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平台 > 第86章:凿坏以遁

第86章:凿坏以遁

圣安娜平台 | 作者:欷墨大胖次| 更新时间:2019-09-02

要说,这件事情还真不是一般的诡异。

那个叫蓝弦的女艺人实在是太傲了,这种傲慢让人又爱又恨,可是放在演艺圈这种傲慢只会让她难以生存。

“蓝弦,你个臭表子……”紫心回神,转身对着蓝弦背影大喊,可此时蓝弦已经坐上公司的车子离去了。

八卦无处不在,众人学着蓝弦的样子上下打量着红颜与紫心。

任泽宇本想上前,夸一下蓝弦,却看到她变脸的样子,一脸担心,不知为何刚刚与蓝弦演对手戏,他感觉很过瘾。

“她……”沐菲正想说蓝弦向来大牌,才刚刚一个她字蓝弦就出现了,一身装扮间于职业与休闲之间,硬是把一身休闲走亲民路线的沐菲给比了下去。

“听说你来天皇是恰当合约的,要与墨大神共同主演天皇公司的年度贺岁大剧,这部戏会不会因为你和莫庭先生的绯闻而夭折呢?”

当时她近乎被封杀时她也是这般,笑的温和亲切,现在她今非昔比,一飞冲天,她依旧笑的温婉……

“莫总,我是amanda,刚刚剧组的人说蓝弦小姐住在406室,她半个小时进了房间就没有再了同来,在服务台报您的名字可以拿到备用房卡,剧组的人已经和酒店方面沟通过,他们会直接将房卡给您。”

“多谢boss。”amanda在那边高兴的应了一句。

看着演技无懈可击的蓝弦,瑞不得不让开……

只是一个背影但也足够有吸引人的亮点,因为在转身的刹那了众人都看到蓝弦的嘴角那抹俏皮的笑。

昨天晚上,两人算是不欢而散了。除了莫放的事情,还有回国的事情……

“天呀,蓝弦,我好佩服你哦,你是我的偶像……”搞怪女主持夸张的给了个熊抱,蓝弦眉眼间有羞色,但大方的抱了上去。

几个月了都没有了一条关于融柳的消息,可是演艺圈却依旧在运转着。

“假装融柳不存在吗?”莫放看了一眼蓝弦,低头,看着散落在草地上的纸和影集,莫放默默的蹲在地上慢慢的拾起来……

虽说有缺陷美这个词,但演艺圈的缺陷美大多是人造的,世人还是爱完美的,比如完美的融柳。

套融柳的那句话叫:我是演员,不是出来卖的,干吗我要露……

“蓝弦,你以为拿了一个国际大奖,你就是国际明星了吗?你就可以无视观众的知情权吗?”

“你认为自己能超越融柳吗?”

“叮铃铃,叮铃铃……”蓝弦的手机声响起。

这是一个近镜头特写,摄像师选的角度相当好,将蓝弦双眸中神彩完全的展现了出来……

“自己开经纪公司?为什么?”蓝弦立马回神,一脸不解的看向莫庭,眼中尽是迷惑……

莫老爷子那天和她说的话一句……

莫庭很想问,可却又不敢问出口。

起身,伸手就想接过蓝弦手中的水果:“我来……”

台上的主持人同样的是激动了起来。有内幕呀,有内幕呀,主持人丝毫不顾此时的场合,开口就寻问起瑞和蓝弦的关系……

路上,白雪看着神色如常的蓝弦,心中想好的千千万万安慰的话,却不知从何说起……

“我才没有。”莫庭飞快的否认。

“好好好,明天,就明天……”蓝弦笑的眼睛里全是泪花。

莫庭一直知道蓝弦的不简单,可直到刚刚才明白,蓝弦是多么的不简单。

哗啦哗啦的水声,掩盖掉了一切,如果不是墨云天耳朵灵敏又一直注意着蓝弦,他也会错过……

融柳是不会哭,融柳的眼泪是用来演戏的……一个小时后,蓝弦选了套裤装,白色衬衫配上米色长裤,看上去极度的简单,但却符合职场佳人的身份,长发放下化了一个淡装,飘逸不失干练。

“蓝弦!”邵阳警告的看了一眼蓝弦。

可是,蓝弦很明白,在这个圈子得到的越多付出的也就越多。

蓝弦不错,这两天身上的衣服,足够引出一股中国风了……

蓝弦冷眼看着这一幕,默默的坐在角落里,玩着手机……

于是不待王亦诗辩解,林宗儿就聪明来到蓝弦身边,扯开话题:“蓝弦姐,等伙要试镜好紧张哦,怎么办呀。”

“啊?墨前辈,你说什么?”蓝弦这下可真是真情演绎了,相当震惊的看着墨云天,如同星辰的双眸全是墨云天笑而不语的样子。

“啊?什么人?”经纪人虚脱了,墨大神呀,你又怎么了,抽风了,不正常了?

靠,不是吧,就是因这样就被墨大神给看中了,然后进而包养了?哦,不是是欣赏了了。

呜呜呜……墨大神……

是的,整个圈子的人都认为蓝弦是搭上了r&m集团的总裁莫庭,因为上一次融柳能代成为r&m集团的代言人是搭上了r&m集团的二少莫放。

融柳趴在沙发上,消化着自己身上所发生的事情。

简大经纪人惊的张大嘴巴,眼神在莫庭与蓝弦的身上扫过,双眼明显的诉说着:jq!

而那里面的女人呢?女人呢?全是花瓶,让他们家蓝弦去演花瓶?算了吧……

哈佛大学的高材生,有才有貌,爱慕年轻总裁,舍去高薪屈就总裁秘书的角色,对年轻总裁势在必得。

蓝弦,或者说此时的小七躺在地上任百虫缠身,一动也不能动,只能用悲伤与无助的情绪来表达自己的心情。

这半个月和蓝弦的相处,蓝弦的专业与敬业他是看在眼里的,可是顾子寒的话也没有错,这个圈子只有一个融柳,蓝弦再像也不是融柳。

在各国记者的护送下,蓝弦与莫庭顺利的来到了机场了,白雪与《神之子》的导演早早的机场等着了。他们原本就决定连夜赶回去的……

“走吧,去金碧辉煌,我请客。”莫庭不容风子秘书拒绝,带着他就往外走。

可惜,造成这娱乐圈大混乱的蓝弦,却如同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照就演自己的戏,只不过如果细心的话,大家会发现,蓝弦对上一任那,金鸡千花奖最佳女主角得奖的女艺人相当的提携……

蓝弦红了也忙了起来,上的通告都大牌了起来,通告上的问答都是白雪精心设计的,满足观众的爱好又能保持蓝弦的形象。

车子很快就驶入了车流,朝莫放所住的疗养院走去,这次来,蓝弦给莫放带了一些小礼物……

给读者的话:

不是她,又错过了……听到白雪的话,蓝弦知道白雪以后都不会为这事而为难,张扬的一笑,用受伤的小腿踢了踢:

黑亮的眼眸如同深水看不出情绪,嘴角上扬的弧度却显示出他的兴趣。

这话,一分真九分假,实际上莫庭觉得他爷爷就是古代专制的大家长,在家里也弄得了部队一般,他们除了听令,就是听令,他和莫放只能无条件的执行……

莫家原本指望着莫放从政,可莫放现在那样子肯定是不行的,即使从政了,也不会有太大的出息。

莫老爷子也不在意,很随意的问道:“蓝弦,你当演员是因为什么?为名为利?”

白雪一边走一边哼着小调,墨云天的姿态很明显,他会力保蓝弦,而这样就够了,现在他要做的就是替蓝弦拿下好莱坞那个角色。

很快,这件事情在星娱与天皇的联手炒作下,立马成为当下的头版头条,而在莫庭的授意下,大部分报纸都直指金鸡千花奖。

“上楼吧。”车一停下,莫庭就反客为主,潇洒的开门下车,站在车外等着蓝弦。

“好了,白雪,我不和你说了,这件事我们明天再谈,我现在去拍戏了。”蓝弦挂了电话,将手机放桌上就朝摄影棚走去。

“侨恩,绽放的宣传照都拍完了吧。”莫庭这话问的无意,可却让侨思警觉了起来,想也不想就摇头:

他绝对不能让墨云天把蓝弦带到英国去,不能让墨云天有近水楼如先得月的机会……

“蓝弦,小心点呀,要是怕了就叫一句呀。”路过道具的身边,道具很是好心的提醒着。

说完,也不管众人同意否,直接在视野最好的位置坐下。

墨云天的经纪人连忙上前替墨天王解答:

就在这风口浪尖时,有人似乎还嫌不够一般,某内部人士,将自己在私下休息室拍的一张照片给流露出来了,画面是墨云天给蓝弦端茶递水,墨天王深情款款,蓝天后淡然自若。照片很明显是用手机拍的,象素不高但画面却是很清楚……

而证据吗?很明显就是大金集团的事情暴发后,莫庭与蓝弦再也没有新的进展,蓝弦就是被莫庭甩了,才勾上墨天王的……

国庆快乐,国庆快乐!就在蓝弦不停的上节目、接工作时,莫庭也接到了莫老爷子的电话。

看着面前一脸猥琐的人,蓝弦不用猜也知道对方是日本人了,既然对方要闹,那就闹吧,她怕谁,这是国际性的颁奖晚会,有本事现在杀了她。接过话筒,蓝弦转身,对着大屏幕很大声道:“白雪,说完再笑。”蓝弦的声音很是冰冷,一个凌厉的眼神扫向白雪,吓得白雪猛得停下了狂喜声。

“影,这就是燕子楼了,爷爷就在里面。”韵琦指了指二人面前的那小竹屋。

“爷爷……”幽冥手的话,让韵琦不好意思了,快快的离开影的身边走到幽冥手身旁,哦,爷爷认同了影,是件好事。

你才白痴呢。

知心挑了一间离轩辕晗最远的房间,一个人坐在那里,除了偶尔吃黑衣人给她带来的食物便一动也不动。知心痛恨自己的草率,痛恨自己因轩辕晗而迷茫的心,痛恨自己再次来到这个地方,她现在在这里所想的一切与山上所想的一切完全想反,在山上她想的忘记与重生,而这里,她想的过往与伤痛。

“先下去吧,等闻人大人有了吩咐在进来。”挥退了管家的影,继续悠闲的看着有些暴怒的闻人靖暄。

“未伤到筋骨,不碍事的。”面色平常,对那满是血的腿,看也不看一样,在他眼里,那伤口似乎就像一个小针口那样。

“咳咳”一声假咳,转移自己心底的注意力。

“你们,行吗?”

“知心,知心。”就在知心准备收拾完东西,关门回家的时候,跟在知心身后的闻人靖暄不停的叫着。

“恩,那个,爷。我”吴清指了指门口,又指了指室内,正欲迈步出去。

再不解,他们现在也问不到答案,一切,只能等他们进入黑族之后才有可能,三人紧握拳头,不论前面是什么危险,他们都要去闯。

知心这才打量着轩辕晗与闻人靖暄、吴清三人,看三人除了神色有些倦之外,其他的倒还好,没有受伤。“看到你们平安,就好了”

“好,既然知儿为你求情,那就算了。”拥着知心就往回走,那样子一点也不像在人家地盘打了人家一般。

“站住,不能去。”危严的声音,有着武人特有的霸气,这个人就是轩辕晗的外公,司徒大将军。

永远爱知心的轩辕晗,晗说这话是因为他也察觉到了她的不安与不信任吧,她,表现的是那样的明显,晗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她们姐妹俩已在门口站了近一刻钟了,他是不介意久等,他是怕再等下去,秦刚要抓狂了,秦刚可舍不得他那宝贝娇妻久站,他们两人还是早早出发的好。

“你竟敢污辱我们长天派,你找死。”说完,拔出手中的长剑挥向影,一旁随时关注着影的韵琦一看,快速出手,扫了他的剑。

吴清小心意意的接过轩辕晗手里的知心,提醒着知心抱紧自己,然后摇摇绳子,提醒影可以拿他们上去了。

半晌,见他不语,那妇人再次关切的问着“敏之,饿了吧?”

经过一个半月的调养,宇敏之,是的,影他现在渐渐适应了这个身份,重前他只是一个影子,现在有个真实的身份,虽然一时半伙接受不了,但经过这一个半月的适应已让他完全了解了这个角色,虽无法与他相融合,但却可以用这个身份生活下去,直至他找到另一种生活为止。

“为什么不告诉我,我母亲去世的消息,为什么不告诉我呀?”秦知心大声哭喊着,在说到母亲去世的时候,几乎悲伤的站不住,母亲,是秦知心最最主要的人,比轩辕晗还要重要,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秦夫人的支逝,让秦知心的世界塌了一个角,一个任何人都无法补起来的角,那曾经是秦知心生命中的全部爱与温暖。

如果不是婉如还有价值,轩辕晗有用她的地方,轩辕晗怎么可能会帮婉如呢?轩辕晗那时连她都可以无情的伤害,又怎么会帮她的妹妹呢?

笑着,也不在多推辞,迈步就往轩辕晗的房里走去。

轩辕晗一脸不解的下了马,看着这一向稳重的吴管家。“吴管家,发生什么事了?”现在这轩辕王朝还有什么事能让吴管家如此大惊失色的?

轩辕晗木木的摇了摇头,是吴管家说错了,还是他听错了,怎么事情和他想的不一样。

“不知道,一句不知道就可以摸平这一切吗,你知道不知道,我有多希望我是大娘的女儿,我有多希望我能是你。”婉如痛哭了起来,这么多年的努力,这么多年的委屈。

轩辕晗的眼神闪过一丝错愕,而知心却依就神色不变,好像没有听到太监的话一般,而这一切都被皇帝看在眼里,他打量着这两个,想着曦王爷与他的王妃到来,能发生什么?

虽知定是则安做了什么事,落了把柄在他手里,但宇定非还是质问了出来。“敏之,什么意思?”

“慢着”在离行馆百米处,炎烈一把拉住了知心与黑言舒。

“知儿”悲痛的声音,带着一丝绝望。

“王爷呢,王爷在哪?”轩辕晗,轩辕晗此时在哪呀。

“你们先把王妃扶进房吧,王妃昨晚受了一天凉了。”御林军的守卫站在一旁,看不下去了,那个女子,一般白衣的倒在地上,让人心疼。

手忙脚乱的小依和小琳两个人开始动手,要把知心扶进去。

医馆的大夫摇了摇头“林婶呀,不是我不愿意救呀,而是老夫实在救不了呀,你还是早早把孩子抱回去吧。”

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了,大家都在可惜了,林家那小子,虎头虎脑的可乖巧了,可却生了这大夫都没法医治的病呀,唉,老天爷呀,林家那小子才多大点呀。

以知心那小身板想要挤过这人群还真不容易,站在一旁的黑言舒虽不知道她想干什么,但却主动替她挤开了人群。

“下去领三十军棍。”对于黑衣人的事,轩辕晗一句也没有问,只是说着对着吴清的处罚,这一次,吴清实在是失职,如果秦知心真的掉了下去,那么吴清用命抵都不够,三十军棍已是留情。

终于婉如打量够了,静静的站在那里,等着皇上问话,轩辕曦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看着轩辕晗,轩辕晗与知心则是表面不动声色,但心却提的老高。

悄然转身,走吧,该去做别的准备了,太子没死,并不代表司徒府就倒了,他还有一个妹妹是太子的母亲,他还有一个手握重兵的父亲,太子?只要他未登上皇位,他都动不起他们。

太子府上的御医是给炎烈、黑言舒与吴清备的,他们三人和影从益州回来,一个个都身受重伤,尤其是吴清,伤势更重,听说是为了全力护着影才会如此,只可惜到最后,这三个拼命的人还得靠他们保护的影相救,如果不是影,他们估计一个个都死在路上了。

还未回神的管家,只听到一个精哑的声音在房内响起。

光有一个新秀闻人靖暄的支持,她在后宫有多辛苦,而前庭的他们又有多辛苦,他不用想也是知道的,后位之争,后宫之争,他看得太多太多了。

宇家虽是商人,但却与不少朝庭官员有着很深厚的交情,另外,以宇家族的财势,宇家虽无人入朝为官,但却隐隐可以影响一些事物,不至于影响立、废的问题,但却可以影响一些大臣的选择。

其实,闻人靖暄想错了,轩辕晗会关心这些故然与他日后登基统一掌权有关,但他如此焦急,却真正是因为知心,只有掌握了兵权,他才有保护知心的能力,才能做到知心想要的。

“有留下什么线索吗?”蓄意绑走知心,是谁会这要做,而又如此的了解知心今天一定会出门呢?轩辕晗想也不想,会绑走知心的人定是想用知心来对付他,而如此了解知心对他的重要性的只有轩辕曦与郑府了,想必定是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