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深宫怨锁红颜 > 第6章:横七竖八

说到此处,他目光幽幽:“和诸师兄弟们比起来,我是一个资质平庸的人,唯一能从恩师身上,传承下来的,可能不是学问,而是恩师那宛如青松一般,心怀苍生的品德了。若是连这个都失去……那么,我还剩下什么呢?”

因为钢铁材料的发展,有了好钢,便足以制出好刀来,而且还是大规模的生产,要多少有多少。

方继藩道:“西伯利亚诸部,向西,则是连绵的山脉,跨过了山脉,一路向西,照旧,还有肥沃的土地,我们不能将大漠诸部闲置下来,诸部既然被罗斯人打的丢盔弃甲,可现在不同了,我大明,可以作为诸部的后盾,支持他们,一路向西扩张,迈过山脉、冰原、沙漠,令大漠诸部,一路西扩。”

只是静默了一会,弘治皇帝终于开口了,他看向王守仁道:“王卿家,你无事吧。”

萧敬流出了眼泪,这眼泪,是现成的,方才被朱厚照揍时他就没哭,怕哭干了,因而,现在存货满满。

而就在此刻,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匕首……竟是凝在了半空。

皇帝抿嘴微笑:“这点力气,也想做大事?”

一张笑脸就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照此下去,只怕永不了多久,整个大漠,便再无鞑靼人了。

沉默之后。

觉得自己在做一件很危险的事。

萧敬打着趔趄,晃了几步:“方继藩,你以为……你以为咱不知道,到时,你和太子殿下,还有他们……”他手指着王守仁和刘瑾:“你们想要栽赃咱,是不是?”

突然,弘治皇帝下意识的抚额,觉得脑袋有些眩晕,他突然……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了。

方继藩打了个寒颤。

至于脸,自要易容化妆一下。

“这……”这显然有点不符合王守仁的道德标准。

方继藩:“……”

朱厚照几乎对弘治皇帝寸步不离,弘治皇帝将他叫唤到跟前来,道:“近来怎么这么老实?”

这一次,既是被尊为天可汗,对于弘治皇帝而言,是极荣耀的时刻。

说着,他将自己的担忧说出来。

在莫斯科公国的强大压力之下,这些分裂成数个的钦察蒙古诸部,山河日下,自知不敌,十之八九,是想要找外援了。

方继藩这狗东西,脑残,他就是如此的啊。

方继藩道:“倭语和鞑靼语呢?”

此次打包上市,吸引了不少商贾的目光。

王首富亲自来,那么……就是一颗钉心丸哪。

这话……听着很悦耳。

是吗?

回到府里,邓健对他点头哈腰,口里叫着老爷,一脸敬重,其实……这家伙倒是嘴甜,挺舒服的。

此时,邓健在旁一脸恭敬的道:“听说老爷爱吃猪头上的肉,小人便命人张罗,听人说,这猪头肉,最好的部位,就是猪头那天灵盖上的一片皮儿,因而让人精挑细选了十头乳猪,取其最鲜嫩之肉,让人慢火烹饪了一个时辰,再将里头的肉渣子丢了,将这熬成的汁液为底,再取上等猪头肉,烹之,老爷请尝尝看,这叫富贵荣华!”

好不容易,将朱厚照哄住了,方继藩便心急火燎的往西山赶,又将邓健叫来:“从明日起,你就去王家为仆,我与那王不仕,早就事先商量好了,你去做王家的管家,他的生活起居,都由你料理。”

方继藩颔首点头。

弘治皇帝仍旧气愤难平之状,狠狠瞪着朱厚照。

方继藩在旁附和道:“陛下,聪明的头脑,总是不谋而合。”

“快来看看。”王文玉看向祭坛的正中,竟是两个鸡蛋大的石头。

事情比想象中,要轻易的许多。

勇气……不是什么人都具备的。

而如今,公共马车开始流行起来,索性,坐公共马车当值的人,已是越来越多。

这一句拜见,本是礼节,他是翰林侍讲学士,方继藩的身份,还不至他真正拜倒在地,行大礼。

可现在……终于……终于有消息了。

这一条陆路,算是彻底的走通了。

他沉吟着,咀嚼着王不仕的话,突然道:“这个王不仕,挺有意思。”

可现在,不是要建蒸汽船队吗,那个叫唐寅的家伙,狮子大开口,都是从内帑拿银子的,这银子如流水一般的花出去。

不过他和翰林院,历来格格不入,倒是和对门的科学院,尤其是科学院里的一些财经院士,颇有一些共同的话题,到了翰林院,他便回到自己的值房,木若呆鸡的坐着,喝茶。

生活其实可以很愉快的,何必和人家,为了一丁点权力而费尽苦心去争夺呢?

新政的规划,本就是方继藩顶着巨大的压力,在皇帝的支持之下,筹建而出的。

刘瑾下意识的,从袖里掏出一颗瓜子,放进口里,有些踟蹰。

磨磨蹭蹭的上了藤筐。

刘瑾:“……”

贵人显然在海上的颠簸之中,生了一些寒热之症。

血水越流越多。

贵人慵懒的抬起眼睛:“你是从大明逃亡回来的,那里发生了什么,我的船队呢,他们在哪里?”

当然,王细作久在大明,当然对大明,有着远见卓识。

看来伤口还不够大。

成日方公子所讲的那样,医学是最容不得出差错的学问,其他的学问,说错了,做错了,尚还可以改正,可以弥补。可医学一旦出了纰漏,就是误人,是要死人的,人死不能复生,因而务必心思细腻,既要大胆决断,又要谨慎,更要一次次的学习和练习。

…………

方继藩忙是摆手:“不,我忧愁的不是这个事。”

见无人为自己说话,刘焱更是恐慌了。

他不但没了乌纱帽,连退休的福利都没了。

“迎娶梁女医,你们刘家,配吗?”

是梁储。

“有什么惭愧呢,这是大功劳,朕皆赖卿女,否则,实不知如何是好,太皇太后,年事已高,朕往后,还要仰仗令爱,侍奉太皇太后,卿家放心,到时,朕自会寻一个好人家,给她一个好归宿。”

方继藩:“……”

方继藩心头一热。

譬如敕命梁如莹为女医院医正,这医正之职,本就属于传奉官的范畴,所谓传奉官,属于体制之外的官衔,因而,倒也无碍。

一般情况,能准其设石坊的人家,不是致仕的高官,要嘛,就是立有大功的臣子,最次,最次,也是名气极大,以至于惊动了朝廷的人。

他面露狐疑之色。

刘文华红着眼睛:“就是前几日……她在宫中,只怕……还不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