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深宫怨锁红颜 > 第17章:开云见天

叶天神色一怔,是啊,到了现在,只有他才能挽救混沌界。

王锦凌了然的点了点头:“你要科考的名额?”

夜叶暗指太子在皇宫并没有足够的势力,想要借这件事获利,这算盘不一定能打响。

“你能想开最好,如果你真不想回南陵,那就安心在东陵留下,九皇叔定不会为难你。”凤轻尘叹了口气:“如果你想回去,我想九皇叔也会帮你。”

没有意外,王锦凌把南陵锦凡推了出来。苏绾不是想要让南陵锦凡重新出来吗?他就给南陵锦凡机会,前提是,南陵锦凡受得住四国和百鬼宫的“热情”了。

有这些,她才能保命。

凤离忧点了点头:“除非你是凤离王,不然婚姻大事,只能听从族中的安排,族中会给你选择的机会,但人选必须能让他们同意,东陵陵、王锦凌之流不可以,不是他们不好,是他们太好了。”

九皇叔一停,曲惜花便逼近,九皇叔再次加快攻势,挡住了曲惜花的攻势,为豆豆赢得了一个空档。

众人在心中暗道:这明微公主绝不是简单的角色。

“难怪凤离王不许凤离嫡女嫁给皇帝。”凤轻尘为凤离王的远见点赞。

凤轻尘唇角扭起一抹苦涩的笑,翻了个身,将自己卷缩成虾米状,然后……想着想着,居然真得睡着了。

“不急,本王有事和你说。”今天不说清楚,在路上就没有时间和机会了。

“我知道。所以不管面对什么事,我都会努力活下去,但是……有些事情,比生命更重要,当时的情况容不得我多想。”她知道九皇叔气什么,只是……她是凤轻尘,她有自己的坚持和原则。

当当当……武器掉了一地,站到右边的人越来越多。那些不肯投降。自认傲骨不凡的人,见同伴如此行事,一个个面如死灰,却高声大喊:“宁可战死,也不像海盗投降。”

“搜。”九皇叔下令,同时让十八骑注意海面,别让南陵锦凡给跑了。

“快,快,把水煮开……所有的线和针都煮了一遍,煮完后再烧两大锅水,把用过的针和刀,全部清洗煮开。绷带,再检查一遍,全部到位了没有。药材……麻醉散还要多久才能熬好?”

想到这里,凤轻尘又再次开口劝说:“大公子,我的医治方案就是这样的,不是我逼你做选择,而是你的眼睛想要看得见,就必须移植别人的眼角膜,这是你唯一的机会与办法,如果你不能接受,我可以肯定,你的眼睛终生都无法看见。

马车刚刚驶入枫树林,就有打斗声传来,马受了惊,嘶吼了起来,车夫连忙安抚马,凤轻尘与王七同时睁开眼。

事实证明,凤轻尘的担忧是对的。

“有这个自信就好。好好训练,我不会亏待我手下的兵,半个月后会有第一批军需会送过来,两个月后,让我见识你们的实力。”至于这八千人要如何潜入北陵,那就是凤离忧的事。

和凤离忧分开后,凤轻尘悄悄朝江南走去,到了江南的境内,也没有去找清王他们,而是自己先找合适的地方,如果能买下来就买下来,要买不下来,那就只好让清王和江南王出面了。

天下之地,却没有她可以容身的地方。

“躺好。”九皇叔不和凤轻尘多说,强制要求凤轻尘执行,在九皇叔的高压下,凤轻尘只有妥协的份,乖乖躺着眨巴着眼睛看着九皇叔,见九皇叔半天没有行动,凤轻尘只好提醒他:“九皇叔,我饿了。”

“在想什么?”九皇叔避开凤轻尘的伤口,小心地将人拥入怀里。

小少爷死而复生,按理大少爷应该高兴才是呀。

“怎么?我的儿子,你怕了吗?”敏夫人眼角一扫,带着迫人的凌厉:“连娘亲给你取的名字都不敢认,你就这么在乎这个女人?”

“另一个你喜欢,留给你,把苏文清放了,本王放连城一马。”得知秦宝儿也落到敏夫人手上,九皇叔就猜到,苏文清会出事,肯定有步惊云的手笔。

“真的是大公子,大公子来逐风楼了,快,快出去看看。”逐风楼内的人听到店小二的声音,纷纷嚷了起来,一个个往外跑,逐风楼的门口很快就挤满了人,将镜月兄妹二人挤到一边。

“不是第一次了,再多一次又何妨?”凤轻尘丝毫不在意东陵子洛身上的杀气。

不管之前发生了什么,大年初一,凤轻尘的确如九皇叔所想的那样,高高兴兴地合不拢嘴。

呃……崔浩亭愣住了,讷讷的道:“你还看中哪里了,我做主卖给你。”

“别,我的命很值钱,别想拿几块地打发我。”凤轻尘暗恨没有隐私呀,世家的权势真是太大了,难怪皇上也不爽。

脚步声越来越近,一听就知道很多人,肯定不是来接应她的,肃亲王府派出来的人不会有这么多,估计真是玄霄宫的人了。

“嗯。”九皇叔这一次很给面子,虽然没有正眼看凤轻尘,却应了一句。

不仅仅是她,就是九皇叔也不会当回事,反正她没死。

“大公子,你确定要自己出手?”王锦凌这是不考虑王家?

一路上,王锦凌不停地用冷水,给凤轻尘擦拭脸和双手。看到凤轻尘断了的左臂,还有被划伤的脸颊和撞破的额头,王锦凌眼角滑出一滴泪。

哪怕有十八骑带路,奶宝一行还是遇到了不少麻烦,好在虽然危机不少,但都活了下来,只是……

云潇和王七要的这笔银子,是医学院用于研究假肢的。

他是被未婚夫、未婚妻这种生物给弄烦了,不然他也不会急着来问凤轻尘。

杀九皇叔就算了,居然嫁娲给他,实在可恶!1941兵符,这智商让人捉急

“我出去看看。”凤轻尘看了一眼,与鬼将缠斗的九皇叔,确定九皇叔不会吃亏后,便带着兵符走了出去。

凤轻尘别扭的避开,却被九皇叔给强拉了过来,凤轻尘闭上眼,连看九皇叔一眼都懒得。

凤轻尘把院子里的人都遣走,再三交待暗卫,一定要守好,哪怕是天皇老子来了,也别让他进来。

这些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神机营并没有趁手的人可用,神机营的精锐不是死在任务中,就是被九皇叔提前弄走了。

南陵锦凡躲在夜城,并不是什么秘密,很多人都知晓。只不过有夜城护着,再加上夜城算依附东陵,算是东陵嘴里的肥肉,南陵不敢轻举妄动,而东陵又不愿管罢了。

只是没人给秦宝儿医病,步惊云就急成这样,那么他呢?

“轻尘不敢,只是轻尘认识路。”凤轻尘眼珠一转,找了个蹩脚的理由。

外界对他的评价,太不真实了,她想看到真实的东陵九,这样她才能知道,自己喜欢上的这个人实际是如何的。

“可我……”

九皇叔目不斜视,可并不代表他不知道发生什么,长长的睫毛轻轻扇了下来,掩去眼中的失望。

九皇叔看了一眼面貌白皙无血色的太子,什么话也没有说,太子却隐隐不安,几次想要说什么,可看着眼前的局势却是沉默,坐在那里看着南陵锦凡与东陵子洛眼神的拼杀。

西陵国没有与东陵一战的实力,北陵国还要依靠东陵而活,南陵不一样,南陵国的人好战也善战,南陵锦凡又是一个惹祸不怕大的人,只要不太过分,估计东陵皇上也只能忍了……

“凤小姐,南陵苏家苏绾小姐突然腹部绞痛,太医诊断说是肠痈之症,太医只能以药石压制,要想根治还得将溃烂的部分取出来,孙太医说东陵国唯凤小姐你可以办到,苏绾小姐请凤小姐前去诊治。”

在兽苑她抢了安平公主的风头,现在安平公主又可能要和亲北陵,也不知道安平公主会不会把所有怒气都发她身上。

凤轻尘将手电筒的关了,发现那异香是从九皇叔身上传来,眉头一皱,双手环抱与九皇叔保持一臂的距离,上下打量起来,漂亮的眸子满是戏谑之色,让九皇叔很是不爽。

官差看凤轻尘一脸的入神,以为她吓着了,连忙喊道:“凤小姐?凤小姐?”

她是不是清白与旁人何干,她不是传染源。

凤轻尘大叫一声,拉过被子把自己埋在被子下。

是真是假,倒是越来越难猜了,至于她身上偶尔流露出来的风情,可以归功于装扮。

“心虚?磊太子这话说得真好玩,就算要心虚也不是我心虚,别忘了,我在一个时辰前,才知道今天的比试改在兽苑,直到太子说出比试的规则,我才知道今天的比试是怎么回事,我毫无准备而来,所用之物皆是宫中所准备的,哦……忘了,我的长枪还在这里呢,可惜,没沾到血。”凤轻尘暗指苏绾准备充分,显然是早就知道比试的规则,而只了解规则的人,才能利用规则。

御尤也同样吐槽,不过她和狼主完全相反,她就觉得凤离王的血脉,就是凤离王的血脉。大气自信,和凤离王一样,绝不会为了权势勉强他人。

凤离清歌薄怒,眼神一冷:“狼主夫人你说话客气一点,你说我不好,你以为那个凤轻尘是好的嘛,无媒无聘就与人苟合,丢尽了凤离王的脸。”

凤轻尘暗自松了口气,这才发现身后的男人,越发的不规矩了,不仅是唇在动,就是那双手也渐渐地不规矩了起来。

另一,凤轻尘也是想借机,锻炼一下萌宝,让萌宝真正看到百姓疾苦,免得她养贵处优,不知天高地厚。

得知萌宝只是一个小医徒,士兵就没有再多问。

消毒酒精淋与伤口接触的那一刻,凤轻尘痛得叫了出来,全身痉挛,却克制自己不动,以免影响孙思行。

“那你承认这段婚约?”王锦凌微眉微皱眉,端起身侧的茶杯,握在手中也不喝,云潇也有些期待凤轻尘的答案。

如果九皇叔攻破百鬼宫,他就会利用先祖设的机关,将整座岛炸沉,让东陵九与这座岛永远地沉睡在大海里。

这两人是大内高手,皇上特意让东陵子洛送来的人,国公府的事情,九皇叔的反应太快了,皇上总觉得宗人府大牢有问题,可宗人府被皇室宗亲管着了,他现在没有空整理,只得自己派人来。

“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本王骗了你,你真会把本王踹下床?”九皇叔就着凤轻尘的话问了起来,漆黑的船舱内,唯有那双眼熠熠生辉。

“你说得没错,百鬼宫出现的正是时候,只要报出这个名号,就足已让某些人寝食难安。”即使他们不可能联手,但现阶段却不会成为对手。

“南陵锦凡带来的那批粮食,是崔家三公子提供的,他们之前曾有过短暂的接触。”

不过,凤轻尘可以肯定,面前这些活死人,就算不是什么丧尸,也是用毒物造出来的,反正这些活死人不是鬼。

商人逐利,他们不会做亏本的买卖。

病人不相信大夫,如何会配合大夫医治,一个不配合的病人,就是碰到大罗神仙也没有用,更何况她还不是大罗神仙。

“豆豆,坚持住,我一定会去救你。”泪水顺着眼角滑落,凤轻尘伸手,却什么也摸不到,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豆豆被冰埋。

蓝景阳看了一眼,开口说道:“这是一个很邪恶的巫阵,在这里布阵,也许是想要逆天改变什么。”

水晶棺中的人还躺在里面,棺成旁边有一俱人骨,从这个情况可以推断,此阵失败了,死在水晶棺边上的人,十有八九就是行巫术之人。

“动作快一步,我们先进城。”凤轻尘抱着小孩城门挤,同时出声提醒十八骑。

“我没请你。”她明明让佟珏、佟瑶把凤府的暗卫全部请来,怎么暗卫没有动手,却让这个要钱的祖宗动手了。

“付,我付,多少银子。”凤轻尘发现,有左岸在她虽然性命无忧,可口袋一定会忧虑。

“公主,你好自为之,王家家主不会放过害死文渊先生的人。”凤轻尘留下这话,便走人了,至于明微公主到底要和她说什么,她一点也不在意。

凤轻尘看得乐不可支,这群人真是太有意思了。

“那就把他们埋了吧,总不能让他们暴尸荒野。”凤轻尘从杀手的尸体边,捡起一把刀。

凤轻尘笑了笑,没有说话,看着玄霄宫的方向若有所思,身上似有化不开愁绪。

有些话藏在心里太久了,要找一个人倾诉,不然真会如九皇叔所说的憋坏自己。

杀手们一言不发,手上的长刀第一时间挥了出去,一刀斩在对方伸出来的手上。

王锦凌的胆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就不怕落到他手上,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嘛,他可不是什么良善之人。

她不气,真得不气。跟九皇叔这个高智商、低情商的人生气不值得。

天啊,她到底在做什么。

他们之前查过玄情阁,却没有找到凤轻尘的下落,这伙查出来显得他们特别无能。

他怕蓝九卿成为步惊云第二,为一个女人折腰。

“算你们好运。”

“扑哧……”凤轻尘忍不住笑了出来:“奶宝会哭死的。”可怜的奶宝,不过凤轻尘不得不承认,九皇叔这一招比什么威胁好用多了。

洗破了?没关系,第二天多洗两件,多洗几次就习惯了。

“只是什么?”王锦凌就知道,奶宝还有后招在等着他。

“凤轻尘,你算什么东西,你连作大公子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春绘和秋画默默别过脸,假装什么都没有看到。

孙思行是真心疼凤谨,疼到心坎里了,连凤轻尘欺负凤谨,都会被孙思行铁面无私的训一顿,更不用提左岸粗手粗脚,老是弄哭凤谨了。

剪线用的刀具,一看就没有消毒,万一发炎了、伤口腐烂了,东陵子洛这条腿十有八九得废了。

和凤轻尘数次交锋,他占尽优势却没有赢过一局,这个凤轻尘总有本事,把人得罪光。

和他见过的人女人都不同。

纳?

“敏夫人不会真认命,打算青灯古佛一辈子?”凤轻尘收到这个消息,诧异地扬眉,敏夫人应该不是一个,会轻易放弃的人,她要真这么安分,九皇叔就不会废心算计她了。

这些年来,有不少关于前朝宝藏的消息,只是始终没有出现一个确切的目标,现在终于暴出一个重要人物,四国各城的人哪里肯放过。

远远,还传来她有些惊慌的道歉声。

我得意的笑,我得意的笑!

九皇叔居然耍他们,怎么可以这样。

“姑娘已经生了,是个男孩子。”管家兴冲冲地招呼两人,咧嘴大笑,怎么也合不拢。

“锦凌哥哥,弟弟,弟弟,凤谨要看弟弟。”凤谨眼尖,看到王锦凌立刻朝他伸手,要他抱着去看轻尘和弟弟。

九皇叔打发走宇文元化和王锦凌,又让人挡住暄少奇,免得这些人来打扰凤轻尘,等产婆收拾干净,九皇叔把多余人全部赶走,坐在床边守着凤轻尘,丝毫不在意房间密不透风,气味难闻。

凤轻尘醒来时,就看到九皇叔合着眼,靠在床头边闭目养神,怔怔地看了数秒,九皇叔便惊醒了,一睁开眼就对上头凤轻尘的眼睛,四目相对,九皇叔不自觉地露出一抹笑:“醒了?饿不饿?渴不渴?1;148471591054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