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深宫怨锁红颜 > 第59章:操履无玷

可是连发的优势,却是极惊人的。

不只如此,他还刺探到了关于罗斯人的动向。

现在银子有了,得干事了。

随后,又有人惊呼:“王家,认筹二百五十万股。”

所有人看着方继藩。

方继藩便是图谋不轨,也得完蛋。

方继藩道:“西伯利亚诸部,向西,则是连绵的山脉,跨过了山脉,一路向西,照旧,还有肥沃的土地,我们不能将大漠诸部闲置下来,诸部既然被罗斯人打的丢盔弃甲,可现在不同了,我大明,可以作为诸部的后盾,支持他们,一路向西扩张,迈过山脉、冰原、沙漠,令大漠诸部,一路西扩。”

王守仁叩首:“死罪。”

这一点,像自己。

这是一种很复杂的情绪。

而后,就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朱厚照便又冷笑:“明明你们就是信不过,哼,那本宫喝给你看。”

方继藩道:“我想,可能是守仁近来有些中年发福了,面上的肉长多了一些,这才像的吧,你别乱说。”

说着,弘治皇帝叹了口气。

方继藩顿了顿,道:“得跟礼部去说一说,这几处地方,要改一改,让这些狗东西离陛下远一点。”

这祝人杰吓着了,慌忙道:“小人确实是觉得事有蹊跷,特来禀告,绝没有其他心思。”说着,他激动的道:“小人从前,是部族中的牧人,后来托了齐国公的洪福,才经了商,做的是皮货买卖,日子过的一日比一日好,小人的族人,这日子也是蒸蒸日上,从前的日子,太苦了啊……小人害怕,若是大明皇帝出了关,出了什么事,咱们鞑靼人的好日子,便到头了,接着,又是无休止的征战。”

这一次,他非要去见一见方继藩不可。

他想将戴在自己眼睛上的眼镜摘下来。

尤其是弘治皇帝这样的人。

弘治皇帝倒吸了一口凉气,有点懵。

弘治皇帝皱眉,他不喜欢这样的风气,却还是道:“既如此,那么,要让王不仕奢靡,何以,让他戴那么粗的链子,还有那个墨镜,朕看着,瘆得慌,总觉得是瞎子一般,还有……”

白色,朝廷总不能管对吧,虽然都是金子,同样是价值不菲,可就是颜色不一样了。

看着一个个令人眼花缭乱的菜式,王不仕的眼睛直了。

这威势……吓得王不仕两腿一哆嗦,差点要尿了。

朱厚照不服输的道:“不走,不走,今日父皇不认这个错,便住在宫中了。”

方继藩所提及到的后果,令他有些食不甘味。

等他磨磨蹭蹭的到了奉天殿,果然,父子之间摩擦出来的火花已渐渐冷却下来。

方继藩尴尬道:“太子乃是国家储君,年纪还小,还是个孩子……”

朱厚照唧唧哼哼,还是一副不服气的样子,见方继藩朝自己看来,此时他白了方继藩一眼,便大声咧咧道:“看我做什么,我会出卖自己的兄弟,我只是说,父皇,凭什么打我,方继藩他们都说了!这是出卖吗?”

弘治皇帝倒吸一口凉气。

原来,统计学还可以这样用的。

可在通州和保定府,人口和产业的不断衍生,对于一个地方官吏而言,他们所面对的情况,却越来越复杂了,这个时候,已经不是依靠几个小吏,询问一下,就能笼统的明白事情的原委,而这时候,专职的统计,就有了作用,每日,都会有不同的数据,直观的出现在官吏们的面前,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统计的本质,就在于知己,把情况通过罗列的数目,看清楚了,才可以准确的做出判断。

朱厚照道:“儿臣的伴伴刘瑾,他……他……”朱厚照努力的开始想着刘瑾的优点,可踟蹰了老半天,说不上来,总不能说,他跳伞跳得好吧。

王文玉又道:“待会儿,尽量不要伤人,吓唬吓唬便是,伤了人,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人就是如此,经历的多了,见识的多了,见过绝望,曾与冰原上的狼群搏斗过,曾遭遇过土人的攻击,自然,幸存下来的人,渐渐的成长起来,那些在大陆的西面,还是唯唯诺诺的人,可现在,无一不是见多识广,且经验丰富的勇士。

无数巨石堆砌的一座古城,竟是展露在所有人的眼前。

人人都知道,投机暴富。

那念诗的人,不及念完诗,顿时打起精神,众人呼啦啦的朝着那大篷马车蜂拥而去。

方继藩面带微笑,看着王不仕。

王不仕忙解释道:“这个,齐国公,下官绝无此心。”

这里……就是传说中的北黄金洲,若是一路南下,甚至可能抵达大明驻扎在此的金山据点。

“是啊。”萧敬提到了王不仕,眼里放光:“他可有银子了,时常募捐银子来,京里的好几个善堂,他都花了不少银子,还有伤残匠人那里,他也都有花费……听说,单单去年,他就花了十几万两。”

前几年,内帑是赚了不少银子。

许多人急了。

干爷爷疯了啊。

“当然,它的真正职责,却是有别于东厂和锦衣卫。你们也知道,眼下我大明下西洋,既有佛朗机人虎视眈眈,又有诸国蠢蠢欲动,天下诸国,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为了保障航路,清扫我大明扬威四海的障碍,理当在海外,建立分支,刺探军情,尤其是要严防,犹如上一次,佛朗机人袭击新津,或是袭击我登州的情况再一次发生。这些人员,自然是决不能在我两京十三省内活动,不然,难免有所避讳。可在海外,却需有人,四处活动,陛下这些年来,年事已高,身体大不如前,而下西洋,乃是国策,太子殿下,理应为陛下分忧,因而上奏,恳请建立这样的机构,为陛下分忧,有何不可。”

方继藩:“……”

弘治皇帝道:“朕会考虑的,只是眼下,当务之急,并非区区营造一事,我大明积弊重重,实在令朕心忧啊,朕在想……罢了,朕自和内阁议定商榷,你们退下吧。”

一个衣冠楚楚的侍从进来,躬身,行礼:“公爵阁下,您要的人,他来了。”

站在一旁的教士听到这里,忍不住画了个十字,喃喃念道:“这是被天主所遗弃的魔鬼,愿天主惩罚他们的暴行。”

那种微熏的感觉,眼前开始出现些许的幻觉,他似乎看到,天上似有圣光,许多天使在唱着赞美诗。

就在他走出房间的那一刻。

“我知道。”公爵努力的道:“这些……就是一群被流放的骗子和小偷,我……我怎么可能,信任这样的人,所以……我才赏赐给他三十个‘皮阿斯特’,而且,承诺等到我们成功之后,赏赐他更多,金币,就是天主的皮鞭……咳……咳……会驱使他去做任何事的。”

欧阳志坐着车,很快就抵达了这里。

这狗东西居然一点都不羞愧。

刘管事无奈的点点头,忙不迭的告辞而去。

她们是女子,很快便开始忙碌收拾起来,宦官们要帮助她们搬下行囊和器械、药材。

方继藩感受到了莫大的羞辱。

“是,母后要听戏,早早约了我去。”看着方继藩近来消瘦,朱秀荣有些心疼。

自己……被罢黜了。

须知所谓诗书传家的世族,凭借的,可都是功名二字啊,没有了功名,这诺大的家业,转眼之间,便要丧尽。

是梁储。

姓方的这狗东西,虽然坑人,可至少……本事还是有的。

古代的世家大族,是最重视名声的。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刘文华感觉自己虚脱了。

弘治皇帝道:“若非此女心灵手巧,学来了医术,只怕太皇太后,便要崩了,这就是你退婚的理由,圣人之书,在朕看来,你是白读了,似你这般,禽兽不如的东西,也敢自称自己是圣人门下,来人,此人无德,革去他的功名,永不叙用!”

梁如莹已开始敢战战兢兢的进行解剖。

可在这个时代,却没有这么多规矩。

这不是实在没有憋不住吗?

弘治皇帝已是起驾,至奉天殿。

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弘治皇帝便抬着头,不禁道:“朕是左右为难,只是徒呼奈何啊,朕若是言而无信,天家威严,荡然无存。朕若是违逆祖宗之法,此例一开,只恐后世子孙效尤,无功不封爵,异姓不封王,这是我朝定律,就怕开了这个先河啊。”

他脑海中已是一片空白。

狠狠的吸气……

这算是真正的死而复生了。

说到此处,张皇后起身,却突然朝梁如莹欠了欠身。

张皇后忙是朝一旁的萧敬使了个眼色。

而梁如莹也是对答如流,淡定自若。

刘文华在群臣之中,看到了自己的堂叔刘焱,于是便上前,朝刘焱行了个礼。

众人鱼贯而入,至奉天殿,分班而立。

那刘文华更是激动的不得了,他恨不得伸长脖子,踮脚,可等到,一个威严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眼帘,他吓了一跳,忙是低下头,心里激动万分……颤颤发抖。

那老御医看着眼前是个年轻的女子,却也知道是宫里的女医。

却还见这些女医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这……明显是一群来捣乱的。

“好,好,这便好,晾他也不敢造次。来,去看戏。”

朱秀荣抿抿嘴:“儿臣也只是道听途说,或许……以讹传讹……”

弘治皇帝已是懵了:“快,传御医,来人……再去西山……请方继藩,请苏大夫来。”

萧敬道:“陛下,宫里还有女医呢!”

………………

这个时候,天色虽已黑了,不过却只是在亥时一刻,宫里静的可怕,可女医院这里,却燃起了许多的烛光。

女医们要入宫,实在有太多事需要周密的安排,否则一旦出了什么差错,身为女厕所所长,啊,不,女医院医正的方继藩,这罪过,可就大了。

梁储道:“齐国公……”

梁储揩拭了泪,恢复了一些冷静:“何事?”

有时托着下巴,不禁询问方继藩:“老方,为何现在的女子,都不爱伟男子了?”

他开始晃着脑袋,突然想起了什么:“是不是因为平时穿的衣服太厚实,她们瞧不见我的臂膀还有我的六块腹肌。”

自己还是将这个时代的男女大妨,想的太简单了。

虽是气势如虹,可方继藩却还是深深皱起眉。

好吧,既入我方继藩的门下,我方继藩……负责到底。

这一下子,许多人炸了。

弘治皇帝竟是恍然。

体育场里,今日一场的足球比赛,其实看客并不多,一方面,这只是一场预选赛,还不至于引起发球迷们的兴趣。

人们纷纷在打听,这保育院,怎么也加入了这一场决赛中来了。

圣驾很快穿过了御道。

谢迁:“……”

汉家不幸,虎狼环伺,神州陆沉,中原板荡,异族入主,自此,华夏血脉,几绝矣。

“嗯?”刘健脑子有点乱。

这样的场合,如此冒失,这是冲撞来了英魂啊。

人……活了?

殿中传来了此起彼伏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

接着,羊皮卷送到了弘治皇帝手里。

“……”

他爹死了,他还笑得出。

既然不能祭祀方景隆了,那么,就祭祀祭祀这东配殿里的其他勋臣吧。

只是……今日的祭祀,有些不同。

百官们纷纷感慨,自是没有人提出异议。

徐经谦和一笑:“师公是老当益壮,只不过现下,旧伤未去而已,想来,若能安心养伤,不日,就可恢复如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