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深宫怨锁红颜 > 第54章:修饰边幅

“芳华小姐!”二人连忙一礼,“多谢你相救!”

“我知道清河崔氏是王妃的母族,所以,我今日才冒雨上了你的马车与你来谈谈。”谢芳华感觉马车晃荡了一下,溅起了水,似乎打在了车轱辘上,她身子纹丝不动,眉目清淡,“我还没嫁入英亲王府,也不算是英亲王府的人。就算我嫁入英亲王府,王妃的母族也不是我的母族。”

这样的一个人……

秦铮伸手拉起她,向内室走去,“消气了吗?那我给你绾发。”

侍画跟进来,小声说,“小姐,您是不是累了回床上休息吧。”

“前几日,朝中新入的官员,其中可有轻歌皇上可录用了”谢芳华问。

侍画停住脚步,看着她,“小姐还有什么吩咐”

秦浩见卢雪莹当着这些人的面说得这么直白,枉他闺房之事再狂暴,也不觉得红了脸,“你我刚新婚,夫人说这些过早。有你就够了,我哪里还需要别人”

秦浩看了一眼,忽然恼了脸,甩开卢雪莹的手臂,“夫人,你这是做什么第二日就逼着为夫纳妾不成难道你还是喜欢”

皇帝一怔,没想到谢芳华提起了裕谦王,拿秦氏和谢氏来比喻反驳他。

担负着英亲王府、忠勇侯府两府至亲性命,担负者情深意重天地缔亲之圆满与不圆满,担负者南秦的江山天下百姓星河。

秦铮也如谢芳华一样,心疼得全身虚无到几乎提不起微薄之力,连触动她唇角,都用尽全力支撑,只能轻吻她唇瓣reads;。

郑孝扬这才发现,秦铮的脸比受伤后关进这玄铁机关斗室谢芳华出现之前更加惨白了,几乎接近透明。他立即问,“能坚持半个时辰是什么意思?”

一行人离开山坳,奔向京城方向。

“我已经传信,着人查了。”侍画低声说。

“听音?你过来做什么?公子想吃夜宵了?”听言见谢芳华来了,立即问。

喉结滚动,许久,一碗药终于见了底。

“我就是再确定一遍,怕你不当回事儿地给胡乱扔了。谁知道你躺下得这么快?”秦铮嘟囔了一句,安慰她道,“你睡吧!我不扰你了。”话落,转身又回了屋。

卢雪莹将自己关在房里不出来。

来到书房门口,他对里面喊了一声,“父王!”

“秦铮兄?真磕坏了脑袋下不来床了?”燕亭是不怎么相信秦铮摔一跤能摔坏的。

春兰欷歔,她从来没听王妃发这么大的火骂人,几乎把大公子骂的狗血淋头,立即大声道,“王妃,小王妃来了。”

“是,王妃。”刘侧妃点头,卢雪莹是她的亲儿媳妇儿,她这个当婆婆的理应留下来照顾。

秦浩似乎巴不得二人走,送也没送。

------题外话------

谢芳华点点头,洗了脸,也脱了外衣,随着他躺在了他身边。

王倾媚打了个哈欠,“既然够了,我就再去睡了啊。”话落,向外走去。

“看来还得回来福楼一趟!”秦铮对谢芳华道。

轻歌很快就命人收拾完了刚刚的打斗之地,然后立即去追秦铮和谢芳华。

“燕儿呢?燕岚呢?还在睡着?”大长公主见只她自己来了,询问。

“什么?”金燕腾地站了起来。

大长公主偏头看谢芳华,“怎么会这样?”

“就算一百条人命,你是个手无寸铁还需要别人保护的弱质女流,去了能管什么用?”大长公主低喝。

“大姑姑,咱们刚出了丽云庵,丽云庵就发生了这样的事儿,总要有人去看看。更何况,府衙官兵既然去了人,到底是天灾,还是**,都会弄清楚。毕竟我们刚出丽云庵,若是**,也脱不了干系。”谢芳华道,“您放心吧。有云澜哥哥陪我带着人去,不会出事儿。”

...回到御书房,见到,他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从今日起,李沐清监国,郑孝扬掌管兵部粮草,英亲王、左相、永康侯共同辅政,朕要去漠北。 不准抗旨。”

“他们不放心边境之战,处理完事情,早晚也要再去漠北军营的,总能见到。”秦钰道。

小泉子点头,“回李大人,郡主是今日早上回宫的,如今在太后宫里呢。”

“是。”小泉子撒丫子向外跑去。

这一次不同昨日谢芳华来时吃了半个时辰的闭门羹,而是军营的大门开着,有一位将士带着几个士兵等在大门口,见秦铮和谢芳华来了,顿时上前,“小王爷小王妃。”

众人抬眼看来,见韩述后背光滑,没任何异常,真的看不出有针眼。

永康侯奇怪,“就算是韩大人窗外有什么声音,他打开窗子看一眼,应该也会立即关上。可是他没立即关窗子,背过身,是做了什么?”

“有何不敢?”秦钰挑眉,对吴权吩咐,“你就留在这里吧,我回城后,会和父皇说。”话落,补充道,“我带来的所有人,包括月落都留在这里。”

------题外话------

谢芳华趴在谢云澜背上,打量这一处宅院。这处院落没坐落于城内,而是落于郊外。两旁是山林树木,只独有这一排房舍院落。院落倒是极大。门匾上也没写谢氏府邸的字样。

“小姐,这整座山林院落都怪怪的感觉,也许您根本就不该答应他来这里。属下二人怕是一旦有什么事情,护不住您。”春花忧心地道。

谢芳华抱住暖水袋,翻了个身,继续睡去。

“哦?”秦铮扬眉,懒洋洋地问,“当初是什么人要查谢云澜?”

她曲音落,有十八人从暗中现身,齐齐见礼,“拜见小姐。”

谢芳华站起身,对明夫人道,“六婶母,许大夫的尸体,我决定让皇上挂去城门示众。”

“是命吗”秦钰问。

李沐清这时走上前来,上上下下扫了秦铮一眼,对他询问,“刚从皇宫出来”

秦铮走上前,围着车,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

英亲王妃怒道,“西山军营也就罢了,堂堂英亲王府,竟然也有人对婢女下了虫盅之术,惨死在我门外。”话落,她道,“去请王爷立即回府。”

“王妃可请了衙门的人让衙门的人来查,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赶在咱们王府害人。”卢雪莹道。

侍墨点点头,立即去了。

南秦京城三百年来,在不叨扰百姓的情况下,京中第一次大清洗和大整顿。

秦钰一怔,“一日时间,你真已经做好筹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