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深宫怨锁红颜 > 第16章:心中无数

这还是刘建拼命情况下,才能勉强跟上。

“刘护法?”滕青山淡笑道,“不知道刘护法这么着急跟着我,有什么事?”

“咻!”蓄势已久的毒蛇,仿佛一条黑『色』闪电猛地窜出,咬向滕青山。

刀锋的一抹寒光,映『射』在滕青山瞳孔中。

一条条枪影,好似一群毒蛇,争先恐后地咬向臧锋。臧锋一手持有战刀,一手持着刀鞘。脚下步伐灵活,不断地闪躲腾挪,手中战刀、刀鞘也是不断地抵挡。有一点——他在不断的后退!

“锵!”“锵!”“锵!”……

呼!

……

谁想,困住自己的,竟然是最普通的,达到后天巅峰!

“你之前十几年,丹田成长怕是极慢!以《莽牛大力诀》第九层的速度,我估计……你最起码还得三四年功夫。丹田才能达到极限,踏入先天境界。”诸葛元洪说道,滕青山顿时心里有些焦急。

诸葛元洪在大殿,收滕青山为亲传弟子,更让滕青山接任第一统领之位。归元宗核心弟子们,几乎都认识了滕青山。

一个眼神,能令她心颤!

而别的统领、郡守、长老、护法、都统等人,地位都要低上不少。

石子飞的速度不快,在半途中‘砰’的一声便裂开。

随后将原本脊背位置鳞甲上的一根根尖刺,全部弄下来。

咻!

“嗤——”

“嗯,明天进山,开始搜赤鳞兽!”滕青山随即不再多想。

滕青山虽有提高,可提高不明显。

“嗯?”

“呼!”滕青山起身,拔出了『插』在身侧地面上的轮回枪。

这一块绝壁旁的沙石地上,鲜血染红沙石,司马庆尸体已经破烂不堪,而滕青山此刻正走了过去。

“要穿越深潭进入地底,全身都会湿掉。不过这司马庆,还真是财大气粗。足足一百两银子的一张银票,都没放在羊皮包裹内。不愧是先天强者,不在乎那么点小钱。这包裹内,又是什么呢?”

一枪出,空气尖啸声令人耳朵都疼。滕青山双眸凌厉,完全锁定对手。

“找死!”滕青山猛地一声暴喝,也不抵挡那一掌,就是一脚直踹!腿部比手臂要粗壮的多,瞬间腿部爆发的力量更加惊人。

连绵不绝的枪影,一枪接一枪,疯狂刺向司马庆。快若闪电的长枪,产生可怕的空气爆裂声,周围一片狂风呼啸、飞沙走石。滕青山和司马庆周围,那是昏天暗地。而滕青山则是疯狂地一枪接一枪。

“哈哈……”见到对方想逃,滕青山大笑起来,“受死吧!”

滕青山俯冲向司马庆,身体力量从腰部猛地爆发,瞬间传递到右手上,轮回枪一瞬间化作一道银『色』闪电!带着一股可怕的爆炸声,那瞬间钻动的轮回枪,产生的爆炸声比之雷响有过之无不及!

要保持‘王陨’身份,银发老者,展『露』的实力不能太骇然。

蓬!

“躲的挺快嘛!”银发老者冷笑道。

在黑『色』大石头上的六个人,惨了!

一个照面,戚艳身死!

呼!

“杜九!”滕青山目光凌厉,瞬间辨别出那道身影身份,那一袭灰袍的正是青湖岛此次来的第一高手‘杜九’,“嗯,他的背上?”杜九的刀法,明显要比雷神刀‘吴越’差上一丝。他无法完全挡住四周来的暗器。

甚至于,没几个人能靠眼睛看清那颗石子轨迹!

“黑火灵根,蕴藏神秘能量。常人吃了,可以瞬间拥有万斤巨力。不知道我吃了,将其中能量完全发挥。能达到哪一般境界。”就在滕青山欲要拔出黑火灵根的时候——

“老朽赞同!”铁衣门的‘魏苍龙’第一个喊道。

只见那雷神刀‘吴越’一脚刚踩到那黑『色』大石头上,“呼!”那右脚便冒出了火焰,着火了!那雷神刀‘吴越’甚至于都来不及上前两步,采摘下黑火灵果!只见那雷神刀‘吴越’就在右脚刚落在石头上的同时——

“嗯。”滕青山看着远处,穿着白袍的一群人。

“啊!!!”

“冀鸿!”古世友笑着开口,“我师祖这么出来,那藤曼是你们编织的!嗯……看来,如今知道这黑火灵果在这的,就你归元宗和我青湖岛的!那这就好办了,你归元宗就别跟我们争了,我们青湖岛,事后定会重谢你们。”

秃顶老者三角眼中寒光闪烁,同时‘锵’的一声,拔出了腰间的两柄短刀。

……

滕青山、冀鸿、关绿三人相视一眼。

“三位大人饶命,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乌岱连道,“我一旦回去,这消息绝对传不出去!”

大家都知道,那精瘦汉子,知道黑火灵果所在处,绝对不能让他跑出去。否则,归元宗就不可能轻松得到黑火灵果、黑火灵根了。

知道对方身份,精瘦汉子哪还敢反抗。

洞『穴』内,一切都是未知,小心点好。

滕青山环顾周围,没人,这才指向洞『穴』处:“就是那!”

滕青山背负着轮回枪,一跃便是近十丈高,脚下再一点,就到了洞『穴』口,迅速窜进去。

每次这三人都要环顾周围,似乎看有没有人。

又是重重的一棍,古世友整个人都忍不住连退十余步,他震惊看着眼前的穿着朴素,看似山民的中年人。

勉力又挡住一棍,古世友不由飞起,而后落地连退几步,他连喊道:“停!”

可是他的脸『色』忽然变了,他怔怔看着远处一群人,那为首的手持着一杆长枪的黑衣男子正盯着他。第五十七章 阴和阳

锵!

……

轰!

“这股意境……”滕青山交叉使用着这两招,在不断应付司马峰的同时,竟然体会到当初练习‘三体式’那种阴阳交替的意境,“这两招,应该,应该是这样!”在滕青山手里,两招枪法缓缓变化着。

措手不及下,司马峰当然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