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平台 > 第96章:批郄导窾

第96章:批郄导窾

圣安娜平台 | 作者:欷墨大胖次| 更新时间:2019-09-02

“你跟我来!”程铭见谢芳华答应,顿时一喜。连忙带路。

    吃完鸡汤,停顿了片刻,谢芳华也将汤药喝了。

    她走时带了两大盒面膜。不过太阳可是不关照美女的。面膜这东西,有时候也不太靠谱的。不造她微薄、微信有爆照没有。我估计她是不敢爆的,爆出来难保不是一块黑炭,影响我们的眼睛……

侍画、侍墨等人追随她有一段时间了,对她脾性有几分熟悉,见她如此,顿时齐齐警醒起来,觉得前方定然是有什么事儿,否则小姐不会如此表情。

“你既然记在心里,不用你写下来,你只这样口口相传,告诉我就行。”藏锋不吃这一套。

谢芳华上了马车后,便扯过车中的靠枕枕在头下,身子懒洋洋地躺在了马车里。

崔意芝沉默片刻,摇摇头,“不能!”

谢芳华伸手打他,“你这样还让我怎么哭?”

秦铮通体舒畅,懒洋洋地抓着他的手把玩,“头三年我不敢确定,后来,便确定你能够回来了。”

谢芳华想了想,小声说,“我去无名山的第三年,和言宸达成协议,助他下山,他助我创立天机阁,为我以后所用。所以,制造了动乱。他带着一批人趁机走了。我则留在了无名山。”

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

秦铮却与她相反,别的菜不吃,只吃她做的那一盘,甜的发腻的菜很快被他吃得见底。

“荥阳郑氏出了郑孝扬这么一个子孙,才能真正的立世。而那个郑孝纯,实在是被荥阳郑氏那帮子老东西养歪了。”李沐清道,“看着实,却最是歪,不得大志。”

传言京中有两个第一的公子,在她赐婚的人选上名号叫的最高。

谢芳华这些日子腿脚已经好利索了,不用侍画、侍墨扶着能自己利落地走动了。除了手臂那处严重的箭伤还略微差些时日才能好干净外,肩膀的伤也痊愈了。但她也不能随意走动,而是窝在屋子里绣嫁衣。

卢雪莹点点头。

谢墨含站起身。

英亲王顿了一下,摇摇头,“臣不知,臣一早便进宫了,只是得知他和她娘不久前也进宫了,但是一个婢女的事儿,带没带来,臣却不知道了。”

“漠北?”皇帝挑眉。

“老臣也希望尽快找到!”忠勇侯颔首。

英亲王脸色僵了僵,一时间,骑虎难下。

风梨连忙往回走。

忠勇侯和谢墨含也不说话,静静地靠着车壁坐着。

谢墨含见她不愿意多说,便也不再逼问她,只拍拍她肩膀,温声道,“谢氏米粮的老夫人病了多年,能挺到如今已经不易,你不要太伤心。”

谢墨含点点头,心下稍宽。

------题外话------

谢芳华这次没推开他,郑孝扬就算在这里,可是死生之间,她也顾不得了,什么脸红,什么羞臊,什么被笑话,什么不合时宜,什么闺训,什么女戒,什么礼数,全然都不管了。

“秦钰!”谢芳华突然站起身,冷冷地看着他,“我和秦铮有婚约又如何?他都不曾限制我,凭什么要你来质问?”

他纵马疾驰而来,身后跟着大约有一千骑兵,黑压压的一片,似乎压住了远处的火光。

只见车内,正是孙太医。

谢芳华还没说话,城门方向一阵马蹄声踏踏而来,马蹄声急促,似有好多人。

“会找出来的。”谢芳华淡淡道。

秦铮攸地睁开了眼睛。

谢芳华转身走到桌前,倒了一杯白水递给他。

bsp;里屋的秦铮坐起身,似乎为自己倒了杯水,喝了之后又躺回了床上。

燕亭一拍脑门,哀呼道,“秦钰这回倒了霉,又有你这么盼着他不得好活。他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回来喽!”

朝中自古以来,都是多个派系林立。

除了三皇子、五皇子外,皇帝还有三位小皇子,分别是八皇子,十一皇子,十三皇子。八皇子刚刚十四岁,十一皇子和十三皇子分别十岁和七岁。

“听言!”秦铮教训完人,对外面喊了一声。

秦铮拾掇利索炭火用底灰埋了灶膛,站起身,也净了手。

谢芳华脚步一顿。

想必紫荆苑几乎翻塌了天,落梅居甚是安宁静谧。

秦倾疼得额头的冷汗如雨点般往下落,看到秦铮,喊了一声,“秦铮哥哥……”

药铺因今夜特殊,所以,至今未曾关门。

秦倾想起是偷偷溜出京城的,而面前这两个人看起来的确不好惹,若是动起手来。除了几个人身边各自带着的护卫外,他们五个人没有一个是武功好手。没准真会吃亏。他哼了一声,“便宜你了,别叫我下次再看到你杀人?”话落,他挥手撤回了护卫。

秦倾一噎,随即不服气地道,“这位兄台,就算是这些人刺杀你们,如今出现在平阳城的地界,你们因何缘由杀人。也是要报备官府。”

众人落座后,点了菜,刚吃到一半,忽然听酒楼外有一队人马疾驰而过。

“就算不是因为你的事儿今日让她卷入丽云庵来,她恐怕也难排除在外。”大长公主深深地又叹了口气,“她本来就是忠勇侯府的小姐,如今又是英亲王府的小王妃,和你们都不同。”

那人顿时肃然起敬,“小王妃,小的们开路,您既然要去,就跟在我们后面吧。”

饭后,秦铮不急着离开,对谢芳华道,“昨日我与娘说了,她下午睡觉的时间免了,会过来教你针织女红和闺中礼仪。”

小泉子立即跑出了御书房。

二人直起身,又齐齐给英亲王妃见礼。

英亲王妃点点头,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等着,直到现在,她的心情还不能平静。

“那……”秦钰眉头拧紧,“以她的医术,该是早就查出来了才是。”

李沐清笑着还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