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圣安娜平台 > 第23章:遗患无穷

第23章:遗患无穷

圣安娜平台 | 作者:欷墨大胖次| 更新时间:2019-09-02

秦铮忽然睁开眼睛,打量她淡得几乎没有颜色的脸,目光深了深,挑眉问,“怎么了?舍不得我爹娘走?”

谢芳华冷笑,“由不得他!”

谢芳华笑了笑,“若是惧怕的话,我今日就不来找你了。”

谢芳华闻言挑眉,须臾,伸手抽出袖剑,对着他斜刺过去。

她盯着构图看了许久,对外面喊,“侍画。”

“当年,他是与我一起,从京城地界进入的无名山队伍,言宸则是在临近边境地界,这很能说明问题。”谢芳华道,“轻歌定然不是北齐人。”

“郑孝纯是荥阳郑氏培养的接班人,自然自小就灌输他们的意思,养歪也不奇怪。”谢芳华心底轻松了些,“彻底处理完荥阳郑氏的事情,他应该会主动与我们联络的。”

“我今日进宫前去了一趟脂粉铺子,正巧遇到她也去拿早就定下的水粉,她气色极其不好,我多问了一句,不想这一问,从她口中问出了些事情。”卢雪莹咬着牙关,“几日前,皇上召见右相,询问了她的婚事儿,似乎有意将她许配给秦铮。后来,秦铮去右相府送年礼,右相试探了秦铮,秦铮却给推脱了去。后来她去给右相送燕窝,在右相的书房门口,隐隐听到右相和李公子在谈论秦铮,她听到了秦铮对她无心,要娶忠勇侯府小姐的事儿。据说若是皇上在宫宴上指婚,秦铮一准会据婚,那么她以后还如何再许亲?右相府为此事也犯了难。”

皇帝吐了一口气,宽慰道,“只要有希望就好,没准哪天就找到那神医的传人了。”

皇帝眉头皱得更紧了,“朕收到临汾镇统兵李猛和启封城统兵张坤的八百里加急,说有人害四皇子,才炸毁了古桥。与你的说法全然不一样。”

不知何时,秦铮已经睁开了眼睛,同时,谢芳华也睁开了眼睛reads;。

“自然有关系!因为北齐皇后是她谢家的人。天下除了父皇,还有谁关心挂怀她的性命?非谢家人莫属。小舅舅一定与谢家有某种联系。”言轻道。

一行人离开山坳,奔向京城方向。

侍画、侍墨立即一左一右护住谢芳华,谨慎地看着这辆马车。

谢芳华回头瞅了他一眼,和她年岁差不多的少年冻得哆嗦地说着话。

谢芳华动了动眉毛,点点头,他今日这么伟大的手笔拿到了这字据,她自然要给他好好地留着。到时候他娶媳妇儿的时候,给他送上这个作为贺礼。

谢芳华摇摇头,给他比划了一个手势。

听言在外面喂了两声,之后搓着手乐道,“听音,你可真好,谢谢你了,既然你要帮我,那我就不客气了,我去睡了啊。”

谢芳华闻言将药碗塞进他手里,转头自己倒了一碗药,放在火炉边上温热。

卢雪莹将自己关在房里不出来。

bsp;里屋的秦铮坐起身,似乎为自己倒了杯水,喝了之后又躺回了床上。

“走吧!你们没看到听音姑娘和秦铮兄正忙着做菜不得分心吗?别闹了,我们进屋里等着吧!”谢墨含说话了,他最不愿意妹妹被人观赏,可是她如今身份在这,也没办法。

“和紫貂在外面玩耍。”秦铮对秦倾说话到是多了几分和气。

屋中一股浓郁的血腥味,除了血腥味,还有隐隐的淫秽的味道。她蹙了蹙眉。

“华丫头,你快过来,她的血流个不停,你快看看。”英亲王妃见秦浩出去,立即对谢芳华招手。

秦铮皱了皱眉,谢芳华也皱了皱眉,那几个人转眼便将二人的去路给拦住了。同时,跟在二人身后几步远的飞雁也给包围在了一起。

丽云庵年久失修,这么大的雨,房屋倒塌,也是正常。

侍画接收到谢芳华的眼神,立即在她身后大声道,“是我们英亲王府的小王妃,听说丽云庵山体滑坡,将整个庵都埋了,上山去看看情况!”

“那……”秦钰眉头拧紧,“以她的医术,该是早就查出来了才是。”

英亲王妃立即喊住他,“站住。”

是因为韩述消无声息地死了吗?

英亲王对英亲王妃瞪眼。

秦铮当先走了进去。

“这个问题就出在你手里这根金针上了。”谢芳华道,“因为,金针太细,被武功极高极好的人突然灌注内力刺入的话,韩大人是个不懂武功之人,被这么细如牛毛的金针刺入,可能在他的感觉就是一瞬间后背心疼了那么一小下。疼痛之后,还是能照常做一些事情,那么,关上窗子,再走回床前躺下,完全能做到。”

“那么就是昨日靠近这所营殿,或者是本来就住在这里的人,或者是守着这座营殿的人干的。”秦铮道,“毕竟这针可不能凭空生出来,韩大人也不是什么虫盅之术死的。”

“侯爷原来就这么大的胆子。”秦铮瞥了永康侯一眼,走到窗前,打开窗子,向外看去。

“秦铮的落梅居也没有女人!”谢芳华沉静地道,似乎是对自己说,又似乎是对二人说,“这种情况,有两种情况,一种是身有洁癖,不喜生人靠近。就如秦铮,他除了听言,不止是女人,也是不喜男人的。这种只不过是不喜身边围着的人多而已。还有一种是对女人厌恶到极致。所以,不喜欢看到任何一个女人。”

“你们也累了,下去歇着吧!我真的要睡一觉。”谢芳华吩咐完了,便摆摆手。

谢芳华偏头,见谢伊少女的容色纯净,一双眸子明亮坚定,她点了点头。

谢芳华摇摇头,“他应该是和六婶母一样,三日前便服用了这个药,若没有人逼迫的话,他也许是迫不得已,觉得害了谢氏六房,心下愧疚,以死谢罪。”

“你自己问她。”秦钰合上奏折,站起身。

饭后,秦铮一推碗筷,将出京铲除北齐暗桩,牵引出荥阳郑氏,以及郑孝扬的事情说了。

郑轶一噎。

“怎么能怪您谁也没料到,您别自责了。”谢芳华摇头。

“不是什么人都能得娘信任的,娘的眼光我也信得过,我也觉得兰姨不会害我。”谢芳华道,“您再想想,除了兰姨,可还有别人当时也注意了”

“王妃可请了衙门的人让衙门的人来查,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赶在咱们王府害人。”卢雪莹道。

“爹放心,无碍。”谢芳华摇摇头。

所谓,有君才有国,有国才有家,他们深刻地明白,若是真被北齐侵吞,那他们都会成为亡国奴,下场可以预见。

“你这些时日,已经够累了。”谢芳华无奈地道,“我又不是瓷娃娃,哪就不经风雨了”

谢芳华咳嗽了一声,“没必要吧,我带一个小太监做什么,太不方便。”

二人一起向忠勇侯府走去。

秦铮本来就看着二人,闻言点头,“我也觉得华儿手里拿的那个更好些。金奢玉,孔雀不如凤凰大气。”

秦铮听了弯起嘴角。

    “我在这里!”谢云澜依旧压抑的声音传来。

    谢芳华目光立即顺着声音来源看去,只见墙壁上有一面半开半掩着的门,显然里面还有一间暗室。她怯懦地缓步挪过去,站在门边,一副想看又不敢看的样子,对里面好奇又紧张地问,“云澜哥哥,你……你在里面?你怎么了?”

    又过了半响,里屋的屏风后有了动静,赵柯转眼间大踏步走了出来,到了门口,对谢芳华深深鞠了一躬,焦急地道,“在下求芳华小姐救救我家公子!”

听言顿时愣了,抱着酒坛问,“公子,那这坛翠烟轻……”

“你手里的梅花也扔了。”秦铮看了谢芳华一眼,丢下一句话,抬步进了里

右相连连点头,头前引路。

英亲王妃顿时蹙眉,隐着怒气说,“你这是在做什么华丫头是皇上请来给李小姐诊治的,你要是赶她出去,谁来给你的女儿诊治我们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失了理智痛心也不该逮住谁就咬。毕竟冤有头债有主。”

谢芳华依旧没言语。

谢芳华也不再说话。

来到御书房,小泉子小心谨慎地禀告,“皇上,小王妃来了。”

谢芳华抬步走了进去,便见金燕立在正中央的位置,低垂着头,脸色一片平静,而秦钰站在窗前,侧着身子,即便只是看到一张侧脸,但也极其明显地看出其脸色阴沉,心情极差。

他身为南秦的天子,一朝帝王,九五之尊,可是将宝座真正地抓在手里坐上这个位置,才比坐四皇子太子时更明白其中的无奈艰辛。

“圣旨下达,就要立即准备进宫,最晚也就只能拖到今晚,拖不过明天早上。”谢林溪担忧地开口,“有没有什么办法,让皇上收回圣旨”

崔允叹了口气,“没想到你的婚事儿比你娘当初嫁入忠勇侯府还麻烦。”