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深宫怨锁红颜 > 第127章:晨炊星饭

vivian红着眼睛抓着一旁的栏杆跟着他一块抵达格姆女神山上的终点站,不远不近地一看,先前山上的石头崩塌,是砸着几个过往的游人,其中一个老人和孩子,满手满腿的血,吓得她更是惊魂。

裴淼心叫他大叔,这两个字一点没错,他比她远远大了十岁,她是该唤他一声“叔”。

“华康街的‘祥福生’……‘祥福生’负责销售推广的经理是不是叫钟峰华?你有没有他的联络方式还有他们具体进购了我们多少首饰?”

“我靠。”陆离干脆放下碗筷,“我今儿个到底是招你们还是惹你们了啊!这么多女的联合起来对付我一个男的,你们到底是想把我怎么着啊?”

“那就耽误你十分钟,不会很长,我们谈谈!”

他一只大手抓着她两只手腕用力压下头顶,裴淼心骇得双眼大睁,在唇与唇碰撞的间隙轻声去喊:“曲……曲耀阳……你干什么……”

当时他就同舒玲玲一起猜测过,裴淼心肯定与曲耀阳之间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可是后来,报纸杂志上都登出,那场恢弘气势的世纪婚礼——竟没想到裴淼心会嫁给曲家的二公子,成为曲耀阳的弟媳妇。

跟在他身后,正一边捣鼓着手机一边低着头往前走的裴淼心这时候正好仰起头来,“没有,也不知道刚才是不是电梯里……信、号、不、好……”

曲耀阳见裴淼心低着头不说话,赶忙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我刚才弄疼你了吗?”

“你怎么就肯定一定不会有结果?就像当年,你能够想到今天,自己会爱上裴淼心?”

“不管怎么说,这顿是谢谢你的,不管臣羽在不在这里,你帮他保住了白家的产业,作为他的妻子,我都应该谢谢你。”

狂猛地冲摆过后,裴淼心终于荡漾成一滩春水,一边剧烈抽搐一边疯狂颤抖——而曲耀阳也在这紧要关头,用力一推,让她跪趴在床上,大手抓紧她的腰猛的撞向自己。

“淼心!我……我知道或许我该对刚才以及昨晚的事向你说对不起,可是我……“

以及,身体里永远无法磨灭的,他的气息……

她的动作一顿,还是抬头笑了起来,“好,那我现在就走!”

裴淼心从病房里出来,背靠在一侧的墙边,深呼吸着告诉自己没事,她爱了他这么多年,他也伤害了她这么多年,就算是到了今天,他为了救她连命都不要,他们之间的一切也只算是彻底抵平了,以后谁都不再欠谁,也谁都不用再记挂着谁。

在她震惊地瞪大眼睛的同时,盘过她一只大腿往自己腰间一架,一个用力向前猛挤——她痛得微眯了眼睛,额头的汗水开始顺着脸颊滑落。

干涩、松。

严雨西见情势不对,赶忙打趣过来:“满园春色关不住了都,怎么一个上午,还不够你要的啊?”

这个时间正好过了晚饭,如果他没记错,裴淼心有晚饭后要带芽芽上街走一走的习惯。

而曲耀阳不是傻瓜,他知道该怎么选。

那柜员欢欣雀跃,高高兴兴转身为夏芷柔包装收拾的时候,夏母正好凑到了跟前。

夏母在旁边碎碎念,又骂了她句什么——曲耀阳只觉得这一刻大脑更是恍惚得厉害,想要发脾气还是什么,都只剩下一片空白。手臂上先前被她触碰过的余温还在,只是……人似乎已经再不会回来……

……

只是几年前她就已经没有开车的习惯,所以他留给她的那辆车,一直被她停在酒店附带的地下停车场里。

裴淼心简直要气炸,“谁让你表示默哀了啊?可能这车在你看来不算什么,撞坏了就撞坏了,整个车的修理费加在一起还没有你的车一个角的修理费高,可是我的车在我的眼里跟你的宝马suv是一个等级,撞坏了就得赔,你说怎么办吧!”

房门几乎是在开启的瞬间又“砰”一声闭合了起来。

裴淼心这才压低了声音道:“他只是喝了我一杯放着安眠药的酒,那杯酒我本来是打算给自己喝的,可是不小心,被他都喝下去了。刚才我离开的时候他只是睡着了,我本来想打电话叫他妹妹来看看他的,可是他妹妹的手机关机,你知道的,我离开a市已经那么久,早就没有什么朋友……”

“听说,这间新店的店长是个帅哥,而且单身。”

对于这个小姑,她还是真心喜欢的。

曲市长露出一张阴晴不定的脸,站在原地踟蹰了好一会后才道:“他人到是没事,这混小子,昨天我让他好好地待在家里他非不听话,你看现在……不过已经没事了,淼心你快去吃饭吧!待会没什么事你早点休息,医院你就不用去了,有婉婉在那里陪着已经足够了!”

可是这之中的哪一种都不是今天发生的事情。

可是,他总以为已经不同。

“爸,我是真的有些头晕……”

点了点头,她说:“那我帮你取消明天所有的预约。”

裴淼心抿了抿唇,“十年?”

“妈,我同心心是真心相爱,就只有这一次,为了我,您妥协一次行不行?”

曲耀阳没有把话再说下去,裴淼心也不说。

他一直都安安静静地待在她身边,用着他的方式,去帮助她。

裴淼心点头,“曲夫人爱你们,可她却用错了方法,这时候,我们更不能抛下她不顾。”

后者冲他们点了点头,便着意与他们擦身而过。

“没事。”裴淼心冲他们扯唇笑了笑才道:“这本来就是你们俩的事情,是我多事了。”

说完了,她立刻转身。

“总之以后在我家里你得注意了,听话,我不会亏待了你。”

“刚才吃饭的时候,我见你一直不大开心。”

曲臣羽也只是看着她笑了一下才道:“其实有时候我也会开始怀念,怀念曾经的你,怀念咱们还在伦敦的那段日子,就算你当时并不爱我,可至少你过得比现在开心。”

裴淼心一惊,“你骗了我什么?”

“淼心姐。”聂皖瑜轻叫一声站了起来,吐了吐舌头后才道:“我本来想同婉婉一样叫你一声二嫂,可是耀阳他不同意,他说现在我是他的女人,若是以后过了门咱们的关系和身份都要变,我唤他的弟妹做嫂子怎么也不大对劲,所以我也只好叫你一声姐姐,你介不介意?”

她深吸了一口气道:“有什么就在电话里说……”

坐在她对面低头吃东西的洛佳一怔,又继续低头吃东西。

尤嘉轩一急,“皓子……”

裴淼心在床上躺了半天,可了无的睡意,还是让她一直没有合上过眼睛。

曲臣羽二话不说转身推开书房的房门,过不到一会儿手中一只小钥,几下就将房门给打开了。

那主管举着酒杯还要敬裴淼心,被她抬手轻声拒绝了,“我真的不能再喝,谢谢你,你随意,好吗?”

“我脸上的妆没花吧?”洛佳抬头。

曲母侧眸看着裴淼心消失,这才杵着拐杖上前道:“耀阳啊!你想起妈妈来了吗?”

裴淼心站起身回头,果不其然看见曲母,而她的面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缓步走到跟前。

他忍不住转了头,就见一个二十左右模样的小姑娘正盯着自己,唤完了忙作自我介绍:“我是去年刚刚加入‘宏科’人力资源总部的廖语晴,当初我来面试的时候还是您做的初审。”

在客厅的酒柜里找到瓶之前没有喝完的伏特加,自顾自从冰箱里取了冰块过来,斟了一杯,正喝着酒时,半夜里,电话响了起来。

“我今年三十多岁了,说句大不敬的话,从她成为我嫂子之前我就开始喜欢她了,一直喜欢。可我那时候就知道自己迟来了一步,她眼里装着的人不是我,一直都不是我。”

她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

曲臣羽着意哄了她半天,才听到她颤巍巍的童声。

他抽了两口手中的香烟,仰头的时候说:“臣羽刚才胃不舒服,怕你担心,自己上楼找药吃去了,你去看看吧!”

裴母点了点头没再说话,仰头去看这里时,只觉得从前许多东西早已物是人非,她也本以为,当年被法院查封了这里离开a市以后,也许这一生都没办法再重新回到这里。

找到写字楼大门前的花园长椅上坐下,左脚已经肿得发胀,私底下该用的药都用了,可这旧患总也不见起色。脚疼,连着心也是疼的。

裴淼心穿着大件的熊猫t恤睡裙站在那里,半开放式的厨房门前望他,他也回头,轻咳两声看她打开冰箱拿出水壶为自己倒了下半杯水,然后就当没看见他似的转身又打算进屋去睡。

她重新拿起水杯接了小半杯水,回房的中途又听到他不痛不痒地唤了她的名字一声。

他向来就不大喜欢方便面的味道,又因着刚才的谈话多少有些胸堵得厉害。随意几口便重又回沙发上躺着补觉。

睡意朦胧间以为是在自己家里,他挣扎了几下,还是从温暖的被褥里爬起去接,电话那头是桂姐微有些吃惊的声音,却到底是训练有素的多年的老佣人,轻声唤了句“大少爷”,又说老夫人的吩咐什么的,大少奶奶做的东西特别好吃,让她早点过来帮忙做早餐去。

夏母赶忙快步上前,“这么晚了,你是要到哪里去?”

“别再说这些了!”曲耀阳的拳头捏得死紧,作势又要去揍陆离。

早一点结束,早一点放开自己,那才不会有这么的疼。

“我、我怎么会知道,你也知道你弟弟一向喜欢在外面玩耍,也不着家,他在外面干什么我怎么会知道?”

“姐夫……”

所以他偶尔会跟女儿通通电话,问问她在国外生活的情况,有时候甚至会问起曲臣羽腿伤是否康复的事情,却只字未提起过裴淼心。

最重要的是,自从臣羽的葬礼之后,她当真一次都没再见到过她。

此刻,吴曦媛的手机正好响了,几声过后她接起来,张嘴就说了几句日语,且十分的流畅。

可是上过一次床,那滋味当真是好。

就在他的身影消失以前,裴淼心又道:“还有,他是曦媛的男友,今晚也在我家吃火锅的。”所以,这酒和他们相识的年份一样?

他忍不住勾着唇去掐她鼻头,等到她彻底喘不过气来时,才突然松手,重重吻上她的双唇,“整个人都是你的了,说吧,你想要我身上的哪儿?”

就像此时此刻的情况,他其实希望她可以更亲昵地唤他一声“大叔”。

曲耀阳着急还要伸手去拉她,却叫她一下躲开了,睁着双怒极的眼镜恶狠狠望着他。

他收紧成拳,狠狠垂在自己身侧,挣扎了好久之后才道:“不管你信与不信,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