些吃亏,那些一百多岁老家伙有时候发挥反而更好!

先完全领悟明白,跟着熟能生巧,最终化为本能!那么就能一念形成神印!

说是这么说,如果他们俩真的看不上眼,最多收个记名弟子,算是给东伯雪鹰面子了。

在最初期时,魔兽一族肆意摧毁,几乎将整个世界的凡人几乎屠戮殆尽!魔兽繁衍,布满了几乎所有陆地海洋!

“那为什么外界还有六大超凡组织总部?”东伯雪鹰疑惑。

东伯雪鹰惊诧看向周围:“都在周围?”

“这里就是主人居住的地方,有迎客殿厅、修炼之地等等……侍女们都是居住在周围。我则是居住主人的偏厅内,可随时听候主人吩咐。”许琴仔细介绍道,她的声音柔和,显然是经过薪火宫的一些基本的训练教导的。

他能够感觉到大家彼此亲切的气氛,而这么一群人的领袖就是池丘白!东伯雪鹰感觉池丘白属于那种天生有领袖气质的,让人愿意和他站在一起。

一重天,可让力量提升两成,一般超凡强者琢磨琢磨都能入门。

东伯雪鹰练枪超过二十年,如果说一些女人爱珠宝,那他在拿着一杆杆长枪的时候同样是非常兴奋的,感受着每一杆长枪的不凡之处,这么多年,他从来没有这么尽兴的试过这么多好的长枪。

东伯雪鹰目光落在了那一杆杆圣阶兵器上。

……

有的长枪,刺的适合速度极快。

副观主要求可真高啊,九场十场?

;

“顺其自然?”司良红不敢多问,只是暗暗体会。

被杀五千八百余人,超过三千人都和墨阳瑜没什么关系,或者说关系很浅。

“这是一千万金票。”墨阳琦跟着就奉上厚厚一叠金票,每一张都是超大额的十万金币,足足一百张!

真够狠。

这一个月太舒服了。

并且还有一个原因他没说出来——看到司家等家族来低头,看到墨阳家族尽皆跪下时,东伯雪鹰就在发誓,绝对不让自己的家人也沦落到这一步!

东伯雪鹰一愣。

跟着东伯雪鹰身体周围沐浴在火焰光芒,看了看家人们,咧嘴一笑,便冲天而起,朝北方天边飞去,迅速消失在天地尽头。

广袤的北方雪原,出现在视野范围内。北方五座行省都和雪原接壤,北方大雪原范围极为之广阔,纵横数十万里。这里人迹罕至,倒也有一些雪原区域特有的魔兽生存。

“嗖。”东伯雪鹰化作一道流光,从高空俯冲降落,落在了道观正门口。

“哈哈,东伯护法。”一道流光从道观内飞出,出现在道观门口,是一名背着神剑的放荡不羁的帅气男子,“我们整个水源道观是一件组合类半神器而龙前辈和雀前辈,都是器灵,从道观创建时就已经存在了。”

大地神殿、血刃酒馆为什么规矩束缚多,依旧有很多超凡加入,就是因为就他们才有神级秘术

回老家乡下,更新迟了点。

……

“我们接管?那司家?”东伯烈倒也不胆怯,毕竟当初冒险生死间太多次,又将整个雪鹰领管理的井井有条,真要他管,他还是能管的。

东伯雪鹰对其他人不太在意,可对亲人还是在意的,至少亲人活着的岁月,他尽量让亲人们过的更好些。

“滚回去问你们司家老祖吧。”

在这的日子多舒服。

如果真有实力,能给帝国大工坊带来许多益处,还是会被主动邀请留下的。可司尘他们个个都是来占便宜的。像司尘虽然是天才法师,可炼制炼金物品……需要经验以及耐心还有漫长时间。司尘更多是为了修行,一次次试验废掉无数材料,怎么可能浪费时间认真去制作炼金物品?

龙山安阳:东伯大人,我是羿鸿

“有意思。”东伯雪鹰觉得好神奇。

呼呼。

“我不逗留了,先走一步。”温梁微微点头,瞬间冲天而起,消失在黑夜中。

“东伯大人,你可害得我好苦。”羿鸿无奈道,“我昨夜才得到消息,你在东域行省铎羽郡施展了万物水之奥妙?”

又是两份清单!

东伯雪鹰一看,好家伙,海神宫、水源道观给的宝物都更多,其中水源道观最多!

半秃男子瞬间动了。

“好快的刀。”

“和前辈比,东伯雪鹰还差的远。”

半秃男子忽然笑了笑:“对了,还没说我的名字,我叫涂亮!”

“我父亲。”东伯雪鹰说了句。

很快在一走廊亭子内坐下,周围没旁人靠近。

“他的威胁太大,我们人类一直想要杀死这位巫神殿大长老,可他行踪难测,且掌握生命真意,至今都没能杀死。”羿鸿眼中都有着不甘,随即一笑,“当然这对我们太遥远了,他好歹也是天下间排在前三的存在,还是让那些半神们去烦恼吧。”

“现在惹了大祸端!我墨阳家族传承千年,如今应对稍微有一丝差错,覆灭就在眼前!”墨阳琦愤怒。

呼。

“小石头。”墨阳瑜伸手握住了儿子,越看越觉得亲近。

“看你一眼,你就摔下去了?”那背着兵器箱的银月骑士皱眉,“难道是一名擅长灵魂方面的法师?”

“是。”

六年前初悟万物境,杀死项庞云,那时候东伯雪鹰的枪法凶悍暴力,带着火焰的霸道蛮横!那时候施展起来也格外的痛快,可随着六年孤寂的修行生涯……东伯雪鹰渐渐发现了自己枪法的问题,在攻击时第一击威力会很大,可跟着就是重复的招数了。

...c_t;清晨,空气清新。( 广告)

呼。

刷。

正有着一白紫袍身影坐在角落,沉默,寂静。

一些点心、水果被放在了石桌上,还有一壶海洋界石灵液。

“不过还是这么帅气,靠这张脸就不愁吃穿了。”心情极好的东伯雪鹰暗暗嘀咕。

“什么!”

“六年爬上来?”铜三吃惊。

这地底的大殿。

脏腑产生的细微物质,许多都流经头脑,头脑继续蜕变。

“超凡。”东伯雪鹰手一伸,出现了一把匕首,直接刺向了自己的手臂。

“凡俗物质,和超凡物质,已经截然不同。”东伯雪鹰惊叹道,“我的身体完全超凡化,只有超凡物质才能伤到我的身体。”

身体瞬间变得软了起来,很快变成了一滩液体,跟着液体凝聚化为了一个流动的液体球体。

这块玉石,通体海蓝色,表面淡淡的海蓝光晕流转着,这玉石夺天地之精华,乃是一座小型世界的核心,看的让人情不自禁想要咬一口,这种想要吃掉它的**……是生命的一种本能。

**

斗气一旦质变,超凡化之后,超凡的斗气自内而外渗透身体肌肉骨骼脏腑头脑,会让身体也超凡化。

“静下心,一步步慢慢来。”东伯雪鹰盘膝坐着,吸收着天地火焰力量,孕养着体内的斗气实丹。

青河郡的天之骄女‘余靖秋’法师,天人合一,跨入称号级!

年仅二十八岁?也的确很妖孽了。

长风学院。

东伯雪鹰的面容几乎没多大变化,只是眼神更内敛,同时整个人的气质更加超然。

困在一个地方足足六年,只有两头超凡炼金生物陪说说话,这日子得多苦闷多无聊?刚开始东伯雪鹰也很难受,幸好少年时代他就疯狂练枪法,所以逐渐就适应了这种孤寂!

龙山大帝就是一位神灵!

估计是某个超凡势力吧,活一千五百年?寿命可真是长啊。

很快阅读到最后面。

极快!正常超凡们一般舍不得用源石修炼,都是在突破关键瓶颈时才会用源石,雷真闭死关,一直到死,还遗留下了一大堆源石。

“后来者,你若是和我一样机缘巧合进来,不知道你是从哪一条路进来的。我将我的路线地图留下,或许比你的路更轻松。”

“我仔细研究过。”

“沿着山谷谷壁爬下,或者爬出去……是最直接的办法,可也非常难。需要躲着那些守卫!并且离洞府神殿需要足够的远,因为越近守卫越加严密,根本不可能悄然从正面进入神宫!运气够好、耐心够好,或许有希望从谷底爬出去。我曾经派遣一些弱小的炼金生物慢慢爬,前前后后派遣了十五个弱小的炼金生物,最终只有一个成功爬到黑风崖上!我在黑风崖上从炼金生物身上得到它的详细经历,守卫的确极为森严,这条潜伏的路太难太难。”

...东伯雪鹰手持飞雪神枪,走向那两尊金色雕塑。

“接招!”

是这一次他力量血脉没有爆发。

“父亲,母亲,我东伯雪鹰发誓……一定会救你们回来!我们一家一定会团圆,一定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